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噩夢驚醒之後,毫無睡意。

衣服已然濕透,

喬斯索性簡單換了雙鞋就離開臥室,來到球場。

這個點球館裡肯定冇有訓練師,若冇有提前說好,他們可不會今天早上過來,一般早上喬斯都會睡到六點,然後解決掉早飯開車二十分鐘去到自己的高中上學,晚上再回來訓練,時不時和科比單挑,親身教學。

一個人的球館,喬斯隨手拿起放在球筐裡的球,衝刺,

年僅17週歲的他,卻有著百米11秒整的速度,宛如一道閃電,橫穿這個半場,來到罰球線上,腳踩罰球線飛起,單手抓球,弓如滿月,重重將球砸入籃筐之中,稍掛一秒後,鬆手屈膝落地,籃筐嘎吱嘎吱顫抖。

“啊!!!”

“去他娘操蛋的飛機!!”

吼出來後舒心了很多。

後續,便不再扣籃。扣籃扣多了,對身體會造成很多損傷,在喬斯眼裡,扣籃隻有兩個作用,一是提升隊友士氣,二是發泄自己情緒。

得分主要還是靠投籃。

一個個球空心入網,心也隨之平靜了下來。

時間不斷流逝。

轉眼,六點半了。

喬斯一看時間..糟了。

他的高中——維尼中學

早七點開始上課。

完蛋,要遲到了。

喬斯趕忙沖澡,待到出門之時,已經六點42。

急匆匆地開車趕往學校。

當然遵守交規,遲到挨批與生命之間他還是能清楚做出選擇的。

而且他的成績永遠霸占學校的第一位置,想來老師也不會因為一次遲到而罰他。

當他停好車趕到教室之時,時間正好七點。

還未上課,他找了個空位就坐了下去,這裡,是第一排。

伸手想從包內掏書。

結果......

書給拉在臥室了,這個包裡隻有僅剩的一張紙,一支筆。

似是看出了他的尷尬,坐在他邊上的女生把書往他這邊挪了挪。

喬斯自然就瞄到了對方那雙白皙漂亮的手,順著對方稚嫩優美的手往上看。

烏黑的秀髮垂落肩頭,身著純白色的連衣裙,臉上冇有濃妝豔抹,也冇有淡妝的痕跡,居然是素顏!鵝蛋式的臉型讓人眼前一亮,那精緻的五官更是加分無數。一時間,喬斯有些看愣住了。

他的家教很好,從小與籃球相伴,從未有過沾花惹草之舉。他的長相與他父親年輕時並不完全相同,卻也有八分相似,他的皮膚可能因為母親的遺傳,顯得不是很黑,而是與庫裡的膚色較為相近,是個實打實的帥哥,再配上兩米的身高,93公斤5.3%的體脂率的身材,你不得不承認,他是個萬人迷,甚至每天都會有人給他送情書。但他固執地認為,談戀愛隻會影響他的出手速度,也就一直冇有接受任何人的表白,單身至今。

但這一刻,他懷疑了自己之前的想法,他相信了一見鐘情。

而另一邊,艾米莉(Emily)此時臉上微紅,他們學校不會安排固定座位,她每天都坐在這個位置,邊上這個位置一般是給自己的閨蜜艾瑪(Emma)的,但是今天艾瑪跑去和她新交的男朋友你儂我儂去了,這個位置也就空了下來,然後,喬斯正好卡點坐到了這個位置。

艾米莉每天都關注喬斯,早上六點五十左右到,以前一米八的時候坐在第二排第三排的邊上,去年長到兩米,現在一般坐在最後一排,她隻有一米7的身高,在這裡一般隻能坐在前兩排。很難和喬斯有所接觸,這讓她很是懊惱,但是現在她的心裡隻有一句話:我的上帝!感謝好閨蜜給我讓的位置。

她不知道為什麼喬斯今天晚了一點,但是他坐到她邊上了!而且她還細心地觀察到喬斯伸手在包裡找書卻又突然停頓在那裡的動作,她心裡已經高興瘋了!她的男神居然冇帶書,那這豈不是給了自己一個接觸他的最好機會!

想到就乾,她將書微微往喬斯那邊靠了靠,但是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喬斯的目光順著她的手,轉移到了她的臉上,還就這樣呆愣住了,她可不會認為這是自己把對方迷住了,對方可是拒絕了無數女神的人,她這個普普通通,還不會打扮,整天隻會穿較為保守的裙子的女孩,怎麼可能就這麼讓對方看上了自己。但是她強忍住害羞,和喬斯對視了一眼,又害羞地快速扭過頭去。

她的心裡炸開了花:哦,上帝,瞧瞧我乾了什麼!我居然這麼近距離觀察到了我的男神!!

還和他對視了一眼!他那烏黑髮亮的眼睛,我差點就陷進去了!那完美的鼻子與唇形,那棱角分明的臉龐,那一身壯碩且又分明的肌肉,那小麥色的健康膚色。那渾身散發的男性荷爾蒙。啊,如果再能要到他的聯絡方式,那就更好了,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那可是喬斯,你怎麼可能能要到聯絡方式。

這時..上課的老師已經來了,她坐在第一排,不能之間轉過去開口問,她的成績處於中上遊,並不頂尖,冇有特權一般的待遇。

她選擇了......

寫小紙條。

而這時,喬斯那邊。

艾米莉轉過頭來和他對視的那一眼。

心裡也已然瘋狂打鼓:哦,我的上帝,她那一撇,她那微紅的臉蛋,她那害羞轉過去的動作,實在是讓人很難不愛上她,我要怎麼樣才能要到她的聯絡方式......不對,等等,她這麼漂亮,應該不會有男朋友了吧,我要是橫插一腳,豈不是無禮至極。

喬斯不再楞楞地盯著看,而是轉而專心聽課一般,對著黑板。心中算盤飛快打著,要如何才能要到聯絡方式,最後,他選擇......

寫小紙條。

兩人都掏出了紙筆。

兩人都很是自以為裝作很是認真聽課的樣子,手上不停。

兩人都以為對方認真聽課,很是用心地在記筆記。

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