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是,坐在裴芸芊後麵的男生就有些不知所措:什麼鬼我和這個男生很配謝年又是誰女生的友誼也真的是奇奇怪怪。唉,女生的世界我不懂。

“喂,聽我說兩句行不行。男生急躁地拍著桌子,“我叫柯文軒”

“柯文軒”“對啊,咋了”

“姐妹,我懷疑他爸喜歡時代少年團。啊”

兩個女生又一齊指著這個叫“柯文軒”的男生的臉說:“磕文軒”

“所以說你也喜歡TNT"

“嗯嗯嗯我是爆米花我磕文軒和祺鑫”

“啊啊啊啊

我也是”

柯文軒:"這些奇奇怪怪的女生"

“兄弟,你叫什麼”柯文軒推了推他的帥哥同桌

“盛景.”

這時,教室的門被再次推開。教室頓時鴉雀無聲。是六班的班主任,在全年級有名的超級女魔頭--孟晚意。其實名字還挺好聽的,今年剛滿40歲,脾氣卻是嚴厲得可怕

“坐在第四桌的那個穿白T的女生,過來幫我發一下新書和入學分班考的試卷。”班主任推了推眼鏡,指了一下謝年。

謝年愣了一下,說:“啊”“對,就是你。

謝年撓了撓頭,抿著唇,小短腿一蹦一蹦地連跑帶跳地到班主任跟前,轉身發好一疊又疊新書。

忙碌中,謝年冇有看見盛景唇邊輕微上揚的溫柔。

班主任不知道要去乾嘛,但是出去前,她是看到了盛景的目光和他能讓人融化的淺笑。

新書發完了,謝年根據桌角貼的名字--發試卷。隻是有幾個桌子上的紙已經掉落到不知道哪個角落了。謝年隻好當著全班同學的麵大聲地報試捲上的名字,讓聽到自己名字的同學李人上來認領

“白相宜”

“白相宜”

“白相宜是哪個小仙女,上來領一下試卷唄。”上來的是一個挺漂亮的女生,但和謝年又是完全不一樣的美。白相宜的美裡有一

些成熟,又給人要保護的**。又好像,刻意的柔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謝年冇有想太多。

“謝謝。”

謝年看著她坐回了位置,在柯文軒的右邊,靠窗.

謝年想起自己還有任務在身,於是繼續報名字.

“盛景”

“盛景是哪個靚仔啊快點上來把試卷給領了.

“靚仔“靚仔”“冇來”

終於,教室的C位傳來一個低沉溫潤,富有磁性的聲音--“我在”

頓時,空氣一下子安靜了

原來,他就是盛景。謝年的心也彷彿在這一瞬停止了跳動。真又一遍。盛世美景,對於謝年而言,就是了,盛景,謝年在心裡默唸著這個名字.

隻是她似乎忘了,她此時正處在一個社死的狀態裡。

“謝謝”盛景接過本子,手與手之間的觸碰讓謝年的臉頓時紅得不行。不過在旁人看來,應該是尷尬了。“嗯”謝年的聲音低得隻有他們二人能聽到。

於是,盛景醉人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我不叫靚仔。”

氣氛尷尬到極點謝年冇說話。

但是這一次她看到了,盛景的那抹甜笑,略微勾起的唇角隻有她看到了,也隻有她能看到。

那,這算不算是,他們二人之間的秘密啊,謝年冇出息地略帶些期待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