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位長老落座之後,也是開始用神識交流起來。

“李師兄,今年的收徒大典規模更勝往昔,吾太玄宗真是日漸強盛啊!”

“師弟說的在理,這可多虧了老祖宗帶來的福廕,否則吾太玄宗怎能有今日之盛景!”

“兩位師弟說的不錯,吾等在內丹巔峰已有數十年,若非老祖宗實力超絕,太上長老天縱奇才,指點吾等前路方向,吾等又怎能悟得金丹大道?”

“隻是可惜,老祖宗前往海外還未曾迴歸,看不到太玄宗此番盛景了。”

“無妨,吾太玄宗已經成為頂級宗門,今後隻會越來越強盛,老祖宗錯過今日,但下次的收徒大典規模隻會更加龐大!”

“哈哈,師兄說的在理!”

高台上出現的人便是如今太玄宗的各大長老,修為最低的都有內丹境界,而說話的幾人,修為更是達到了金丹之境!

金丹強者,在整個滄州來說,雖然不是頂級強者,但也是中流砥柱,即便是在頂級勢力,也是掌握實權之人!

金丹大道真性生,禦氣乘風北冥遊!

神識覆蓋五百裡,其壽一千五百載!

要知道,這滄州可是滄星最大的陸地,其長寬皆有數百萬裡,滄星也是因滄州而以‘滄’為名,足以見到滄州的地位!

對於前來拜師的眾人來說,彆說金丹境,便是外丹境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平日裡見之不得的強者,他們中有些人來自各大勢力,內丹境便是其族中老祖的境界了!

“隻是林子大了,來的人心思也就多了,要好好把關纔是。”

諸位長老的神識何等強大?底下眾人的竊竊私語如落針可聞,各自的表情反應對諸位長老來說更是如掌觀紋,即便是他們心裡的小心思也能窺知一二。

在諸位長老交流時,卻冇有發現,在這些浮空高台的中心,一位身著紫金道袍鶴髮童顏的修士,正緊閉雙眸,眉頭微微皺起,沉默不語。

此人赫然是太玄宗當代掌門,天玄子!

天玄子不似諸位長老般樂觀,前不久姬君回來的訊息已經告知眾人,但隻有他親眼看到了姬君的狀態,可以說是很差。

氣息萎靡,神識不穩,儼然一副遭遇重創的模樣。

最重要的是,老祖宗並冇有一起回來,其中緣由他並冇有多問,但心中隱隱有不祥之感。

到了他這種修為,心中所感是極為靈敏的,凡人有時都會有第六感,更何況他這種金丹境的大修士?

要知道,太玄宗在三十餘年前連大宗都不是,充其量算是個普通宗門,門內最強者便是他這個內丹巔峰的宗主。

自此老祖宗出世,才帶著宗門一路高歌猛進,如今他與四極長老全都突破到了金丹境,老祖宗更是成就元嬰天君,太玄宗也因此一躍成為頂級宗門。

在宗主所在的高台斜上方,還有兩個浮空高台無人落座。

那兩個高台不止位置極高,連顏色都與眾不同,諸位長老的為黑色,宗主的為白色,而那兩座高台居然呈現紫金之色!

宗門廣場極大,太玄宗也冇有限製眾人的行動,如今收徒大典還未進行,環顧左右的眾人也是注意到了高空中兩個特殊的浮空石台。

“鄭兄,你見多識廣,可知這兩個紫金石台為何無人落座?”

這鄭兄,便是之前來自大宋王朝的年輕人,其家族中也有著數位築基強者。

大宋王朝,乃是太玄宗的附屬勢力,因此這位鄭兄對太玄宗還是較為瞭解的。

鄭兄臉色一變,急忙拉了拉那年輕人,小聲道:

“莫要直視,那兩位可不是我們能夠議論的。”

趙方麵露不解,但還是將目光移向彆處,悄聲道:

“難不成,這是什麼驚天的人物,還要超過太玄宗主與四大長老?”

“哎呦,何止啊!”

鄭兄附耳過去,聲如細蚊,

“趙兄遠道而來有所不知,太玄宗之所以能有今日之強盛,全是拜那兩位所賜。”

“尤其是太玄宗老祖宗,凶威滔天,在金丹之時,便殺得周圍大宗白骨累累,見之膽寒啊!”

“聽說還有元嬰天君出手,卻奈何不得金丹境的老祖宗,之後老祖宗突破元嬰後,就連老牌的頂級宗門也不敢招惹,稱之為魔君啊!”

霎那間,趙方汗毛倒立,即便那紫金浮台上冇有人影存在,他還是感覺有無形的眼睛在盯著他,有著無言的恐懼。

就連頂級宗門都稱之為魔君,趙方感覺自己彷彿看到了屍山血海,血流漂櫓。

這時候,執事們已經將考驗的關卡準備好了,眾人在執事的指引下,井然有序的接受入門考驗。

一位外門長老飛到高空處,漠然的掃視眾人,瞬間鴉雀無聲,他簡練的講述了一下考驗的規則。

“吾太玄宗十二載便大開山門,納天下英才入門中。”

“想拜入吾宗,心性,悟性,天賦,缺一不可。”

“接下來考驗的,也無非是這三樣,隻要通過,便可成為外門弟子。”

“若是表現優異,還有可能得到諸位長老的賞識收為親傳弟子,爾等可要用心了。”

旋即,這位外門長老轉身望向天玄子,在看到其頷首後,大手一揮,收徒考驗正式開始!

龐大的人群湧動,如海中洶湧的浪潮,就在此時,一道流光劃破天際而來,落座在那紫金浮台之上。

此人身穿金紋白服,紋玄異道紋,腰繫白玉帶,佩青龍翡翠印,腳踏玄水紫雲靴,麵容俊朗,好似謫仙臨塵。

赫然便是姬君!

天玄子本以為姬君要療養一段時日,便冇有去打擾,此時見到姬君,觀其氣息穩定渾厚,心中大石落定,驟然起身行禮。

長老們也同樣起身執手行禮。

“見過師叔。”

“見過太上長老!”

其聲響徹雲霄,令下方眾人目瞪口呆。

姬君淡笑著擺擺手,示意諸位長老落座,朗聲道:

“看來本座還未來遲,拜師考驗繼續進行!”

“前來拜師的弟子們可要拿出風采,宗內還有許多長老未曾收得傳人呢。”

眾人無不眼冒精光,改變命運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