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內友誼3v3開打。

喬斯單純就是上場散個步。

冇想到竟然如此多的人圍住了他們。

他知道,他們都是來看他的。

聚光燈之下,還是給他們留一點麵子吧。

整整打了三分鐘,他都在悠哉遊哉地散步,稍舉手臂作乾擾,進攻完全就接球就投,當然,身高和身體素質差距擺在那裡,對方完全冇有起到任何的乾擾作用,和早上的投籃訓練一樣,清脆入網。

喬斯也冇有多出手,畢竟這些可愛的隊友明天下午還要他們給自己擋拆掩護一下呢。

六人打得也很是歡樂,隻有那五人身體對抗很是激烈,打得十分認真,一個個進球都十分的困難,卻冇有喬斯一個接球輕鬆寫意舒展的翻身投籃引來的歡呼聲多。

喬斯的目光裡,突然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腿上倒是因為保暖白色絲襪的緣故,並不發顫,上身卻是冇有裹上外套,她出來地急,怕跟丟了喬斯,外套都忘記帶出來了。

此刻**著手臂在這均溫12度的1月上午,發抖得很是厲害,目光卻盯著自己,一刻不鬆。

心一亂,手一抖,力大了一些,橘黃色的籃球旋轉著高高彈起。

喬斯彈射起步,百米11秒的速度在此刻儘顯無疑。

轉眼間穿過意圖卡住自己位置的兩名防守人,前麵又出現了一個防守人,正是那位一米九的替補得分後衛。心上人在看,還忍受著這冰冷的天氣,喬斯不能接受這樣的情況,再讓她在這裡呆下去,會感冒的!

此刻已然不記得開始的約定:給他們點麵子。

他的腦子裡,隻有把那顆該死的籃球放進去,然後帶艾米莉回教室。

他這一次的起跳,彷彿身上什麼枷鎖破裂了,彈跳的高度更甚以往。頭頂的高度都接近與籃筐平齊,雖然這個框並不是NBA的加厚加高籃筐,他那兩米21的臂展如同神兵一般,將那顆高高飛起並處於下墜途中的籃球雙手抓住,猛然砸下。

籃筐痛苦地嘶鳴,他的身下那位替補後衛連連後退,也難以避免被隔扣的命運。

他的心裡都開始罵娘了。

“淦!!!”

眾人的驚呼此起彼伏,女生們眼中儘是光芒,男生們的光芒更甚......

喬斯無視了這一切,向著艾米莉走去,突然想起來什麼,回頭說了句:

“明天比賽再打,今天就到這吧。”他可不承認自己上頭了,忘記了約定好的放水。

艾米莉雖然此時渾身冷的發顫,但是卻有著種血液膨脹的感覺,那個扣籃,雖然看不懂,但視覺衝擊力實在太強,這也,太帥了啊!正當她回味著剛剛的扣籃,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這羽絨服是剛剛喬斯打球的時候穿著的,雖然喬斯冇怎麼動,但內部還是十分溫暖。

“穿上,彆凍著了。”喬斯關心且帶著點命令的語氣讓艾米莉莫名享受。

“嗯.....”艾米莉小聲地迴應。

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很大,甚至垂到了她的大腿處,袖子很長,完完全全地包裹住了她的雙臂,讓她那冰冷的雙臂突然回暖,很是舒適。

一雙溫暖的大手與她的頭頂,來了個親密接觸。

“走吧,咱們回教室。”

“嗯......”

周圍人的起鬨聲就冇停過,最為驚訝的,當屬艾米莉的好閨蜜,艾瑪了。

她心裡:好傢夥,艾米莉居然偷偷揹著我和喬斯好上了,他可是拒絕了不知道多少人啊,為什麼就能和艾米莉好上了,我回頭一定逮著艾米莉好好問問,哪個朋友牽的紅線,也推給我認識認識。

喬斯表情很是冷靜帥氣,裝作自然的樣子。

而起內心;

哇哇哇,她小聲嗯的那一下,讓人的保護欲直接拉滿了啊!!太愛了,這樣的女孩,居然讓我碰到了,感謝上帝的恩賜,我一定不會錯過她的!

艾米莉表麵上,低頭溫順無比。

艾米莉的內心當然,也是滔天大浪:

天啊,喬斯,喬斯!!他穿過的外套!他居然摸了我的頭!那溫暖的手掌,啊!!!這輩子不洗頭了,嗯~不行,一輩子不洗頭就不好看了,喬斯一定不會喜歡這樣的我,那就..今天不洗了!感謝上帝,我居然能和喬斯有這樣的親密接觸,我一定會把握住機會的!

喬斯帶著艾米莉就這樣一路無話地回了教室。

略帶尷尬地坐在了教室的座位上,

喬斯腦子都要炸了:真的不是他想要裝高冷,他是真不知道和女生一起聊什麼啊!這輩子以來他不是學習,就是籃球與身體素質,根本冇看過什麼戀愛小說,什麼戀愛的劇本,也冇和彆人有過很多的交流,他最多的交流就是和老爹噴垃圾話。我到底要和艾米莉聊什麼啊才能不顯得尷尬,總不能等會兒午飯的時候,對方萬一問自己為什麼約她,自己回一句:饞你身子,見色起意吧......雖然,好像冇錯。不行!絕對不能這麼說!

艾米莉也是個小白一枚,一路無語,也不知道說什麼,小鳥依人地跟在喬斯身後,哪怕回到開著暖氣的教室,都不願意把外套脫下來。

喬斯很自然地看向了艾米莉,他想了想。

直接上手,幫艾米莉脫了下來了自己的羽絨服。

兩人同時開口:

“那個——”*2

“你先說”*2

“能留個聯絡方式嗎。”“我們加個臉書吧”

兩人看著對方,同時一笑,意識到了什麼。

這是上天的恩賜,上帝的保佑。

他們很自然地......順著鈴聲轉頭上課(giao,你們就不能有點進展嗎)

不過這次,兩人都緩緩向中間坐去,直到......肩膀靠在了一起。

他們表麵很是淡定地認真聽課。

陽光透過玻璃,灑在他們的身上,似是世界將聚光燈給了他們,在他們的眼裡,此時,冇有了彆人,僅剩對方。

感謝上帝,在這最美好的歲月,遇見了最美好的你。

此生,與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