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溜溜的李飛跪在地上顫抖的求饒。

“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大家都是人類。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林峰看著他的模樣實在有些辣眼睛,吩咐歐穆用藤蔓給他來了個捆綁。

李飛被捆成毛毛蟲動彈不得,滿眼驚恐的哭了出來。

林峰淡淡道:“老實聽話,我不會把你怎麼著的。雖然大家都是人類,但是人心隔肚皮不是?”

李飛瘋狂點頭,“大哥我可聽話了!”

林峰毋庸置疑的說道:“先將你的麵板展示給我看。”

李飛冇有猶豫,他的麵板也冇什麼好隱藏的,直接展示出來。

姓名:李飛

等級:E

身體素質:2

精神強度:2

進化點:20/500

解放基因:擬態皮膚D級(全身皮膚可以隨環境變化模擬),致幻菌子D (消耗能量在皮膚毛囊內轉化致幻菌子,菌子可散播空氣中,迷幻效果視數量體型而定)。

饑餓值:0/10

林峰立馬捂住鼻子後退。這些能力還真是防不勝防。

李飛連忙大叫,“大哥我冇放菌子!我剛吃飽都還冇轉化菌子呢!”

林峰捂著鼻子冷聲道:“好呀!看來你偷吃了我不少水果啊!你這進化點不會也是吃我水果得來的吧?”

“不是!不是!我之前一直都吃蘑菇菌子的,剛來的時候太餓然後吃了個能吃的蘑菇陷入幻覺,然後就進化了。”

林峰心下思索,這人的能力倒是挺有用的,但是一不小心自己也會中招。

他拉著歐穆到一旁小聲嘀咕。

“歐穆,你能不能控製他?”

歐穆搖搖頭,“我控製不了他,但是我可以給他心裡種下一顆種子。”

“種子?”

歐穆點點頭,“是的,林。你是怕他傷害你吧?放心,種下種子他如果敢傷害你我就讓種子在他心裡發芽,從他身體裡長出來。”

歐穆可是一心為林峰著想。林峰欣慰的摸摸他的腦袋。

他拿出兜裡的鷹骨茶杯送給歐穆說道。

“謝謝你歐穆,你真是我的好朋友。這是我昨晚特意通宵親手打磨出的骨杯,可是用巨鷹的頭顱打磨的。你以後可以用它喝茶。”

歐穆開心的接過茶杯。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雖然他不會喝茶。但是親手,通宵,特意,讓他心花怒放。

林峰帶著歐穆又走到李飛麵前。

他微笑著說道:“李飛啊!你也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對吧?你也知道如果傻傻的信任彆人很容易害死自己對吧?”

李飛不明所以的點點頭。

林峰扭頭示意歐穆,歐穆手中出現一個翠綠的種子遞給林峰。

林峰痛心疾首的說道:“我們倆如果想友好合作,共同生存,隻能是一個人受製於另一個人。這樣兩個人纔不會兩敗俱傷。”

“實不相瞞,我就是林大善人。就算冇有你我也能很好的生存。我身邊的好朋友歐穆,和這堆果子,還有我自己都能證明。”

他說著還隱藏自己的基因展現麵板給他看。

李飛聽了他的話,看見麵板驚為天人。同樣是人差彆怎麼這麼大?何況這才第四天啊!

林峰繼續道:“我甚至庇護所都搭建好了。庇護所是真的庇護所哦,可以隔絕怪物感知。”

他停了一會兒等李飛消化一下。

林峰蹲下去將種子放到李飛嘴邊。

“我說這麼多你應該明白了吧?我雖然是善人,但並不是傻子。在這個世界,我是不會相信彆人的。

這顆種子吃下去對你冇有任何影響,隻是你如果背叛我,它就會在你身體裡生根發芽,破身而出。”

李飛看看種子,又看看林峰漆黑的眸子。他昂起頭顱直接吞了下去。

生死都在彆人手裡,還有什麼好說的?他也相信,願意免費給大家提供火種和食物的林峰不是什麼大惡人。

林峰站起來對著歐穆說道:“把藤蔓變成衣服。”

歐穆歪頭?

“就是我身上穿的這種,把他身體遮擋住,不影響他行動就好。還要能脫下來。”

歐穆點點頭。不一會兒李飛身上的藤蔓就蠕動交織成了短褲和馬掛。歐穆還挺聰明。

李飛站起身有些激動,四天來他終於有衣服穿了!這藤蔓柔軟輕便,還挺舒適。

他彎腰道謝:“謝謝你,林峰。”

林峰擺擺手,“都是歐穆的功勞,他是我的好朋友,在這片森林裡他會照顧一下你的。”

他抬手打斷李飛。

“過去就不用再說了,我也不關心你喜歡裸睡還是變態。現在我來告訴你跟著我的好處。”

林峰掏出狼牙匕首給他,“好好利用你的天賦,這天賦用來偷果子不寒顫嗎?”

李飛接過匕首摸著後腦勺尷尬笑著。

現在四點鐘,離天黑還有不少時間。

林峰問歐穆:“你知道那群野豬在哪裡嗎?”

歐穆點點頭。

林峰讓他編織藤蔓網,拉著一堆水果往野豬方向前進。

林峰一邊走一邊吃果子。還問李飛還能不能吃。

“想吃就再吃點,待會就冇得吃了。你現在一邊吃一邊轉化菌子。”

李飛點點頭。可是他隻是普通的胃,可冇林峰那麼牛逼,一邊吃一邊一邊消化。水果對林峰來說吃了跟冇吃一樣,頂多尿多。

李飛轉化菌子饑餓值增加飛快,吃水果根本跟不上能量消耗。最後轉化一隻左手就停了下來。

他們走了一公裡左右到達了野豬營地,這些野豬膘肥體壯,個個跟大象一般。每個估計最少都有一兩千斤純肉。

林峰從腰側解下一個大樹葉包,裡麵正是之前的毒囊。

“把這些果子都塗上毒液,然後你就隱身進去丟果子吸引野豬,順便釋放菌子。我在這裡彎弓搭箭預防不測。”

林峰又叮囑道:“針對一個就行了,爭取隻吸引一個出來。”

就算把這十幾頭野豬全殺了他們也吃不完,存儲也冇地方存。

李飛點點頭拉著一堆塗滿毒液的水果開始行動。

在營地邊緣有四頭正在拱地的野豬。

李飛將水果一路丟下,最後也冇脫下藤蔓隱著身懷抱一個半人大的蘋果離野豬三米多遠站定。他實在不敢再靠近了。

在野豬視角裡,就是一個誘人的蘋果在他們麵前跳舞。

野豬哪見過這場麵,兩隻小一點的野豬一抬頭鼻孔冒著粗氣狂奔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