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的煙囪中,升起漆黑夾帶紫色的煙霧。

煤灰灑落,讓方圓五裡內都是一片灰黑,寸草不生。

正常人都會遠離這處不祥之地。

孩童更是被父母嚴厲告知,不準踏足其中,否則會變成妖怪……

“李敢,你還愣著乾什麼,趕緊把妖怪屍體丟進爐子裡啊!咳咳……”

“哦……”

煙囪底下,是一座精鋼鑄造的烘爐。

烘爐上方開著一個一丈直徑的口子,血紅的火舌不時從那口子中竄出來,隨風一卷,像是活的一樣騰空而去。

一個滿臉烏黑的少年人,這時恍然驚醒,忙躲開滾滾熱浪。

少年人的背上,還揹著一顆麵相猙獰且過分巨大的……豬頭!

豬頭一副獠牙,就足有三尺長,十分嚇人!

少年人名叫李敢,半個月前剛滿十六歲。

體內靈魂,卻是三天前莫名其妙纔來到這個世界上。

並且,子承父業,成了大周東淮府焚妖監的一員,所屬丙字第三十三號。

雖然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三天了,李敢仍然時不時會失神,因為還在消化今世的記憶。

到今天為止,李敢覺得自己兩世記憶也已經融合得差不多了。

關於這個世界,以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李敢的眼光來看,簡直不可思議!

不知從何時開始,人間出現了可怕的妖怪。

妖怪以萬物生靈為食,尤其喜食人類,是人類的死敵!

妖怪凶猛,人類曆史上曾幾次差點覆滅於妖怪口中。

幸而人類先驅在武道之上有所建樹,誕生過許多強者,抵禦妖魔於外野,讓人類得以喘息。

在他們的帶領下, 人類逐漸形成了一些群聚的勢力,比如現如今的大周國。

儘管如今人類的形勢依然岌岌可危。

但至少在大周的諸多府城之中,人類還能勉強安然生活,繼續繁衍,繼續抵抗。

焚妖監,作為大周各府設置的公職部門,既重要也不重要。

焚妖監的唯一職責,就是將妖怪的屍體焚燒掉。

妖怪即便死了,屍體依然很可怕。

妖怪身上的妖氣,對人類就像是一種毒藥。

沾染妖氣太多,輕則被妖氣腐蝕而死。

重則喪失本性,變得像妖怪一樣擇人而噬!

隻有將妖怪屍體完全焚化,才能保證東淮府普通百姓的安全。

而作為常年直接接觸妖怪屍體的焚妖監監卒,鮮有能活過五十歲的。

李敢的父親便是在半個月前,體內積蓄的妖氣再難阻抑,自行投到焚妖爐中……

之後,李敢便子承父業。

這也算是大周對焚妖監監卒的一種關懷。

彆看這份工作既危險又短命,依然有人爭破了頭,盯著焚妖監中空出的名額。

畢竟,這是一份鐵飯碗!

在如今世界,能頓頓吃上飽飯,屬實奢侈。

卻說焚妖爐的構造,很像李敢前世見過的磚窯。

不同之處在於,底下隻有一個進碳口,形成一座名副其實的烘爐。

妖怪屍體,則要從頂部留出的“進料口”丟進去。

李敢這會兒理清了思緒,連忙將背上的豬妖頭扔進了焚妖爐中。

“噗嗤!”

可怕的火舌猛地竄出。

李敢腳下一晃,差點從梯子上摔下去……

好在他反應機敏,忙將堅鐵打造的爐蓋蓋上,將火舌封進了爐中。

“你小心點,可彆像前幾天一樣,再摔一次你可就冇有那麼命大了!咳咳……”

底下的聲音看似斥責,卻是對李敢頗為關心。

李敢不由苦笑,他的命可一點都不大。

李敢下到焚妖爐下。

一個老卒便走了過來,再次教訓道:“你小子乾這份活,要是再這麼魂遊天外的,遲早要死,既如此還不如早點回家,餓死了也好!咳咳……”

“趙伯放心,我再也不會了!”

李敢對眼前這個“老人”由衷敬服。

趙伯名叫趙六,是李敢父親的好友,兩人搭檔了半輩子。

趙伯一頭亂糟糟的灰髮,臉上的皺褶裡堆著洗不去的黑灰,看上去有六七十歲,實則還不到五十歲。

和李敢的父親不同,趙伯一輩子光棍,無牽無掛。

用趙伯的話說,“我這輩子就這樣了,何苦再讓我的後代吃我一樣的苦?”

實際上,焚妖監監卒作為公差,還是很受歡迎的。

原因很簡單。

就拿東淮府來說,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甚至吃不上一頓飽飯。

焚妖監的監卒,不說吃的多好,至少每天三頓飯管飽,收入更足夠接濟家裡人。

畢竟這是拿命換來的。

當然,大周對焚妖監監卒也不是毫無要求。

“你的武功練得怎麼樣了?咳咳……”趙伯讓李敢稍歇,抽出一根菸杆,邊吸邊問道。

焚妖監的監卒都要練武的,練的一門功法叫做“磐石功”。

旨在打熬力氣,讓身體堅如磐石。

“未達開竅……”李敢有些尷尬。

十六歲還冇有開竅,基本算是練武的廢柴了。

更要命的是。

焚妖監監卒最低要求,就是開竅境界。

並非焚妖監歧視監卒的繼承者。

焚妖中很重要的一環,是將妖怪屍體扛上高爐。

一般的妖怪屍體五六十斤,稍微龐大一些的都有數百上千斤!

開竅能夠極大激發人體力量,讓武者擁有千斤之力。

當然也可以將妖怪屍體分解,一塊塊丟進焚妖爐。

但是這違背了焚妖監處理妖怪屍體的第一守則。

被分屍的妖怪,體內妖氣會大量逸散,對監卒而言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上麵已經給李敢下達了最後期限,一個月內如果不達開竅,就捲鋪蓋回家。

李敢家中還有一個老孃。

如果丟了這份工作,娘倆都得餓肚子了,以後的日子更難。

在東淮府城,一個連開竅都達不到的普通人,幾乎等同於廢人!

這樣的廢人想找一份養家餬口的工作,千難萬難。

賣身給富貴人家當家奴,人家都未必看得上……

趙伯聞言,眉頭也不禁皺了起來,他還是很關照這個老友的兒子的。

可練武這種事情,他能幫得上的也不多。

趙六也是自小練武,如今快五十歲,才達到武者第二重的聚氣境,比李敢好不了多少。

事實上焚妖監中的監卒大多如此。

不是他們不想繼續往高了修行。

而是妖氣潛移默化的影響下,已經榨乾了他們的身體潛能。

但是生存和練武之間,大多數人選擇的是生存。

練武太難了。

東淮府有兵武院,東淮府內優秀的練武苗子都可以進入其中學習,大周向來求才若渴。

即便如此,每年能入兵武院的年輕人也不足百數。

在這一步就失敗的人類,本身練武資質有限,想走遠也不大可能。

“唉,都是妖怪的錯!咳咳咳……”

趙伯一激動,咳得就停不下來。

“城外有大片的土地,本來可以拿來耕種,但妖怪時不時形成浪潮,前來攻伐城池或者騷擾,外麵大好的土地隻能荒廢掉。”李敢想到這裡,便忍不住皺起眉頭。

人類實在是太難了!

如今人類為了種糧,甚至專門建成一座座“稻城”“麥城”,在府城及周圍縣城的犄角拱衛之下,才得以儲存。

至於飼養牲口,更是奢侈。

一般人早就吃不起肉食了。

“這豬妖肉好大一坨,如果能吃就好了。”李敢嘀咕道。

“敢子,你快快收起這種荒謬想法!”

趙伯聽到李敢的嘀咕,陡然站起來,無比嚴厲地瞪著李敢。

李敢猛地想起,吃妖怪的肉,在大周,甚至在人類中,都是絕對的禁忌!

一如焚妖監監卒,長時間接觸妖獸屍體,都會被妖氣影響,壽命大減。

吃妖怪的肉,幾乎等同於服毒,還是最毒的那種毒!

若是立刻死了也就算了。

要是冇有立刻死掉,將無一例外喪失本身神誌,變成“人妖”,人形的妖怪!

這些都是人類先輩,從無數血的教訓裡得來的經驗。

趙伯正是要將李敢的要命想法,扼殺在萌芽裡!

“趙伯放心,我就是隨口說說。”

“這可不興開玩笑的,換一個人聽到你這麼說,說不定會殺了你!咳咳……”

趙伯身上氣勢一泄,他能教的也就這麼多了。

“真是可惜,白瞎了這麼一大坨肉,不知可以吃飽多少人。”

李敢看了看地上比一般家豬大上好幾倍的豬妖屍體,依然有些心疼。

想歸想,李敢知道好歹,立刻斷了這份念想,就去搬運豬妖屍體,準備將之推進焚妖爐中。

誰料。

“呃,這是什麼?”

李敢的手剛剛碰到豬妖屍體,眼睛裡忽然跳出一物。

那是一本古書。

封麵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

“烹妖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