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敢第一次麵對活著的妖怪。

腦中當即被恐怖和恐懼所占滿,都是今世殘留記憶的影響。

“可惡!”

李敢一咬舌尖,疼痛將恐懼暫時驅散,伸手就抓起斬妖大斧,直視妖蟒的獨眼。

妖蟒緩緩扭動著身子,妖異的暗紫色眸子異常冰冷。

氣氛一時冷寂。

隻剩鍋裡烹煮著的豬妖肉,咕嘟嘟響著。

妖蟒的獨眼從李敢身上移開,鎖定在那一鍋豬妖肉上,伸出蛇信嗅探。

下一刻,妖蟒扭動著身體,就向豬妖肉遊去。

“呔,妖蟒!竟敢覬覦小爺的大餐!”

李敢一聲嗬斥,前麵損失了許多豬妖肉,他已經十分心疼了。

僅剩的這一鍋豬妖肉是絕對不可能放手的,這可都是他辛苦勞動的果實。

命可丟,美食不可棄!

哪怕麵對的是活的妖怪!

“呼哧!”

妖蟒無視李敢的恫嚇,反而加速遊向那一鍋豬妖肉。

“好膽!”

李敢手中一緊,抓著斬妖大斧就向妖蟒一斧頭追砍過去。

不是李敢魯莽。

妖蟒受傷極重倒也罷了。

此刻的妖蟒,分明在吸收焚妖爐散發的妖氣,恢複著元氣。

才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它已經可以動彈。

要是再讓它吃到了豬妖肉……那還得了?

李敢知道自己很弱。

現在不下手,等會兒就更冇有活命的機會了!

“去死!”

李敢心中緊張,但是對如今的一身蠻力還是頗有自信的。

既有開竅境達成的雙臂兩千斤力量,還有磐石功第一層千斤之力的加持。

李敢敢說自己的雙臂足有三千斤力量往上。

頂得上好幾個大力士!

李敢雙腳發力下,一蹬就躥了出去,速度極快。

幾乎是飛一樣的感覺!

“呼呼!”巨斧攜風。

“哧哧!”妖蟒吐著信子,昂起猙獰鋥亮的腦門。

“哢!”一張口。

“危險!”

幾乎下意識間,李敢忙一蹬腳,來了個驢打滾,頓時滾成了一個黑人。

也在這時。

“哢!”

一道紫色電光,從李敢剛剛立足之地劈下,激起一圈電芒,地麵瞬間土崩瓦解,陷出好大一個坑洞來。

“好險!”李敢惡生冷汗,若是慢上半分,這會兒大概已經被劈死了!

“這就是妖術!”李敢皺眉,對此倒並不算陌生。

記憶裡多得是關於妖術“可怕”、“恐怖”的印象。

甚至,李敢曾親眼見過混進東淮府城的妖怪,以妖術當街殺人。

妖術奇詭,不能力敵。

至少以李敢目前的境界,是做不到的。

話是如此,李敢卻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冇有太大的恐懼了。

反而更多的是——興奮!

李敢拳頭微微顫抖,血液激盪,這是一種渴望。

渴望戰鬥,渴望殺妖!

當今人類,但凡稍有理想之人,無不如此。

李敢,一個熱血青年,心中勇氣頓生!

“這就是你全部的本事了嗎?區區一個快死的妖怪,我怕你個錘子!”

李敢嘲諷著妖蟒,更觀察著妖蟒。

很顯然,在妖蟒發出這一道妖術雷電之後,變得更加虛弱了。

李敢不知道妖蟒是如何裝死逃過殺它之人的查探的,但妖蟒身上的傷是貨真價實的。

妖蟒顯然也意識到自己的境況不妙,再不管李敢,奮力向豬妖肉遊去。

“這麼無視我?”

李敢笑了,這妖蟒全然不顧他的存在,留出好大一個背後。

“給爺死!”

李敢縱然冇什麼戰鬥經驗,這種時機卻還是知道把握的。

他的雙腿、雙臂,積聚著前所未達到的最強力量。

甚至丹田氣團之中,也吐出絲絲量灌注到四肢之中。

力量在增加。

斧柄幾乎要被抓裂開來。

一動!

李敢化作一道黑影就躥了出去!

速度更快了。

“呼!”

一斧攔腰斬下。

這好大一個目標,根本不需要什麼準頭。

雙臂自然舞動,力量揮灑,酣暢淋漓!

就見到。

偌大的蟒軀,霎時一分為二,斷成了兩截。

妖蟒昂著的上半身跌落在地,口中噴出大片妖血,雙目依然盯著那鍋豬妖肉。

李敢停在妖蟒一丈外,血脈還冇有止住噴張,有力地鼓動著。

一如李敢此時的心緒,頗有幾分激動。

“我也能殺妖了,雖然隻是一頭瀕死的妖怪。”

殺妖是一件值得紀唸的事情,在凡人家,甚至會專門設席慶祝,大肆宣揚,鄰裡也會到場大加讚譽。

李敢無需什麼紀念儀式,這隻是一個開始。

“這蟒妖倒是個吃貨,不過很快就會進我的肚子了。”轉身再看那妖蟒,李敢勾起嘴角。

緊接著,一伸手觸碰到妖蟒半截屍體上。

【蟒妖】

【境界:半妖】

【烹食方法一:新手篇】

步驟一:取蟒心、蛇膽;

步驟二:與一百斤烈酒混合浸泡,密封;

步驟三:烈火烹煮六個時辰;

步驟四:去蓋,繼續中火烹製六個時辰。

【說明:成品一氣服用,效果最佳】

【評價:對普通人有洗髓換血之效】

【烹食方法二:新手篇】

步驟一:取五十斤蟒妖肉;

步驟二:剁一萬次;

步驟三:以烹製蛇羹之法,中火連續烹製六個時辰;

【評價:對普通人頗有健體強身之效】

“竟然還分兩種烹製方法,有點意思!”

李敢取來水缸。

小心翼翼劃開蟒妖屍體,找到蟒妖拳頭大小的心臟和蛇膽,二者都散發出濃得化不開的強烈妖氣。

生吞這玩意兒,必死無疑!

“這兩個東西大概是蟒妖體內妖氣最盛的玩意兒,真可以吃?”

李敢甚至不敢將這兩件東西抓在手裡,妖氣已經開始侵蝕他的身體,忙將蟒心和蛇膽放進水缸裡。

“烈酒……”

烈酒是稀罕物品,因為釀酒需要糧食,大周最缺的就是糧食。

偏偏焚妖監裡並不缺烈酒。

焚妖監監卒日常除了用烈酒來麻醉自己,也冇有其他放鬆的方法。

比如李敢的亡父,還有趙六二人,甚至兩人的父輩、爺爺輩,專門在院子裡挖了一個酒窖來藏酒。

李敢進到酒窖之中,見到一個個酒罈摞在一起,都嚴嚴實實地封著口。

二位雖然藏酒,卻並不捨得多喝。

這許多年下來,倒是藏了不少,好幾十壇酒少說也有千斤。

李敢取出幾壇酒,一股腦倒進水缸裡。

至於密封就更簡單了,現成的蟒皮再合適不過。

剝下來的蟒肉,也正好可以拿來進行蛇羹的烹製。

用了不到半個時辰,李敢就完成了【烹食方法一】的要求。

緊接著便是生火架鍋。

李敢已經輕車熟路。

因為要求是烈火,李敢更不能大意,便時刻不停往火中添煤炭。

“奇怪。”

李敢原本還擔心水缸會在烈火中爆開,隻是手頭冇有其他適合鍋具,隻能破罐子破摔。

然而烈火燒了半個時辰之後。

水缸不僅冇有爆開,甚至入手有些冰涼。

“想不通……”

李敢連連搖頭,這世界還不是他目前可以完全理解的,妖怪的事更是如此。

焚妖爐裡冒著黑煙,“刺啦啦”焚燒著豬妖肉和妖骨。

李敢則另開著爐灶,美滋滋等待著最終的美味成果。

李敢堅定地奉行著“飯要一口一口吃”,“絕不能吃著碗裡望著鍋裡”的原則,專心烹煮著妖怪大餐。

動不動六個時辰的烹飪時間,看上去很長,但過去得也很快。

“時間差不多到了!”

李敢一刻不曾鬆懈,全神灌注地盯著水缸,添著柴火。

這會兒,水缸上終於發生了一些變化。

冇有變熱,反而變得更冷了,甚至水缸表麵還結上了一層冰霜!

李敢揭開水缸上的蟒皮。

一道紫氣瞬間衝出,又立刻消散,頓時整個院子裡都瀰漫著濃烈酒氣,還夾雜著些許腥氣。

“妖氣被酒氣帶走了……”

李敢驚訝之餘,忙看向水缸裡。

一團漆黑。

濃稠得像芝麻糊一樣。

裡麵卻有一片片閃亮之物在翻滾,竟是一粒粒冰晶!

“這還隻是半成品而已。”

李敢眼睛一亮,更加期待起成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