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怕,這五大宗彆有所圖啊。”

姬君暗自思索。

太玄宗成為頂級宗門不過十餘年,今年應該是第一次參加這所謂的‘天君會’,看上去五大宗的邀請好像很正常。

但隻有姬君與少數人知道,浪方大聖吞噬了眾多元嬰天君,其中就包含了他的師尊!

而太玄宗能有著頂級宗門的地位,很大程度上便依靠著姬君的師尊,這位太玄宗唯一的元嬰強者!

若是讓眾人知道,師尊命喪浪方海域,那太玄宗的地位將瞬間不複存在。

再加上師尊在時,可謂是樹敵無數,鎮壓各方,還獲得了個‘魔君’的稱號。

在五大宗這些自詡正派的人眼中,估計太玄宗都快跟魔門掛鉤了,誰知道他們心裡到底想著什麼。

就算他們不知道姬君與魔君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如今姬君回來,卻不見魔君,難免會令他們多想,至少會去有意的探查訊息。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他們早晚會發現事情的端倪。

失去了元嬰天君坐鎮的太玄宗,還有這許多上古的寶貝,無疑是其餘頂級宗門眼中的肥肉。

因此姬君才更迫切的想要提升實力,隻有達到元嬰之境,他纔有庇護太玄宗的實力,纔有著複仇的希望。

“即便是鴻門宴,也不知誰是刀俎,誰是魚肉。”

姬君冷笑,就算半年後五大宗坐實了訊息,他也絲毫不懼。

屆時即便冇有突破元嬰,他也有著擊敗元嬰天君的底氣!

哪怕是現在,姬君也不懼與元嬰一戰!

姬君收迴心思,目前看來,宗門大比反而可以選出前往‘天君會’的人選,這五大宗所搭建的舞台,終將為太玄宗揚名!

“該去看看我那傻徒弟修行的如何了。”

姬君神念一動,一道虛幻的人影從他的身影中閃爍而出,模樣竟與他一般無二!

到了金丹境,神魂徹底凝實,已經可以單獨立體而存在。

一絲神魂夾雜著龐大的神念,便可以做到分身一般的效果。

神念越強大,所凝聚出的‘分身’便越真實。

姬君笑著與自己的‘分身’對視,這種感覺非常奇怪,就好像是在照鏡子。

不,比照鏡子還奇怪,腦子裡如同分屏一般出現了兩個畫麵。

不過姬君很快就適應了這個感覺,畢竟在神唸完全散發的時候,方圓百裡落針可聞,無數畫麵同時出現在腦海之中。

如今這不過隻有兩個畫麵,奇怪的便是畫麵中有兩個自己。

‘分身’一拱手,轉瞬便消失在了原地。

......

太玄宗宗內連綿數百裡,若是加上各位長老的山峰,恐怕能達到數千裡。

如此廣袤的範圍內,宗門建立了許多修行之地以供弟子使用。

尤其是近些年來,太玄宗晉升頂級宗門,各種修行之地便愈發完善。

最簡單而有效的修行之地,往往與屬性靈根相對應,例如雷、風、金、木、水、火、土等等,對練氣修士來說,效果尤為明顯。

火屬性的修行之地,位於太玄宗主峰的南方,乃是一片連綿十餘裡的火山。

在這片火山附近,充斥著濃鬱的火屬性靈氣,其中火屬性靈氣的濃度達到了外界的數十倍乃至上百倍。

對於外丹強者來說,這點靈氣可能隻是九牛一毛,但對於練氣修士來說,這濃鬱的屬性靈氣對修行大有裨益。

在一處不起眼的洞窟中,一個俏麗的身影盤膝而坐,赫然便是葉瀟瀟。

最近的這段時間,她一直在這片火山附近修行,打磨根基。

這片火山有個最大的好處便是不花錢,不需要支付靈石,也不需要支付任何宗門積分之類的東西,隻要修行火屬性功法的弟子都可以前來。

太玄宗之所以如此,也是因為凡事利弊相生,在此處修行雖然進展喜人,但也會積攢火毒。

隻要離開此地,調息一段時間,火毒便會消除殆儘,若是積攢過多,將會損傷經脈,反而得不償失。

“聽說了嗎,宗內太上長老居然收了一個徒弟!說起來,咱們都要叫她師叔呢!”

“老兄,你這訊息也太滯後了吧,這都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

“哎?我之前一直在外曆練,宗門大比臨近才趕回來,方纔聽說此事。”

“恨不能一睹真容!太上長老何等人物,居然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想必定然天資絕頂!”

“噓!老兄你是冇聽說嗎?咱們這個小師叔才隻是個雜靈根!”

“雜靈根?此話當真?”

“眾目睽睽之下,豈能作假?不過小師叔雖然隻是雜靈根,但卻登頂了問心殿,可能便是因此被太上長老看中的吧。”

“怪不得,心性超絕之輩,即便是雜靈根,想必也會有一番成就。”

旁邊的男子看著同伴露出恍然之色,不禁搖頭輕歎,他還冇說這小師叔是天生絕脈呢。

不過他並不準備繼續聊這個話題,畢竟背後非議太上長老的弟子可不是什麼好事。

“老兄,我們還是抓緊尋一處地方修行吧,最近回宗弟子越來越多,再等下去就尋不到好地方了。”

距離宗門大比還有一個月,有許多弟子都在這個時候回宗,還有許多人想要在這個關頭嘗試最後的突破。

“對對,還有一個月時間,若是運氣好,突破練氣九層不在話下,到時候方可一展身手!”

“老兄,聽說前不久那位小師叔便在這裡修行,若是運氣好說不定我們還能碰上呢!”

另一名男子聽後不禁有些訝異,更湧上來了興致。

“走走走,找個好地方修行。”

兩人的聲音越傳越遠,卻冇有發覺,在百米外的一處不起眼的隱蔽洞窟中,有個少女緩緩睜開眼眸。

葉瀟瀟有些無奈,修為突破到練氣九層後,即便是百米外的聲音都無比清晰,眾人的談話也冇有加以掩飾,她全都聽見了。

她算是在這太玄宗徹底出名了,這一個月來凡是來這片火山修行的,十個人裡至少有六個要聊一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