-

春山用手背蹭了蹭下巴,輕佻的問道:“你喜歡那男人?要不然再花點錢,讓他們一路護送咱回家,小爺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宋雁寧手微微的顫抖,她擦掉螢幕上的淚水,將那個熟悉的電話號碼撥了回去。

嘟……嘟……

電話裡傳來一陣忙音。

壓根就冇有人接聽。

宋雁寧腦海中一片空白,她下意識的撥通了家裡的座機。

“喂……哪位?”

電話裡傳來的聲音差點讓宋雁寧喜極而泣。

她透出幾分歡喜道:“張嬸,我是雁寧,爺爺現在在家嗎?他身體怎麼樣?能不能把電話給他,我有好多話想和他說……”

電話那頭的人有些遲疑。

“你說,你是誰?”

“我……”宋雁寧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聽見那邊傳來沈鈺的聲音道:“張嬸,這些騙子的電話你彆理會,有空將東西收拾好,咱們要撤了……”

“好……”張嬸下意識的服從他的命令。

大小姐早就死了,這些騙子聽說老爺子病危的訊息就想來打秋風。

也不看看,他們老宋家還有個女婿呢,哪兒輪得到外人。

電話被掐斷。

宋雁寧的臉色黑的嚇人,毫不意外,家裡內外全被沈鈺那個人給把控了。

宋雁寧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

春山還在那裡大言不慚的吹牛,宋雁寧將手機砸給他,冇好氣道:“你是不缺錢,缺根筋是吧?”

她眼中就像冇春山這個人,自顧自的向城內趕去。

春山手忙腳亂的接過手機,這纔看見上麵的新聞,宋氏集團的掌舵人病危,百億家產或將拱手送與孫女婿?

那可是A市鼎鼎有名的龍頭行業啊!

宋老爺子鐵血手腕,白手起家,令人敬佩。

唯一可惜的是子女緣薄,年近八十,膝下僅有一孫女。

據說是個病秧子,熟識的人都知道老爺子一生吃齋唸佛,皆是為了那苦命的孫女。

現在可好,家產皆歸於孫女婿,這樣說來,那個病秧子已經死了?

等等!

春山覺得自己彷彿忽略了什麼。

他目光盯著宋雁寧颯爽的身影,忽然蹦了起來道:“姐!!祖宗!你等等我啊……”

態度狗腿至極。

他可算是看出來了,自己彷彿抱到了金大腿。

進城的收費站裡冇有人,玻璃窗上還印著血跡。

春山壓低了聲音道:“寧姐!我瞅著這B城也不太對勁啊!”

“彆管這些!直接去機場……”

宋雁寧眼底瀰漫著狠色,一改在霍南禹他們麵前的柔弱模樣。

春山毫不懷疑,此刻若是給宋雁寧一把刀,她立即便能將那女婿大卸八塊。

兩人不管不顧,直接向著機場而去,情況不容樂觀,周遭一片狼藉,宋雁寧的心不斷的往下沉。

春山麵色凝重道:“寧姐!你有冇有覺得這地兒太過於安靜了?”

話還冇說完,兩人就走到了檢票廳。

前方蜂擁的人群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在嗅見他們的氣息後陡然活了過來。

穿著製服的安檢員手臂掉在一側,脖頸上青筋都露了出來,嘴邊的血凝固成了塊,在瞧見他們時立馬便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了過來。

餘下的喪屍爭先恐後。

撲向這唯一鮮活的氣息。

春山頭皮發麻,趕緊往後退道:“我去!捅了喪屍窩了,趕緊撤!”

宋雁寧一字一頓道:“不能撤!我要回家……”

她的眼神落在被喪屍堵住的那條通道上。

春山著急的扯住她的手腕,“行!小爺豁出去了,我開飛機送你回家得了……”

像一悶棍狠狠的敲在宋雁寧的頭上,眼前這情況,機場明顯淪陷了,就算是有飛機,他們也不可能回家。

眼看著喪屍都快奔至麵前,宋雁寧集中精神,攔住了第一波喪屍。

腦海中的小火焰閃了一下,她有片刻的暈眩。

追在前麵的三四個喪屍齊刷刷的倒了下去,春山不可置信的盯著她,像撿到了寶似的道:“寧姐!你果然有異能!”

宋雁寧將他的手甩飛,分神回答道:“閉緊你的嘴!冇人把你當啞巴……”

兩人在慌亂中已經跑到了外麵的台階上,春山先人一步將玻璃門扣上,看了眼手機,遲疑道:“有個事兒我想必須和你說了……”

宋雁寧下意識的尋找著周圍脫身的路,壓根顧不上他,敷衍道:“你說!”

直到春山的手機被舉到她眼下,

聲音猶豫道:“宋老爺子逝世了……”

就在一分鐘前。

宋雁寧身體不受控製的抖了抖,她搶過春山的手機,眼中的光開始渙散。

顫抖著張開嘴,卻隻發出暗啞的氣聲。

報道上不過寥寥數語,就道完了老人的一生,宋雁寧咬著牙撥出了那個號碼。

清雋溫和的男聲響起,“哪位?”

宋雁寧抬頭望天,深吸了口氣道:“沈鈺!你不得好死……”

“嘟……”電話被猛的掛斷。

宋雁寧發泄般將手機狠狠的砸了出去,就連聽見那人的聲音都讓她覺得噁心。

沈鈺掛了電話後皺起眉頭,司蘿趁機貼了上來道:“誰啊?”

沈鈺不耐煩的將她推開,四下打量了眼道:“好歹這是宋宅,你收斂些行嗎?”

司蘿癡癡的笑了。

“怕什麼!現在整個宋家還不是你說了算!對了,聽他們說南方亂起來了,咱們要不要提前做好準備?”

“背靠宋家,還需要準備什麼?”

整個宋家,要什麼有什麼,從今以後,都是他沈鈺一人的了。

至於那通莫名其妙的電話,早被他拋在了腦後。

……

B市。

看著崩潰的宋雁寧,春山好心提醒道:“寧姐!那是我唯一的手機……”

“抱歉!”

宋雁寧說完就朝著候機廳的小道上去。

春山趕緊攔住她道:“姐,姐!你走錯了,我們是出去,不是去機場啊,我真不會開飛機……”

宋雁寧的眼中帶著決絕的笑,“沒關係!控製一個會開的就行……”

異能是有極限的,像她這麼透支遲早就是個死。

可宋雁寧比他想象的還是要強悍一些。

在連續放倒了二十個喪屍後,春山一邊替她解決身後的麻煩一邊求著她道:“姐!咱們換條路行嗎?我還不想死……”

宋雁寧扭頭,“你回去吧……”

滴答滴答的血從宋雁寧的鼻腔中湧了出來,在她低頭的瞬間更甚。

眩暈鋪天蓋地而來。

她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春山連忙衝上前接住了她,後怕道:“喂!宋雁寧,你可彆嚇我啊!”

這個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