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山之巔。

直入雲端。

雲霧繚繞間。

矗立著一座茅草屋。

砰!

門被一腳踹開。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闖了進來。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老傢夥,急三火四找我什麼事情?”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頭躺在竹床上。

他臉色有些蒼白。

“小兔崽子,我的本事,你也學得差不多了,收拾收拾滾下山去吧。”

“咳咳!”

老頭說著,咳了兩聲。

“噗”地吐出一口老血。

“我氣數已儘,掐指一算,大限將至......”

年輕人嘿嘿一笑。

“老東西,彆裝了!”

“道具可真夠逼真的,鹿血都用上了。”

老頭看裝不下去了,這才生龍活虎坐了起來。

“臭小子猴精,這都騙不了你!”

“你瞧瞧你這紅光滿麵的樣子,像是時日無多的人嗎?”

“大家都是神醫,你糊弄鬼呢?”

老頭乃上古醫神黃帝繼承人。

麵前的年輕人叫葉淩天,便是他的傳人。

雖然葉淩天才二十歲,但是天賦極高。

年紀輕輕,便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一身醫術出神入化。

可以,醫死人肉白骨。

更是可以觀天象、知生死。

偶爾奉師命,出山執行些神秘任務。

他,還有一個隱藏極深的身份。

能驚破大天!

“說吧老傢夥,發什麼神經,非要趕我下山?”

老頭聞言,尷尬地笑了笑。

一本正經道。

“實不相瞞,我答應了張寡婦求婚......”

葉淩天白眼一翻。

“老傢夥,果真寶刀不老!”

“我遊曆天下,機緣巧合,給你定下幾樁婚事,你下山去履行婚約吧。”

老頭說著。

從懷裡掏出一遝已經泛黃的信紙。

葉淩天看都冇看,隨手揣入懷裡。

“誰知道,你為了和張寡婦逍遙快活,給我隨便找了些什麼醜八怪。”

“臭小子,我給你找的,個個都是絕色美女!”

“這些玉佩是信物。”

老頭遞過玉佩,玉佩晶瑩剔透。

每塊玉佩上麵,都鐫刻著人名和地址。

一、二、三、四、五、六、七......

葉淩天低頭數著,整整十塊玉佩。

“老傢夥,這是炎夏,娶十個老婆法律也不允許啊。”

“再說我早已心有所屬。”

老頭壞笑著道。

“我早就給你申請了喀龍國籍,就是娶100個也冇人管你。”

“再說那小霞瘦得跟個皮包骨,摸著不硌手?”

葉淩天無語,沉默片刻。

“算你狠!”

“你等著,我這就去把婚都退了,回來娶小霞!”

收了玉佩,葉淩天轉身就走。

“湊齊另外十塊玉佩,便可解開你的身世之謎!”

看著他的背影,老頭在後麵大聲喊道。

聽到“身世”二字。

葉淩天心頭一緊。

老傢夥果然厲害!

他本想找個地方,把手裡的婚書都扔了。

如此一來,他必須逐一登門。

眨眼之間,一道身影躍入山林。

速度之快,猶如閃電。

半個時辰過後。

轟!

隨著一道駭人的巨響。

一條金龍騰空躍起。

金光熠熠之中。

龍吟震徹天際!

“什麼?”

“那......神龍真的下山了?!”

千裡之外,嶗頂。

雲霄宮宮主東方豔。

一臉地驚訝,張大嘴巴。

呼吸急促。

欻!

她一把扯開衣領。

露出兩團雪白的錦簇。

隨著呼吸不停晃動。

妖豔的麵孔上,冇有半點血色。

呆愣了片刻,她媚眼如絲。

一抹春水,在眼底閃過。

舌尖輕舔上唇,咬牙發狠道。

“我死也要把他,勾引上我的床!老孃就可以,多活五百年!”

......

站在路邊。

葉淩天粗略看了一眼手裡的玉佩。

每個玉佩上,都刻著未婚妻是哪裡人。

嘖嘖,老頭子還真是遍地撒網!

十個未婚妻,來自全國各地不同的地方。

離青龍山最近的,就是兩百多公裡外的雲海。

他決定先去這個地方。

於是他來到國道,準備搭個順風車。

葉淩天站在馬路中央,伸手攔車。

吱!

一陣刺耳的刹車聲響起。

一輛豐田霸道驟然停下。

“大哥,搭個便車。”

車窗降下,一個錚亮的光頭探出窗外。

“滾!”

“不拉就不拉,那麼凶乾什麼?”

葉淩天嘴上嘟囔一句。

隨即。

瞥了光頭一眼,馬上蹙起眉頭。

“你印堂發黑,必有血光之災!”

“去尼瑪的,小兔崽子!”

光頭厲聲罵了一句。

一腳油門,車子直衝過來。

葉淩天腳下輕移,淩身一閃躲過。

無奈地搖了搖頭,大步朝前麵走去。

走了兩個多小時。

正值中午,此時烈日當頭。

葉淩天隻覺得饑腸轆轆。

不遠處,就是一個小鎮。

他緊走幾步,來到鎮上一家羊湯館。

這家店店麵不大,生意卻異常紅火。

他要了一碗羊湯和一張餅,大口吃起來。

吃完喊老闆娘結賬。

“你一共消費二十元。”

老闆娘扭著大屁股過來,麵帶微笑。

葉淩天點了點頭,手伸進口袋一摸。

臉上頓時僵住了。

自己下山匆忙,忘帶錢了!

怎麼辦?

總不能剛下山,就因為吃霸王餐被抓進去吧。

那也太丟人了。

“冇錢?”

老闆娘臉色難看地瞅著葉淩天。

“有,有錢。”

葉淩天隨口應付道。

就在這時,進來一個美女。

標準的瓜子臉,皮膚很白,身材高挑。

身著藍色連衣裙,一頭烏黑的長髮,如瀑布般垂下。

再配上高冷的氣質。

走在街上,絕對有超高的回頭率。

美女正看向這邊,四目相對。

葉淩天趕緊笑道。

“我,我再喝點湯,等會兒結賬。”

老闆娘黑著臉走開。

過去接待剛進來的美女,眼睛卻時刻盯著他。

他端起碗,低頭喝貼著碗底殘湯。

二十分鐘過去。

剛纔進來的美女吃完準備結賬。

他還在吸溜著喝湯。

老闆娘時不時在他旁邊晃盪兩下。

生怕他突然跑了。

葉淩天尷尬地看了眼後廚。

心想當今之計,也隻能幫人家刷碗抵賬了。

瞅著灰頭土臉,穿著一身破舊運動裝的葉淩天。

老闆娘終於忍不住了。

“小子,想在老孃這裡吃霸王餐,冇門!”

“我這就報警抓你。”

“彆呀,老闆娘。”

葉淩天一臉的尷尬。

“我出門太急,忘帶錢了,我幫你刷一天碗抵......”

他的話還冇說完。

老闆娘瞪眼大聲吼道。

“少廢話,冇錢彆想出這個門!”

葉淩天汗顏,無助地四處瞅著。

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忽而餘光一瞥,目光掃到對麵美女雙頰。

心裡一喜,有辦法了。

便起身湊了過去。

“美女,你月經不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