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亮了,楊楓收拾著昨晚鄭鵬舉帶過來的物品。昨晚二人一直坐到天快亮,鄭鵬舉才離開。而今日楊楓也不打算和自己的這群同學告彆。收拾好東西,楊楓就往山門走去。

此時的鄭鵬舉眾人人正在鹹陽子的引導下,前往禦筆峰參加拜師儀式。走出與玄門山門,楊楓回頭望向這塊失意之地“前天晚上班上四十人穿越過來,穿越過程中韋川出現意外。呂沛吉被道行天尊帶走,37人留在了這與玄門,如今隻剩下自己要獨自外出闖蕩。也不知我這一去,日後可還有機會再見到自己的這幫老同學。”思索片刻,楊楓轉頭向山下走去。

山上歡聲笑語拜師儀式,山下孤獨落寞一人前行。

天黑了下來,楊楓打著電筒行走在第二次進入的綠霧森林。楊楓今晚原本可以留宿天子山腳下的桑植縣。但他自己在下山的路上想了很久,決定還是繼續向前走去。這個地方,他實在不願再多留一天,在這他始終會回想佩吉,鳥舉,陳榮蓮,譚麗……“身上的乾糧不多了,餅乾得留著以備不時之需。”楊楓靠著一棵樹坐下嘴裡吃著剛纔在路上隨手摘的不知名的果子“也不知這果子有冇有毒,應該不會最後死於幾枚果子吧,”楊楓調侃著自己。

“放心吃吧,毒不死你的。”樹上傳來一陣聲音,嚇得楊楓趕緊起身檢視是什麼狀況。楊楓突然順這剛纔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發現這樹上竟然躺著一隻猴子,是的,一隻猴子。隻見這猴子頭戴鳳翅紫金冠,身著鎖子黃金甲,腳踏一雙藕絲步雲履。“大,大聖?”楊楓驚訝道。猴子聽言翻身下樹,繞著楊楓打量著“你認識俺老孫?”真是大聖,楊楓心裡此時有一萬隻羊駝在奔騰,這比他穿越了,更加讓他吃驚。這時候的他不禁回想著與玄門中的一切。“道行天尊,玉鼎,如今的大聖。”我這到底是穿越到了一個什麼地方。“問你呢,小子,你怎麼認識俺老孫的。”猴子的聲音把楊楓從沉思中叫醒。

當楊楓還在思索著怎麼去解釋時,猴子直接出手將楊楓按倒在了地上,用右腿膝蓋壓著楊楓的後腰,將整個右手掌扣在了楊楓的腦後,楊楓頓時感覺有一座山壓著自己,壓得有點喘不過氣。片刻後猴子鬆開了楊楓“你這小子的經曆倒是頗為有趣,俺老孫還從未遇見過你這樣的人。”原來剛纔猴子的舉措隻是為了讀取楊楓以往的記憶,檢視楊楓居然能認識自己的原由。

“大聖,您這是為何出現在這?”楊楓不解的看著猴子,他實在是想不通,猴子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頭上。“嗬,你這小子還問起俺老孫來了,俺老孫昨天正在附近打坐,突然看見道行這老小子急匆匆的駕雲往這邊趕來,俺老孫還以為發現了什麼不得了寶物呢。結果這老小子是跑這來收徒了。害得俺老孫白跑一趟,正當俺老孫覺得無聊準備走之時,又發現你這小子和另一個小子坐在屋門口,嘴裡似乎叼著什麼能冒煙的寶物。直到你下了山,俺老孫就這麼一直跟著你到了這。”“原來這猴子一直跟著自己”楊楓心裡暗暗想到“不對,他能在遠處看到我們在與玄門的一切,包括道行天尊在時都冇發現,這說明……”“這說明那老小子打不過我。”猴子輕飄飄的撇了他一眼。

楊楓瞬間感覺臉部漲紅“原來大聖可以看透人的心思。是小子冒昧了。”猴子似乎也冇準備計較什麼“你小子彆在這假惺惺的,這樣是換到幾百年前俺老孫還冇成佛之時,我直接賞你一棒子,不過現在嘛。算了,修行這麼久,俺老孫也冇那麼大的戾氣了。”說著又從樹上取了一個果子“這天子山的果子倒是著實不錯,比峨眉山強多了。”

“大聖這是已經完成取經了?”楊楓根據猴子的一些話語中有了自己的推測。“俺老孫知道你在另一空間看過俺老孫的故事,冇錯,目前的情況,已經處於你的故事以後了。”猴子似乎對於楊楓並不討厭,反而和他聊上了。“那大聖,你如今豈不是三界無敵了?”楊楓不禁問道。“你這小子,想得倒是簡單,你知道這天有多大嗎?就像你的出現,就是俺老孫目前所不能理解的。俺老孫目前是有些實力,但絕對稱不上無敵。就算成聖也不能自稱無敵,更何況現在了。”“成聖?”楊楓感覺猴子說的東西越來越深奧,自己已經快聽不懂了。

“你的記憶中,那個小道士有個給你介紹過地仙以下的境界,而地仙以上便是天仙,天仙之上為玄仙,玄仙之上還有金仙,太乙天仙,太乙玄仙,太乙金仙,大羅天仙,大羅玄仙,大羅金仙,當然再之上,還有聖人。”猴子慢慢的給楊楓講述著。楊楓感覺猴子簡直給自己的內心世界開了另一道門。“那大聖,你目前是什麼境界了?”楊楓對猴子的境界感到了好奇。“大羅金仙中期。”猴子冇好氣的說道,似乎對這個境界很不滿意。“都快成聖了,大聖為什麼似乎並不開心呢。“你要是卡在一個境界幾百年,你也不會開心的”哢哧,說著又啃了一口果子。這一人一猴就這麼坐在樹下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過了好一會猴子突然站起身來,轉身看向楊楓“小子,想修仙嗎?”這話驚到了楊楓,畢竟連道行天尊都能一眼看出自己冇有靈根,眼前的猴子不可能看不出,那猴子這麼問就證明自己還有機會。

“大聖,我無靈根,還能修行嗎?”楊楓急切的問道。“誰說的你無靈根?”猴子不屑的看著楊楓。“可是早上我們已經都測過,而且道行天尊他……”楊楓感覺猴子並非戲弄自己,但是自己還是怎麼都冇辦法相信。“道行那老小子,自己也不過是個半桶水,就他那太乙金仙的實力能知道什麼,自己卡在境界幾千年了也不動彈一下,不思進取的傢夥。至於你,你確實不具備天地玄黃任何一階的靈根。”楊楓聽言,瞬間滿眼的失望

“不過,你卻可以修行。”猴子似乎看出了楊楓的失落出言道。“為什麼,不是說必須身具靈根才能修行嗎?”楊楓追問道。“看來你們都不理解靈根是什麼,靈根是萬物對靈氣的感知和吸收的天賦。而每一生物對於不同係靈氣的感知和吸收進度不同,常規的探知手段不過是分彆各釋放一絲各係靈氣,然後根據探測對象對於某一係或幾係靈氣的感知速度和吸收速度,得出這個人是否具備靈根。一般的人對於兩三係的靈氣會有感知,而當他們修煉起這係的法術時也會更加事半功倍。而卻有一種例外。”

“意外?”楊楓不解道“對,因為有一類生物他們對五係靈氣皆能感知,可習五係法術。而尋常的方法探測時,因五係靈氣皆被吸收,且五係靈氣吸收速度一致,冇有遺留的靈氣。測靈石等物也就會認為靈氣是自然消散的。當然也就不會給出靈根的結果。”猴子一邊解釋著,一邊饒有興趣的看著楊楓。“所以我是可以這類人?我天生可以修行五係法術?”楊楓整個人呆住了,不僅僅是被猴子的解釋所震驚,更因為猴子的解釋過程,讓他覺得自己是在聽一堂數學課,層層遞進的邏輯。讓楊楓也得消化一會。“是的,你不僅能修行,還跟俺老孫一樣,可以修行五係的法術。”猴子說道這身上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霸氣。楊楓感覺此時的猴子,纔有了當天齊天大聖的味道。

“大聖,您老是怎麼知道我有這樣的靈根的呢?還有我這靈根有我兄弟那地階靈根厲害嗎?”楊楓感覺到了猴子的善意,說話也越來越隨性。不過猴子似乎也不在意這個,畢竟他是隻猴子,他從出世後便也如此隨性。“剛纔按倒你的瞬間我就感覺到了,至於有冇有地階厲害我也不知?”“為什麼,大聖你也不知曉嗎?”“因為我們這樣的人太少了,你所知的天地玄黃四階的靈根,他們的上限也好,下限也好。都是因為有著萬千修士做基礎得出來的結論,咱們這樣的太少。”猴子說道這的時候也顯得有些落寞了。“那大聖。除了咱們之外還有這樣的人嗎?”楊楓好奇的問道。

“還有兩個。”“誰?”“楊戩和沉香。”楊楓對於這兩個答案表示出不理解“為什麼他們倆會是呢。”猴子嗤笑道“你還覺得人家是異類,你纔是那個異類好不好,俺老孫是女媧娘娘補天剩下的五彩靈石。能感知五係不稀奇,楊戩和沉香是如今這三界,唯二的人仙之子,能感知五係。也能理解,倒是你小子,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也能感知。”“嘿嘿”楊楓聽到這,隻得傻笑了。

“好了,說回正事,小子想修行嗎?”猴子說著竟是從耳朵裡變出金箍棒,似乎這種場合這老夥計得陪著自己纔算合適。“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楊楓哪有不想之理,直接跪倒在地,行著拜師禮。“好了,俺老孫這,冇這麼多的規矩。起來吧”猴子直接抬手施法。楊楓感覺身邊有股輕柔的氣息托著自己站了起來。“師父,根據我們那邊的記載,沉香是我的師兄是嗎”楊楓走到猴子身邊準備幫猴子捶捶背。“算是你的半個師兄吧,俺老孫確實指點過他,但並冇有正式拜師。不過這幾百年,他倒是都對外宣稱是俺老孫的徒兒。”猴子倒是也也冇拒絕楊楓捶背,欣然接受著。“那我算是您第二個弟子是吧,師父,咱們師祖是聖人嗎?”

“你這小子怎麼這麼多問題,好了既然事情也辦完了,跟俺老孫回峨眉山吧。”猴子似乎並不像提到自己師父,催促著楊楓上路回道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