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空調已經被調成最小的風速,整個機艙裡麵格外安靜,不一會就響起均勻的呼吸聲。

一天之後。

包機安穩的落在機場之上,幾位空姐在乘務長的帶領下,再次來到機艙裡麵。

乘務長快步走到葉軒麵前,她蹲在地上,語氣溫和又充滿了恭敬:

“葉先生,咱們這一次的目的地已經到達,現在可以下機了!”

跟在後麵的小空姐已經拿下了兩個人的行李,牢牢拉在身後,明顯是打算幫忙拿下飛機。

葉軒已經站起身來,他給小黑子繫好牽引繩,隨後看向一旁的柳瑩,笑著說道:

“走吧,我們下機。”

柳瑩輕笑著點點頭,她走到葉軒身邊,挽住他的手臂,一起朝著包機下麵走去。

乘務長帶著幾位空姐跟在後麵,恭敬的送著二人離開。

走下包機之後,葉軒直接接過空姐手上的行李箱,隨後在機組眾人的恭送之下,朝著機場出口而去。

因為有著小黑子的存在,頓時引起了不少乘客們的注意。

畢竟這麼大體型的狗子,再加上獒犬本來就長得威風凜凜。

小黑子這麼一出現,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通道內已經響起陣陣驚呼之聲。

這狗子,看起來真的是太震撼了!

饒是有著牽引繩的牽絆,仍然不影響小黑子的氣勢,足足有兩米多高!

一時間,反正過來的這些乘客們,下意識都朝著兩邊的方向走去。

更多的人則是直接調轉方向,隻希望可以遠離小黑子的身邊。

這樣的體型不隻是看起來唬人,光是想一想小黑子的咬合力,那些乘客們就覺得腰腿一陣痠軟,路都要走不成了。

這些乘客們儘量減小自己的存在感,不過他們看向葉軒的眼神,已經變得越發不對勁起來。

好傢夥,這一位到底是什麼人啊,居然還有這樣的狗子。

畢竟能過來這裡的人,也都不是什麼一般人,他們非常清楚,這一帶可是相當不太平。

附近的地盤早已經被割據,被不少地下勢力所占據,可以說是亂的不行。

現在這個敢在機場裡麵牽著這麼大的狗子,怕不是某個地下勢力的人!

有了這個想法,他們對於葉軒更加慎重,一個個都隻想遠遠躲過葉軒,生怕給自己招惹上了麻煩。

這附近的地下勢力可是強橫的很,要是一個不小心得罪了,恐怕小命都要不保了!

而此時的這一邊,不遠處,幾個青年正朝著前麵快步走著。

為首的青年走在最前麵,其他幾個青年自然是圍攏在他身邊,臉上都帶著諂媚的笑意。

他們的視線一個個都落在為首青年的身上,其中一個青年眼珠子一轉,諂笑著走到青年身邊,低聲詢問道:

“少爺,咱們一會直接回組裡麵嗎?還是您有什麼其他的想法?隻要您說出來,我們好儘量給您安排啊!”

為首青年聽著他的話,被他話裡話外的恭維所取悅,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笑容。

他垂下眸子想了想,看向說話的青年,直接出聲說道:

“直接回組有什麼意思?自然是要找一些好玩的體驗一下了!咱們現在這大好年紀,自然是要好好享受生活才行!

再說了,現在時間還早得很,有什麼好著急的?你們都跟我說說,這邊可有什麼有意思的地方?”

旁邊的幾位青年聞言頓時大腦轉了起來,他們仔細的想著,剛想出聲回答,下一刻,就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尖叫聲。

這忽然響起的聲音,一下子就打斷了幾人的思路,他們的臉上明顯露出厭煩的情緒。

“這什麼情況,在機場裡麵就這麼大吵大叫的,真是一點素質都冇有!”

一個青年低聲嘀咕了一聲,隨後幾個人的視線一起朝著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那邊傳來的尖叫聲,都是一些膽子比較小的乘客發出來的。

那些人的視線還落在小黑子的身上,隻是擔心惹惱了葉軒這位小黑子的主人,這才緊緊捂住自己的嘴,儘量讓自己降低存在感。

幾個青年這個時候也看到了威風凜凜的小黑子,看著忽然出現這樣一隻大狗,他們一個個都是愣在原地,隻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霧草,這是哪裡來的巨犬,這也太嚇人了吧!

他們的眼睛裡閃爍著滿滿的震撼,一時間,隻覺得整個人都有點麻了。

特麼的,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那個牽著大狗子的人,又是什麼人物?!

為首的青年也是被震驚到了,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看著身邊幾人突變的臉色,為首青年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眸子裡麵閃爍著異色。

這麼大的狗子,看來這一位,肯定也不是什麼一般人。

否則在這塊地麵上這麼招搖,可是有點不要命了。

為首青年這樣想著,他看向身邊的幾人,冷聲詢問了一句:

“那人你們認識嗎?可有印象?”

他的視線在葉軒帥氣的麵龐上,這個人不僅是長得還行,而且氣質也非常特殊,如果自己見到的話,確實是很難冇有印象。

但是這個人的臉,還真是……毫無印象。

旁邊的幾個青年也是眯著眼睛打量著葉軒,他們的思路不斷思慮著,隨後紛紛搖了搖頭:

“不認識,這張臉一點印象都冇有,想來不是什麼附近有名的人物。”

好歹他們也是在這裡混了這麼久的人,有名的那幾位自然是記得清清楚楚。

這個人的臉太生了!

其中一個青年想了想,對著為首的青年說道:

“可能是其他勢力的人吧,看著臉生的很,不知道是哪裡來的。”

為首青年聞言也是點點頭,他轉頭看了看身邊幾人,直接出聲說道:

“走吧,既然見到了也是緣分,你們跟我一起,過去認識一下!”

畢竟能牽著這種大狗子出行的人,想來也不是什麼普通人。

為首青年也是個愛交朋友的人,便想著過去認識一下,權當是交個朋友了。

後麵的幾個青年聽到他的話,頓時一愣,臉上明顯帶著一絲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