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君高坐在紫金浮台上,龐大的神識悄然瀰漫,宗門廣場上眾人的一舉一動全都一覽無遺。

因為師尊是從遠古時代封存至今的存在,所以眾人皆稱呼其為老祖宗,姬君也跟著沾光,宗內見誰都高一輩,被尊為太上長老。

【趙方:資質35】

【鄭兄:資質40】

【方岩,資質37】

【李毅:資質50】

【劉朋;資質55】

得益於係統的幫助,在姬君的眼中,所有人頭上都有一行金色的文字,讓姬君

可以直觀的看到眾人的資質。

‘唉,前來拜師的人眾多,但連個資質超過六十的都少見,真是令人失望。’

係統的資質評定是包含根骨、體質、靈根在內的綜合評價,一般來說資質達到二十便可以修煉,並且有希望修煉到築基期。

這裡說的有希望修行到築基期,指的是在冇有什麼奇遇與強大功法的前提下,一直心無旁騖的修行,在老死之前有希望達到築基期。

資質四十,此生有望外丹境,

資質五十五,此生有望內丹境。

資質七十,此生有望金丹境!

前來拜師的人資質大部分不過二十出頭,能達到三四十的都是少數。

即便是有著三四十的資質,拜入太玄宗後也不會有什麼大成就,最多恐怕也就是個築基期。

能達到五十資質的,在這群人裡可謂是鳳毛麟角了,若是按部就班的修煉,此生達到外丹境還是很有希望的。

在太玄宗的培養下,達到內丹境也不是冇有可能,內丹強者已經算是了不得的人物了,在太玄宗也能擔任內門長老之職。

但這對於姬君來說,卻遠遠不夠。

若想修習到金丹境,資質突破七十才比較穩妥,但這群人連資質六十的都找不到幾個,這讓姬君如何收徒?

幾位金丹長老的資質全都突破了七十,宗主的資質更是突破了九十,饒是如此他們還在內丹境卡了數十年呢!

若是能夠突破金丹境,資質便不是特彆重要了。

即便自己的天生資質不高,但隻要金丹的品級高,也可以極大的彌補資質不足。

金丹分為九品,每個小品級之間差了足足有百分之二十的修煉速度!

金丹又分為下三品,中三品,上三品,每個大品級之間又額外差了百分之三十的修行速度!

假設一品金丹的修行速度是1,那麼一直到九品金丹,其修行速度依次為1.2,1.4,1.9,2.1,2.3,2.8,3,4。

也就是說,八品金丹的修行速度,足足是一品金丹的三倍!

而九品金丹,更是上三品中一個獨立的位階,堪稱千載難逢,其修行速度更是一品金丹的四倍!

這樣便能看出來,隻要基礎資質相差不是太大,金丹的品級便決定了修士的修行速度,金丹品級低的修士,到老死都看不到元嬰的門檻!

姬君,凝聚的便是這傳說中的九品金丹!

以姬君的經驗,他有把握讓徒弟凝聚上三品金丹,但前提是要能突破到金丹啊。

就這些資質平庸之輩,估計也很難讓係統凝聚出強大的萬界強者人格,還不如自己埋頭修煉來的快!

不過這也能理解,真正的資質超絕之輩,本就是萬裡挑一。

一旦出現,隻要稍微展露些崢嶸,都會被各大勢力爭搶,也不會千裡迢迢來太玄宗拜師了。

正在姬君探查眾人資質之際,前來拜師的上萬人已經陸續踏上了問心路。

問心路乃是一段由九十九個台階組成的階梯,隻對築基期以下的修士生效,用來考驗修士的心性。

登上台階後,便會承受數倍於自身實力的威壓。

前十個台階威壓為自身實力的一倍,最後十個台階威壓為自身實力的十倍,以此遞增。

這樣一來,無論受考驗者的實力如何,他們所麵臨的考驗都是相同的,毅力越強,走的就越遠!

而且在承受壓力的過程中,還會有無數幻象浮現在考驗者的眼前。

或恐懼,或歡喜,或悲傷,或興奮,無不考驗人的心智。

若是被幻象所迷惑,便無法再向前一步。

‘咦?’

姬君有些驚訝,居然有人走上了七十階,還在繼續前進!

問心路考驗的是心性,與資質並無關係,但大多數人走到了二三十階便停下來腳步,能走到四五十階便說明心性過人了。

那是個穿著麻衣的女孩,身上還打著許多補丁,看上去冇有出色的家世,像是個凡人家的孩子。

【葉瀟瀟:資質35(缺)】

三十五點資質,很是平庸,修行一輩子也很難到外丹境界。

不過這毅力倒是極為難得,若是有所機緣讓這女孩突破到金丹境,說不定能夠一飛沖天。

女孩麵容堅毅,豆大的汗珠滴落在台階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又向前進了幾步,不知不覺已經邁上了八十階。

咦,這個‘缺’是什麼意思?

姬君凝神望去,好像感受到了姬君的注視,那個‘缺’化為了一段文字。

【體質有缺:本為離火道體,沐浴火精之氣,天生契合離火大道,卻天生絕脈,修行困難,寸步難行。】

【若是能重塑經脈,可煥發離火之輝光,一飛沖天!】

原來‘缺’代表體質有缺,但卻有著補全的希望!

想不到能夠發現這麼一塊璞玉,當真是意外之喜!

姬君神識洶湧而出,快速掃過前來拜師的眾人,卻冇有什麼其他的發現,資質最高者不過堪堪六十。

又是半個時辰,女孩已經走到了九十台階,第二名在六十階便停下了腳步,兩者之間形成了巨大的空擋!

“真是了不得,居然又有人能踏上九十階,其心性毅力當真令人咂舌啊。”

“能冠絕萬人,隻要資質尚可,將來必成大器。”

“李師兄還未有傳人,可是動心了?”

“還要繼續看看,若是天資平庸愚鈍,便是再有毅力,也難成大器。”

“李師兄可還記得,上一屆也有人登上了九十階,還成功登頂進入問心殿。”

李存風聽後有些愕然,緩緩道:

“師叔千載難逢之資質,便是老祖宗都讚不絕口,韓師弟覺得此女能與之相提並論?”

韓影笑著搖了搖頭,突然抬頭看了眼姬君,姬君心有所感,與其同時對視,眼含笑意。

若是真能再出一個師叔一般的天才,即便老祖宗長久在海外不回來,太玄宗也能坐穩頂級宗門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