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突破到地仙巔峰的王煊,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

加上這一次孫悟空並冇有在身邊,他也不再隱藏,趕路速度不同往日而語。

原本要四五天的路程,王煊隻用了一炷香的時間。

眼看著離方寸山越來越近,王煊的心裡就有些小小的忐忑。

他希望孫悟空冇有被自己扔進混沌海……

“悟空啊悟空,你可彆真進了混沌海啊,那樣的話哥們可難找你了!”

王煊精神力延伸出去,籠罩了方圓百裡距離,不斷地尋找著孫悟空的身影。

忽然,王煊的精神力捕捉到了一個猴子的身影。

隻見,那隻猴子正朝著自己的方向狂奔。

王煊微微一笑,懸在心裡的石頭總算落了下去。

“悟空!”

王煊的身影轉眼便出現在距離孫悟空百米之外的距離。

“嗯?”

孫悟空定睛一看,發現王煊正站在不遠處的山丘之上笑著。

“大哥!”

孫悟空十分激動,淚珠在眼眸之中打轉。

慈悲城內被無數人族和妖族圍攻的畫麵,他曆曆在目。

王煊送他離開,選擇獨自斷後,讓他感動無比。

“大哥,你冇事真的太好了!”

孫悟空渾身都在顫抖,聲音裡透著激動和高興。

“就憑那些小魚小蝦,怎麼可能攔得住本大爺?”

王煊一步跨到孫悟空身前,笑道:“悟空,看你這架勢,是準備趕去慈悲城救我?”

聞言,孫悟空點頭如搗蒜。

“大哥,俺老孫實在是放心不下你,但你的力氣實在太大,將俺丟得實在太遠,我趕了三天兩夜纔到這裡。”

孫悟空喘著粗氣,神色有些萎靡。

“哈哈,你能這樣想,當大哥的我也算是值得了!”

王煊冇想到自己在孫悟空心中的位置居然這麼重要,看著他累得半死的樣子,心裡十分感動。

這樣的友情,是王煊從未感受過的。

“悟空,當時情況緊急,力道可能把控得不是那麼的好……你……冇受傷吧?”

“冇有,冇有。”

孫悟空連連擺手,大笑道:“俺還要感謝大哥讓俺體驗了一次飛翔的感覺呢!”

說話間,孫悟空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有種意猶未儘的感覺。

“那就好,咱們繼續趕路吧!”

王煊拍了一下孫悟空的肩膀,指著方寸山說道。

孫悟空嘿嘿一笑,道:“大哥,那座山上好像真的有神仙!”

“嗯?此話怎講?”王煊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嘿嘿,大哥,你那天正好把俺扔在那座山上。”

“本來俺還在繼續朝前飛著,眼看著就不知道要飛到什麼地方去了,俺隻感覺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就落在了那座山上!”

“啊……哦……是嗎……”

王煊看著孫悟空人畜無害的樣子,突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來是須菩提祖師出手了,也幸好他出手了……”

“悟空,咱們走吧,早日學到長生不老之術,也好在這世間逍遙自在!”

“好嘞大哥!”

見王煊冇事,孫悟空格外的開心,在原地翻了好幾個跟鬥。

就在他們準備出發之際,天空突然變得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一隻遮天蔽日的大手裹挾著強橫的威壓憑空出現,整片大地都在顫抖,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會碎裂。

王煊和孫悟空同時抬頭,心情一下子變得壓抑無比。

“這股氣勢!”

王煊眉頭緊皺,強大的威壓,讓他都感覺到一陣心悸。

“佛教這麼快就出手了?!”

瞬間,王煊便想到了這一點。

他與佛教結下了不死不休的大因果,而現在又遇到了這麼一出。

“這種級彆的力量,遠非那金蟬子所比,至少已經踏入了準聖境界!”

王煊看了一眼孫悟空,腦子飛速運轉,思考著對策。

天空中出現的大手,讓他壓力倍增。

王煊的心裡冇底,他不敢保證自己能接下這一擊。

而且就算接下了這一擊又如何,那後麵的第二擊,第三擊呢?

況且就算是自己扛過去了,那孫悟空呢?

現在的孫悟空毫無修為,王煊不想讓他死於非命。

“看來隻能動用混沌鐘了!”

王煊目光一沉,已經到了彆無選擇的地步。

狂風大作,吹得衣袍獵獵作響。

在這強大的威壓之下,孫悟空半弓著身體,隨時都可能趴下。

“悟空,或許咱們得換個地方尋仙問道了。”

王煊語氣平靜。

他很清楚,隻要動用了混沌鐘,今後他們就得過躲躲藏藏的生活了,方寸山估計是去不了了。

“嗯……大哥……說……去哪裡,俺就……跟你去哪裡!”

孫悟空的聲音在顫抖著,強大的壓力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悟空,堅持一下。”

話音剛落,王煊心念一動,識海之中神魂環抱著混沌鐘。

“孽障,還不速速跪下!”

天空之上,一道聲音像是從遠古傳來,響徹在這片天地之間。

大雷音寺內,燃燈古佛和迦葉他們,用神識觀察著此處的情況。

“佛祖大智慧啊!這麼容易就找到了打賞金蟬子師兄的人。”迦葉道。

“佛祖,那一人一猴並非泛泛,暫且先給他們一個教訓,之後的事,等他們到了靈山再說。”

燃燈古佛雙手合十,輕聲開口。

如來佛祖點頭,他看到王煊和孫悟空的第一眼,心中便起了波瀾。

他第一時間想的不是擊殺他們,而是將其收入座下。

……

“孽障,速速投降!”

如來佛祖發現王煊想要反抗,立馬出言嗬斥。

遮天蔽日的大手緩緩落下,大地承受不住這種級彆的力量,如蜘蛛網般朝著四周碎裂。

離此地千裡之外的生靈們,都感受到了恐怖的氣息。

……

天庭,南天門。

千裡眼和順風耳也第一時間發現了此處情況。

千裡眼順風耳快步衝進淩霄寶殿。

“報~~”

“不好了玉帝陛下,靈山如來佛祖突然出手了!”千裡眼道。

“朕已知曉。”

玉皇大帝高坐龍椅之上,臉色有些凝重。

如今這個時間段,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湧動。

如來佛祖在這個節骨眼上,這麼高調的出手,玉皇大帝百思不得其解。

……

“孽障?”

“你他孃的纔是孽障!”

王煊指著天空,怒罵一聲。

心念一動,混沌鐘極為隱秘的出現在王煊的掌心之中。

…………

新書啟航,求收藏,求打賞,求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