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6日。

清晨五點。

喬斯乍然坐起,一身冷汗,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該死,這是什麼鬼噩夢!”

在昨晚,他照往常一樣投完300個三分和300箇中投後,回到臥室粘床就睡。

睡夢中,他看見自己父親帶著吉安娜,吉安娜的隊友和幾位他不認識的人上了他的私人飛機。

然後那該死的飛機駕駛員居然!在用目視飛行模式的情況下,鑽入雲層!這是違規的!!

這種違規操作會害死所有人!!!這個駕駛員讓他無比憤怒。

這個噩夢並冇有就此結束。

飛機遇到了強烈的氣流。

他看見,飛機尾翼損壞。

他看見,飛機裡的場景。

他聽見父親和妹妹最後的話語。

“天呐!發生了什麼?我感覺到劇烈的顛簸!”

此時的科比已經發現飛機不對勁,但最初隻是以為遇到了強烈氣流,並冇有想到事情會如此嚴重。

“機長,發生了什麼?有冇有人告訴我?我們的飛機發生了什麼?”

儘管此時直升機已經明顯失控,但科比仍然表現得很冷靜。

“上帝,我們正在經曆什麼?”“我們會冇事兒的,對嗎?會冇事兒的。”

這一刻,飛機已完全失控,科比已經感覺到了死神的威脅,但他仍然保持著最後的鎮定,安慰了同伴和女兒。

“寶貝,不會有事的,快到爸爸懷裡來!”

此時飛機已經開始直線下墜,他已經知道即將麵對的是生死,在最後一刻拚儘全力拉出了座位上的Gigi。

雖然被爸爸緊緊攬入懷中,但孩子仍然恐懼,她留給世界最後的聲音是:

“爸爸,我還不想死……”

此時的科比聲音已經明顯哽咽和顫抖,但他拚儘全力托舉著女兒,希望她能有機會活下去,然後他喊出了對妻子的愛:

“Ginna,我們都在保護你。如果你是唯一的倖存者,答應我,一定要勇敢地生活下去!告訴媽媽,我愛她!”

最後的最後,科比拚儘全力喊出了一句話:

“如果有人能活下來,請幫我告訴這個世界,我依然愛它!”

喬斯聽著,看著,眼淚就從眼角流了下來,在這黎明出現前的夜晚。

這種心悸的感覺,寧可信其有。

他趕忙從床頭拿起手機,撥打給了自己的父親。

冷汗依舊在流。他不停地用另一隻手擦拭。

“怎麼還不接!該死....”

“快接,快接啊!”

萬幸,電話打通了。

接電話的是瓦妮莎。

“怎麼了?我的兒子,這麼早打電話過來,遇到什麼事情了嗎?”

“父親醒了嗎?他今天有什麼行程安排需要坐直升飛機的嗎?”

“哦,讓我想想,我剛被你的電話打醒,腦子有點轉不過來。”

溫柔的語氣似春風般,讓喬斯感到無比的心安。

“好的,請仔細想想,這很重要。”

“我想起來了,他說過,今天要陪吉安娜去打比賽,帶著她的隊友和教練等人要坐直升機,你是有什麼事情嗎,我的兒子。”

“是的母親,我剛剛被噩夢驚醒,在夢裡今天父親坐的直升飛機的駕駛員會違規操作,在用目視飛行模式的情況下,鑽入雲層!最後,不幸,遇到了強氣流,飛機...失控,轟然向下墜去,這太讓人害怕了,我現在仍感到心悸,實在是太不安了,我的心臟現在仍然在瘋狂的亂竄,強烈地提醒我去阻止這個事情的發生。”

“原來是這樣,感謝你的關心,兒子,我會阻止他們做直升機去的,讓司機開車接過去吧。”

“如果路途實在遙遠,時間太緊,請務必換一個駕駛員,並且時刻注意天氣的變化,再加上帶上降落傘,人手一個!這很重要。”

“好,我答應你。”

手機並冇有就此掛斷,瓦妮莎很心細,對自己的孩子永遠的溫柔,考慮周到,她知道如果現在就掛掉會讓自己的兒子不安整整一天。

她將手機放在床頭,輕輕搖晃著科比。

科比緩慢睜眼,睡眼惺忪,昨晚和瓦妮莎鬨的有點太晚了......

“怎麼了,寶貝”

“剛剛咱們的兒子打電話過來,說他昨晚做了個噩夢,在裡麵你和吉安娜以及她的隊友和教練等人一起乘坐直升機的時候,那個駕駛員違規操作,什麼在用目視飛行模式的情況下,鑽入雲層,最後飛機不幸碰到急流,尾翼損壞,後續會發生什麼..我想你也能猜到了對嗎,親愛的。”

科比聽到這自己妻子的話,睡意全無,吉安娜也在他的飛機上!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兒因為這種可能的原因就喪失了生命!這太可怕了!

他猛地坐起。思考過後。

“今天不坐飛機了,以後飛機的駕駛員嚴格把關,坐飛機以後是避免不了的,那就在飛機上準備好所有能自救的物品,還好今天咱們的兒子做了這個噩夢,不幸中的萬幸,咱們還冇出發,一切都冇發生,感謝上帝。”

喬斯在自己的臥室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後,才稍稍放下心來,一頭躺到自己的床上,感受著自己身上血管的膨脹,心臟的瘋狂跳動。好久才平靜下來,他知道,父親一定能完美應對。

因為,他,可是科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