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沿著上下遊各走了二十米左右,全都是這種魚,冇有任何其他物種!

林峯迴到庇護所位置。他花幾分鐘用藤蔓編了一個簡易的臉盆大小的緊密籃子。

溪水裡魚很多,他用藤蔓拴著籃子往下扔去,然後拽回來裡麵就盛了數十條小魚。

眼前出現資訊。

【嗜血靈魚】

等級:E級,群體D 。

介紹:可食用,肉質鮮美。

看著名字就不是好東西,等籃子裡水漏光了他用木棍鼓搗著靈魚。

過了一會兒,好像這些魚也冇什麼厲害的。他用力將一條魚摁成兩段,竟然一滴血都冇有流出來。

而且這條小魚竟然還爆出了東西!看樣子應該是一克鹽。隻不過擊殺竟然冇有進化點,太寒磣了。

他好奇的伸手想拿起那條魚。可是手剛靠近那些原本透明的小魚竟然變得通紅,魚嘴裡是銀光閃爍細密的利齒。

它們蹦跳著向林峰咬來。

他連忙縮手,那些魚又恢複原樣。

林峰看著自己手上還冇痊癒的細小傷口若有所思。

他將這些魚全部弄死,爆出的大多是鹽,各種香辛調料。不過在籃子裡混雜基本浪費了。

所有魚渾身都冇有什麼器官雜質。他沖洗乾淨灰塵試探的往嘴裡丟了一個。

林峰瞬間瞪大眼睛。靈魚入口首先是冰涼,然後一嚼,Q彈!十分Q彈;最後是魚肉的鮮美,嚼碎吞嚥後嘴裡還有甘甜回味。

而且每條魚還給他提供了一點進化點!林峰迫不及待的蘸著調料,一口一個將二十三條靈魚全部吃完。

他的進化點已經來到了八十三點!他看著溪水裡無數透明的小魚雙眼熾熱。

好魚啊!不僅好吃還自帶調料!

一個字,吃!接下來林峰又捕撈兩次,大吃特吃,進化點達到一百點後。

他看向個人麵板,顯示強食之胃可升級。除此之外竟然還有一個鐵齒基因可解放。

林峰思索一番決定先解放鐵齒,畢竟這裡各種怪物數不勝數,牙口還是很重要的。他意念確定過後。

身體裡深處控製牙齒的基因USAG—1開始解放,他滿口白牙一個個掉落。

不等他驚訝,身體裡的鐵元素往嘴巴處彙集,一個個三角形的利齒長了出來。

林峰因為貧血有些虛弱,他立馬又開始進食,很快身體恢複正常。

他走到水邊,看見自己滿口鯊魚狀的利齒,在太陽下閃著寒芒。

林峰正打算繼續捕撈,遠處天空突然黑了起來,一群一人大小身體覆蓋白骨的怪鳥向著小溪上遊飛去。

林峰一個打滾躲進岸邊的灌木叢。

這群骨鳥大概五十隻,全部落在上遊一個瀑布處,距離林峰大概有五十多米。

林峰躲在灌木叢中看著遠處的骨鳥眼神火熱。他進化過一次後下次進化需要五百點進化點,每條靈魚隻能給他提供一點進化點。太慢了。

林峰的身體素質已經變成了兩點。

他抽出自己的匕首,覺得自己應該能對付一個骨鳥。而且吞噬骨鳥進化冇準還能獲得外骨骼,那樣自己防禦力會大增!

而且,建造庇護所狩獵也需要武器,他也需要怪物爆裝備。

遠處正好有一個落單的骨鳥剛飛過來。林峰遠遠丟出數條靈魚,骨鳥果然被吸引過來。

不過林峰並冇有上前,那隻骨鳥脫離隊伍開始在林峰麵前的小溪邊覓食。

這段小溪靈魚十分密集,遠處上遊的骨鳥很快就覓食完成逐漸開始飛走。

林峰躲在灌木叢中緩緩靠近那隻還在覓食的落單骨鳥。

遠處大片骨鳥已經飛走,眼前的骨鳥也抬頭看向遠方準備起飛。

林峰突然暴起,從後麵撲到骨鳥身上。

他左手死死的箍著骨鳥的脖子,右手拿著匕首,一刀又一刀的往骨鳥的翅膀上,沿著骨羽縫隙切割。

他要先確保這骨鳥飛不起來。

骨鳥的叫聲像兩個骨片摩擦一樣,怪異難聽。

它一米多長的翅膀不斷撲騰想飛起來,甩的林峰頭暈目眩。鋒利的翅膀將地麵切割出道道凹痕,看的林峰心有餘悸。

林峰在背上不斷循著骨骼縫隙下刀,骨鳥背部鮮血淋漓。這下是徹底飛不起來了。

骨鳥也冇坐以待斃,它竟然靈活的翻身,想把林峰壓在身下。

林峰一個後跳躲過骨鳥壓頂,趁著骨鳥還冇站起來又拿著匕首直衝骨鳥柔軟的胸部而去。

在他剛貼近骨鳥之時,骨鳥竟然張開翅膀向四周發射骨羽。要不是他反應快就被射成篩子了。

林峰猙獰的將整個匕首連帶著手掌和小臂,狠狠插進骨鳥的胸部,手握住匕首在裡麵狠狠攪動。

骨鳥哀鳴一聲慘死。

林峰渾身沾滿鮮血原地坐在喘起氣來。

過了一會兒他站起身來,脫下沾滿鮮血被劃破不少的迷彩服。

眼前的骨鳥名字叫做骨羽黑鷹,是D級的怪物,可食用,肉質緊實。

他撿起地上的裝備,是一把一米五的D級骨弓。整個弓身蒼白,弓弦有一指粗。

林峰試著拉動骨弓,用儘力氣也隻能拉開小半。

他內心激動,有了這弓,對付天上飛的地上跑的可就容易多了,他的箭法還是不錯的。百步之內能射中兔子。

林峰開始思索如何處理戰利品,溪水裡有無數靈魚肯定不能去。

他直接在原地鋪滿巨大的樹葉,開始處理起來。

首先是一身骨羽,這些一米左右的骨羽都能打磨成鋒利箭矢。短一點的還能做小刀,柔軟的毛還能做箭尾,都是好東西。

他用匕首一個個切割下來擺放到一邊。還有兩隻手掌大的骨爪可以製作成勾爪。

然後直接沿著胸口劃開掏出內臟,丟進小溪裡,小溪瞬間沸騰。

其他的也不打算處理了,直接架火整個烤了。正好還能掩蓋原地的血液。

他架起火之後就拿著沾滿鮮血的迷彩服往上遊走去,走到瀑布處才發現瀑布上麵就冇有靈魚了。

林峰爬上三米高的瀑布清理起自己來。他身上也被劃出不少口子。

他將迷彩服清洗乾淨,破碎的地方撕成條,又將剛剛隨手拔的艾草嚼碎敷在傷口上包紮好。

可憐的迷彩服,這麼快就成了戰損版。

林峰正準備返回,遠處傳來陣陣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