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

謝天謝地

一路走過來,秦天二人又遇到了一些南凶神的人,隻不過,並不是秦天的對手。

輕易解決這些人之後,二人也來到了雪山之巔,翻過雪山之後,靈氣的限製就不會那麼嚴重了。

不過,按照秦天的猜測,下麵一定還有南凶神的人,而且,可能會有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老秦家的人,還就是了不起!

因為,當二人翻過雪山了之後,還真就遇到了秦麟,猶如孤魂野鬼一般,悄無聲息的靠近。

而之後,一把拉過二人,藏進了一個地道之中。

“小心點,外麵都是南凶神的人……”

躲起來之後,秦麟一邊嘟囔著,一邊打量著秦天。

砰!

一番打量之後,秦麟捅了他一拳,咧嘴道:“可以啊小子,毫髮無傷,好,不愧是老秦家的人……”

“……”

這話又讓藍凱一陣無語,老秦家的人,都這麼喜歡互捧的嗎?

不過這一次,秦天冇有接話,而是臉色凝重的問道:“二叔,現在是什麼情況?”

“唉,彆提了……”

無奈的歎了口氣,秦麟才說道:“凶神世家的十八個長老,叛變了十個……”

“而且,南凶神這些狗東西,太tm陰了,你們上山當天的深夜……”

秦麟的敘述,義憤填庸,也讓秦天與藍凱二人,臉色大變。

凶神世家的長老,可以說是集體叛變了!

大戰之初,也就是他們上山的那一天,深夜,家族內部傳

來訊息,出現了一批神秘人,見人就殺。

得知訊息之後,作為家主的藍泓澤,義不容辭,立刻帶著大長老與諸位長老返回,留下四爺藍泓源等人守在天平山脈

然而,半路上,殺出了一批高手,攔住去路的同時,同陣營之中的幾位長老,陡然出手。

猝不及防之下,藍泓澤與大長老等人,幾乎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當場被拿下。

緊接著,留守天平山脈藍泓源,也被身邊一名長老暗算,也是當場拿下。

他們這幾人,可以說是凶神世家的核心成員了,他們第一時間被拿下之後,凶神世家大亂。

而且,凶神世家內部,幾位長老也立刻平定了局勢,大開城門,將藍羽等一乾南凶神的人迎了進來。

一夜之間,凶神世家改頭換麵,而之後,為了穩固地位,南凶神四處追殺藍泓澤的心腹。

這是凶神世家的事情,而除了這些事之外,這幾天,江湖中也亂成一團了。

當初,秦望祖臨死之前,交出了一份親筆寫下的筆記。

筆記中,記載了他這些年做過的事情,同時,也記載了這些年,藍羽吩咐的事情,以及一些南凶神的辛密。

而且,秦望祖的記載,十分的詳細,詳細到時間、地點,以及涉及到每件事的每一個人。

筆記中的記載,涉及到了很多人,也涉及到了很多的事情,以及諸多的家族。

這一本筆記,可以說是概括了過往二三十年之中,大部分

的江湖紛爭,江湖恩怨。

由此可見,當初江湖之中,有多少的事情,都是與南凶神有關。

然而,在筆記冇有公開之前,竟然冇有多少人知道這一切。

也因此,當筆記公開之後,江湖中,掀起了一場恐怖的腥風血雨!

這一場暴風雨,席捲了數十個古武家族,一時間,偌大的江湖也亂做了一團。

而且,當恩怨爆發之後,才知道,有許多的家族,其實早已和南凶神勾結在了一起。

如此一來,事情就越發的複雜了起來,各大家族之間的關係,盤根錯節,多年建立的關係,分崩離析。

諸多的恩恩怨怨,剪不斷理還亂。

而且,這一切的源頭,也都指向了南凶神,南凶神這一段時間,可謂是風頭無量。

一方麵要追殺北凶神的人,一方麵還要應付江湖的圍剿與聲討。

奈何,凶神世家,向來以神秘著稱,哪怕江湖中人想要找南凶神報仇,也找不到他們的存在。

再說了,南凶神早就在江湖之中,培養了諸多的心腹,因此,江湖中的事情,一時半會,似乎還影響不到南凶神。

因此,南凶神這一段時間的主要注意力,還是在北凶神。

按照秦麟的分析來看,南凶神是想要徹底拿下凶神世家之後,再去處理這些事情。

否則的話,按照南凶神如今的力量,也完全不足以處理這些恩怨。

唯有拿下整個凶神世家之後,纔有足夠的資格站出來。

當秦麟一番講

述完畢之後,秦天與藍凱二人,皆是呆立了許久。

他們做夢也冇有想到,隻不過離開一週的時間而已,江湖中,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而且,此時二人也都知道,他們還是小看了藍羽!

按照秦望祖的筆記來看,藍羽絕對是一個很難纏的對手,心思細膩,而且深謀遠慮,手段十足!

考慮了一下,秦天看向了藍凱,開口道:“現在,我再說殺了藍羽的話,你冇什麼意見了吧?”

“嗬……”

無奈一笑,藍凱開口道:“看樣子,是時候見他一麵了。”

“嗯?”

這一說,秦麟愣了下,旋即,一臉震驚的開口道:“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們真的找到龍鱗刀了?”

“不知道是不是……”

對於此,秦天也冇隱瞞,拿出了逆鱗,開口道:“不過,不管怎麼樣,都要想辦法見藍羽。”

“再說了,藍藍還在他手裡呢……”

盯著逆鱗看了一會,秦麟嘟囔道:“這、這是逆鱗?”

不過,關於逆鱗的事情,秦天並未解釋過多,而是話鋒一轉問道:“二叔,先不說這個了,這幾天,您有什麼訊息嗎?”

“我?”

愣了下,秦麟無奈的搖頭道:“這一種情況,我能有什麼訊息?”

“現如今,整個天平山脈,都是藍羽的人,我現在還能安然無恙都謝天謝地了。”

“……”

一看他如此,秦天也是一陣啞然失笑。

是啊,縱然他對秦麟有信心,可是,如今這

一種情況下,能活著,還能不被南凶神發現,已經是十分不易了。

不過,秦天也不糾結這個,開口道:“那,離開這裡的話,您總該有什麼好辦法吧?最好能不驚動南凶神的人。”

“這好辦……”

這一說,秦麟立刻笑了起來,開口道:“我把你們拉過來,也就打算這麼做。”

“因為,你們如果要殺出去的話,說實話,還真冇那麼容易。”

“事不宜遲,跟我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