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冇有到七月,川省的一天最高溫度已經超過了30℃,才七點多太陽已經高高掛著了。

唐斌打開一瓶蘇打水遞給果果後才把車開了出去。

果果接過水喝了一口,奶糖就蘇打,清清爽爽,“哥~我的東西都寄到你家了,收到了就放在旁邊不用管,等我回來再收拾。”

“好~以後東西都放在家裡,宿舍那邊需要什麼了再拿。”唐斌嘴角上揚,看得出心情很好。

“嗯嗯~我也是這麼想的,嘻嘻~”近水樓台先得月,要攻略哥哥肯定得住得越近越好。

“到了新環境自己要小心謹慎一些,萬事開頭難,要是遇到困難就告訴哥哥,不要報喜不報憂。”唐斌覺得果果實在是太過懂事了,小時候被欺負了還會找他撐腰,現在長大了除了她工作太累撒撒嬌以外,冇有找他哭訴過。但是成年人的世界哪有輕鬆的?肯定是她不想讓自己擔心,所以報喜不報憂。

“放心吧哥哥~我除了哥哥還能找誰呢?哥哥就是我的靠山,就是我的大樹,就是替我遮風避雨的大傘~”果果臉不紅心不跳甜言蜜語一頓輸出,拍哥哥馬屁我可是專業的!

“嗬嗬~就你貧~就會一套一套的哄我開心。”這丫頭總能讓他心情輕鬆,自己性格畢竟內斂,兩人算是互補了。

“嘻嘻~我說的都是真心話,肺腑之言~纔不敢哄騙哥哥。”果果轉頭望向唐斌,在他看過來的時候衝他眨了眨眼睛,俏皮得不行。

唐斌感覺的心臟被刺了一下,酸酸的感覺蔓延開來,他的小寶貝太明媚太鮮活太美好了,忍不住想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

果果的公司在城南,上班高峰期一路真的很堵,走走停停和坐公交的時間差不多,所以每天讓哥哥送著上班真的大可不必,她也冇有那麼矯情。

“誒!文果果!文果果!”旁邊響起了一個男人的喊聲。

果果仔細一看,原來是大學的學長穀文昌,穀文昌開著一輛奔馳,油頭一絲不苟,一臉興奮,“穀學長好~”果果禮貌地點個頭並問好。

“奔馳新車,經濟可能不錯;油頭粉麵西裝革履,臭美 自我感覺良好;方向盤上的手戴著金戒指、金手錶,性格高調愛顯擺;看到美女那麼激動,猥瑣!”就掃了一眼,唐斌已經對這個男人做了一番客觀(多少帶點私人恩怨)的評估,評估結果:不合格!

綠燈一亮,唐斌立馬開車走人,嗬~學長?拜拜了您嘞!

“學長?姓穀?”唐斌假裝漫不經心地問。

“嗯,叫穀文昌,比我大一屆。”果果對她哥一向是有問必答,隻要他哥想知道,她事無钜細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又不是同班同學,名字還記得清清楚楚,在學校很熟嗎?冇聽你說過啊,一直有聯絡?”這位可能職業病犯了,審上了。

車裡的溫度陡然降低,果果馬上發現他情緒不對,這是吃醋了?心裡覺得好笑,自己身邊方圓幾裡出現隻公蚊子可能她哥也會吃醋。

“不熟,他是學生會主席嘛,大家都認識。”本來也不熟。

“不熟?那他怎麼記得你名字,看到你那麼興奮?”肯定有問題。

“我不知道啊~”這不是應該問他嗎?果果仔細想了想,呃…可能、好像、也許這個人想追過自己。

“嗬嗬…想起來了,他給我打過電話,邀請我給他當模特兒,畫畫的模特兒…我冇有同意啊!後來…不記得有什麼交集了…真的!”果果求生欲滿滿,真是人在車上坐,禍從天上來…

唐斌緊緊捏著方向盤,嘴抿成一條縫,想了想又問道:“你冇同意,他就冇再聯絡過你?”看他那樣子分明是念念不忘啊!

“冇有啊~千真萬確!”估計穀文昌當初查過她的情況,她是出了名的男生勿近,大家都知道她有男朋友,感情非常好,她們宿舍的人都見過,男朋友高大帥氣溫柔體貼,據說天天查崗,管得非常嚴。越傳越玄乎,有不信邪的想挖牆腳,笑死,根本挖不動,嚴防死守冇有一絲機會。

“高德地圖為您導航…”情況不妙,這話題還是趕快結束吧,“哥哥~馬上到公司了,導個航吧~”

“他還跟在後麵…”瞟一眼後視鏡,唐斌冷冷地說。

“咳咳咳咳…不會吧!”確實在後麵…“應…應該是我們都是這個方向。”可不是一個方向嗎,都是往服裝園區走的,“嗬嗬…他的公司在我公司附近。”有點心虛怎麼回事…剛纔冇說好,應該理直氣壯一點!

(果果:能重新說一遍嗎?)

(唐斌:你覺得呢?)

唐斌被氣笑了,“剛纔不是說不熟嗎?我看你對他挺瞭解的嘛。”

“真不熟,冇有接觸!但是他是優秀校友,畢業後就繼承家業,他們家公司也是同學們求職的目標嘛,想不知道都難,真不是因為有私交。”果果急切地解釋道。

唐斌看著她不像說謊,才放鬆下來,“你剛纔怎麼不說?”

…我怎麼知道我得交代這些啊?怪我咯?“我也不知道還要說這些啊~”竇娥都冇有我冤!

“到了,小笨蛋~”唐斌把車停在果果公司門口,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呀!疼~~”果果揉著額頭抱怨,心想“你纔是大笨蛋!您這麼管著我不覺得自己太過了嗎?”

唐斌笑著給她解了安全帶,再揉了揉她的頭髮說:“去吧~忙完了請你吃燒烤。”說完就下車幫她拿行李去了。

“文果果!文果果!”得!穀文昌追到了。他一邊下車一邊喊,蹭蹭蹭幾大步就到了果果麵前。

唐斌從後排座位提下行李,默默站旁邊等著,他倒要看看這人想乾嘛。

“穀學長~您也到了啊?”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還是要保持基本的禮貌。

“文果果!哎呀~好多年冇見,你還是這麼漂亮啊!”穀文昌心裡樂開了花,緣分啊!一定是上天的安排,纔會讓他們在等紅燈的時候重逢,多浪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