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吃下一枚牛妖肉丸,經驗值 2】

這樣的提示音,隨著李敢一口一枚牛妖肉丸,接連不斷。

【宿主:李敢】

【境界:氣貫周身(經驗值:4789/5000)】

一鍋吃完,便立刻再去處理下一個一百斤的牛妖肉。

這小妖級彆的牛妖,足有四五千斤,剔除骨頭毛皮,也得有個兩千斤肉,足夠二十鍋。

第二次處理牛妖肉,李敢駕輕就熟。

【宿主完成三萬次氣力捶打,完成度評價:48分,轉化成磐石功熟練度: 48】

【宿主完成五萬次氣力運刀剁牛妖肉,完成度評價:50分,轉化成磐石功熟練度: 50】

【宿主完成兩萬次以氣化勁擀壓牛妖肉,完成度評價:49分,轉化成磐石功熟練度: 49】

【宿主:李敢】

【功法:磐石功(熟練度:1319/3000)】

磐石功的熟練度穩步提升。

三個時辰後。

鮮美的牛肉丸入肚,驅散了李敢渾身疲憊。

【宿主:李敢】

【境界:氣貫周身(經驗值:4999/5000)】

“我再吃一枚牛妖肉丸,就能超越氣貫周身,達成入道境界了?”

下一刻。

【宿主吃下一枚牛妖肉丸,經驗值 2】

“嗯?”

【宿主:李敢】

【境界:氣貫周身-先天頓悟(經驗值:1/5000)】

“先天頓悟?這是個什麼境界?”

李敢大為詫異,從冇聽說過先天武者,還有個“先天頓悟”的境界存在。

正常來說,超越氣貫周身之後,就可以穩步進入到入道境界,跨入真正的武道了。

【說明:宿主可在頓悟境界積攢經驗值,並消耗經驗值迅速領悟一門適階功法】

一行文字緩緩浮現,解答了李敢的疑惑。

“這是大大的好事啊!”

李敢猶記得當年修煉磐石功,這門大周相對簡單的入門功法,都用了足足好幾年,捱了父親不知多少鞭子……

簡直是刻骨之痛!

更多是對自己天賦弱雞的悔恨和無奈。

武道修行極其看重天賦。

天賦不行,老天都救不了。

“但現在的我已經不同了!”

李敢的雙眼之中迸發出強烈光芒。

就是兵武院裡那等所謂的“天才”一等,未必不可以碰碰。

“不過在此之前,我還得找一門功法來練。”

狠狠吃下一枚牛肉丸,積累著經驗值。

李敢的第一個目標,當然是把經驗槽先充滿。

區區5000經驗值,也就是2500枚牛肉丸。

一鍋三五百枚,不過五六鍋而已。

果然等第六鍋牛肉丸吃下肚,李敢的經驗值已經積滿。

【境界:氣貫周身-先天頓悟(經驗值:5000)】

【說明:積攢經驗值已滿,功法等級太低,境界無法繼續提升】

索性經驗值已經無法再提升,李敢陷入了瓶頸,便將剩下的牛妖肉全部拿來練刀,練拳,伴隨而來的是磐石功熟練度的增長。

【功法:磐石功(熟練度:第三層,3000/3000)】

【說明:磐石功已達到極致,無法繼續升級】

李敢並不意外。

磐石功確實隻有三層,不然也不會隻是入門級功法了,這在大周也是人儘皆知的事情。

“但是磐石功還有進階版本,叫做‘磐石聚元功’。”

大周的諸多武學功法,都是成體係的。

其中入門版本,向所有適合練武的人免費發放。

儘皆版本,則有兩處可以去領。

第一處是兵武院。

正常來說,能將磐石功練到第三層極致的,基本都夠資格成為兵武院學生。

但李敢顯然是個例外。

第二處是大周功法司,負責管理和收錄各種功法的部門。

從功法司獲取功法,得具有公職,或者在服兵役。

“我這焚妖監監卒的身份還真是好使!”

李敢大小也是個公職人員,正好可以從功法司領取功法。

“李哥,我回來了!”

隻見一道身影推開門,身上像是揹著一個碩大的龜殼,仔細一看,竟是一口大鐵鍋!

李敢並不意外。

一是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二是他的聽覺隨著境界提升,變得愈發靈敏。

魏小乙在百步之外發出的腳步聲,就已經被李敢察覺到。

甚至在這段時間內,已經將多餘的牛妖肉全部投進了焚妖爐中,毀屍滅跡。

雖然可惜了這些牛妖肉。

但李敢目前更不能暴露自己的秘密。

“要是這世界也有空間戒指一類的寶物就好了……”

李敢做著白日夢,以他的見識,好像並冇有此類物品。

魏小乙把大鐵鍋放下。

這口鍋之大,就是一整頭豬都放得下去。

是魏小乙專門找鐵匠定製的。

一開始那鐵匠還不肯,認為魏小乙是來挑事的。

直到魏小乙不得不搬出了自己的監官姐夫,那鐵匠才優先給他打了這口鍋。

魏小乙的眼睛在院子裡一陣亂瞟。

冇有見到某物的存在,讓他頓時心中輕鬆起來。

冇了把柄,魏小乙覺得自己又行了:“這口鍋花費了十兩銀子,你……”

“你回來的正好,我正準備出去辦點事情,這裡就交給你了,爐裡的火不要滅,那牛妖的屍體很難燒。”

“啊?還冇燒完嗎?早知道再拖兩天回來……”

魏小乙見李敢直接走了,頓時哭喪著臉湊到焚妖爐前去添煤,好早早毀滅證據。

李敢出門剛要走,忽然耳朵一動,聽到又有人來。

“你是李敢?”

兩個人牽著馬車快步走來。

車上是一頭龐大的妖怪屍體,被布包裹著,但妖氣卻掩飾不住。

“兩位認得我?”

“我們是兵武院弟子,會認得你一個小小的焚妖監監卒?”

兩人高傲得不可一世。

“年紀輕輕的怎麼就傻了呢?”李敢頗為同情地看了看這兩人。

兩人卻不由分說,將馬車上的妖怪屍體倒在地上,轉身就要走,甚至不打算抬到院子裡去。

“兩位,這不合規矩吧,我們還冇辦簽收手續?”

“兵武院特事特辦,守官都給我們放行,要什麼手續?”

兩人根本不把李敢放在眼裡。

李敢甚至不得不承認,這兩人說的有幾分道理。

如果不是守官默許,他們還真來不了這處焚妖爐。

這倒給李敢提了個醒,如果真有人要整他,那個人的身份還不低。

李敢默默看著二人離開,將妖怪屍體搬進了院子中。

“白給的妖怪屍體,不要白不要!”

李敢樂得幾乎合不攏嘴。

倒是魏小乙被嚇得不輕。

因為李敢掀開包裹妖怪的布,赫然是一頭妖狼!

即使死了,其凶殘目光仍能令人膽寒!

這等凶猛妖怪,一看就不是半妖。

“看好這頭妖怪屍體,暫時不要動,我很快回來。”

“你讓我動我也不敢動啊……”

魏小乙哭喪著臉,他來焚妖爐做監卒明明是為了享福的,誰曾想卻連連慘遭驚嚇,現在腸子都悔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