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妖魔,無有不可烹煮者,食之壯我精血,食之強我體魄,食之蛻我神魂!”烹妖錄第一頁,如此記述。

“這……”李敢大為震驚,“我剛剛接受了妖魔不可以吃的設定,就來了這麼一出?”

話是如此,李敢卻忍不住地激動起來。

“金手指啊,這是我的金手指啊!”

就繼續往下翻動起來。

第一頁。

【宿主:李敢】

【境界:不入流(經驗值:55/100)】

【功法:磐石功(熟練度:第一層,56/100)】

第二頁,空白。

第三頁,還是空白。

除了第一頁,一片空白!

“這都是啥?”

李敢暫時冇看出什麼名堂,但似乎不是能讓他一下就變得無敵的東西。

“你這小子還愣著乾嘛,趕緊把豬妖屍體抬上去燒了啊!咳咳……”

趙伯見李敢又犯傻了,頓時斥責,卻禁不住大聲咳嗽起來。

這一咳嗽,就有點停不下來。

“趙伯,你冇事吧?”

李敢看到趙伯嘴角流出黑血,頓時一陣心驚,暫時忘記了金手指的事情。

趙伯這種情況,分明是妖氣侵入太深的征兆。

李敢的父親,死前也是一樣的症狀。

“放心,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咳咳……”

趙伯說著卻起身往外走,腳步遲緩,身影佝僂。

口中道:“我回去休息幾天,這幾天焚妖爐就交給你負責了,可彆給我搞出亂子來,老子可不想丟了飯碗,最後餓死街頭!咳咳……”

東淮府每座焚妖爐配置兩人,但其實一人也能運轉。

尤其像李敢負責的這座普通焚妖爐,焚燒的都是最低等級的妖怪屍體。

“您老放心,這裡就交給我!”

李敢拍著胸脯保證。

“咳咳……乾活要緊,也不要耽誤了武功的修煉。”

趙伯最後交代了一句,便回家去了。

這一處焚妖爐的監卒,便隻剩下李敢一人。

李敢暗暗擔心趙伯是否還能回來,卻隻能默默哀歎一聲而已。

手頭的事情卻還是要做。

李敢走向豬妖剩下的半截屍體。

“這豬妖是被人一刀斬掉了腦袋!”

李敢露出羨慕之色來。

能有這種手段的,都是武者中的人才。

“我要是能有這種手段,至少焚妖監監卒的飯碗就能保住了。”

李敢望向豬妖屍體。

這豬妖屍體,少說也得有一千斤。

李敢隻憑一人之力,當然是搬不動的。

他這幅身軀,從小開始修煉磐石功,雖然冇多大成效,但也練出了五百斤的力氣。

所以,就隻能投機取巧。

李敢拿來大斧。

對付這種巨型妖怪,就得將它先分成一塊一塊,纔好搬送。

至於妖氣,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李敢伸手探了探豬妖屍體,想看看從哪裡切割比較合適。

卻忽然。

李敢的眼睛裡再次浮現出那本“烹妖錄”來。

【野豬妖】

【等級:半妖】

【烹食方法:新手篇】

步驟一:取五十斤豬妖肉;

步驟二:捶打一萬次,肉爛為止;

步驟三:剁一萬五千次,成肉碎為止;

步驟四:擀五千次,不見任何肉粒為止;

步驟五:製成肉餅或肉丸(可隨宿主喜好自行決定)。

步驟六:中火烹煮十二個時辰。

【說明:以上所有步驟,在十八個時辰內完成,效果最佳】

【評價:對普通人頗有健體強身之效,可助武者開竅】

李敢將一行行文字看得分明,毫無疑問是烹製這頭豬妖的方法,而且是為他這個武道菜雞量身打造的!

“妖怪,真得可以吃?”

李敢腦海中猛地浮現出趙伯的嚴厲告誡。

一般人肯定不能相信這種未經驗證的無稽之談。

但李敢不是一般人,他是一個穿越者!

“作為穿越者,連穿越附贈的金手指都不相信,那還玩個屁,大不了就是重開!”

極短暫的猶豫之後,李敢就做出決定,選擇相信烹妖錄!

現在,便是踐行的時刻!

東淮府有數百萬人口,卻隻設置了兩百多座焚妖爐。

為了就近處置妖怪屍體,焚妖爐都是設置在東淮府各處的衛所附近的。

又因為焚妖爐附近總是有可怖的妖氣和煤灰霧氣瀰漫,尋常人根本不會接近焚妖爐方圓五裡之內。

就是運送妖怪屍體的士兵,也都是將妖怪屍體留下,就匆匆離去。

所以,焚妖監的監卒也冇有食堂一說,都是自備鍋具等等廚具。

所以,李敢手頭鍋碗瓢盆都有。

豬妖皮糙肉厚,若是一般刀具還真得很難砍動。

但對於焚妖監專門用來砍切妖怪屍體的大斧來說,實在輕而易舉。

李敢當即砍下一條豬妖後腿,就連豬妖的骨頭也是一斧頭就斬斷。

“好斧頭!”李敢驚歎。

斬妖斧,大概是各處焚妖爐標配的最珍貴的寶物了,不下於那些兵武院弟子手中的特製兵器。

剔肉去骨,也是一氣嗬成。

“去除骨頭之後,差不多能有五十斤。”

李敢看著眼前這一大塊精瘦的豬妖肉,呈現出詭異的淡紫色。

妖氣散發出來,讓李敢感到一些不適,但還能支撐。

李敢將豬妖肉放到石桌上。

“步驟二,捶打一萬次……”

李敢手頭並冇有錘子,便舉起大斧,鈍頭的一邊正好當錘子。

“啪!”

一斧子下去,李敢雙手震得生疼,斧頭都差點飛出去!

“好強的韌性!”

李敢嘖嘖稱奇。

“再來!”

李敢不敢大意。

雙手握緊斧柄。

“砰!”

“砰!”

李敢錘得小心翼翼,同時心中默默計數。

“我這副身軀,體格還算不錯。”

五百次錘打之後,李敢仍冇有感覺到胳膊有多累。

這體質,比前世不知強了多少。

三千次的時候。

李敢終於感到吃力,但還能堅持。

五千次的時候,就是李敢的極限了,不得不停下稍作休息。

“錘一萬次,真不是一般人可以一次做到的啊……”

半刻鐘後。

李敢再次掄起斧頭,呼呼錘肉。

八千次時。

雙臂顫抖得厲害。

“這點苦都吃不了,還練什麼磐石功!”

李敢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一道身影。

正是他今世的父親,曾經教導他磐石功時,那副嚴厲的模樣。

磐石功是一門打熬身體的功法,最講究不斷突破身體的極限,在極限中激發身體潛能。

奈何儘管李敢亡父對兒子期許甚多,可兒子的確不是練武的材料。

後來,這種嚴厲的督促便越來越少了。

李敢恍然驚醒。

“我還能繼續!”

大斧如山一樣沉重,李敢卻咬牙堅持,汗水已經將短衫浸得濕透。

“九千九百九十七……”

“九千九百九十八……”

“九千九百九十九……”

“第一萬次!”

李敢雙手一鬆,斧頭“嘭”地跌落。

李敢渾身一軟像爛泥一樣癱倒在地,隻覺魂都要飛遠了,腦子裡一片空白。

【宿主完成一萬次捶打,完成度評價:5分,轉化成磐石功熟練度: 5】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李敢眼皮一抖。

這聲音是直接從靈魂裡傳出來的,是他自己的聲音。

與此同時,一股暖流遊遍李敢全身。

“我的力量恢複了一些,是因為磐石功熟練度增長了嗎?”

李敢原本磐石功的熟練度隻有56,增加5點看似不多,卻是直接增長了近一成!

李敢越想越是十分篤定起來。

頓時一喜!

“我這副不適合練武的破爛體質,終於有救了!”

李敢一個翻身便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