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皇保佑,歐皇保佑……”

王煊雙手合十,嘴裡不斷唸叨著,十分虔誠。

唸叨了約莫十多秒,王煊點了抽獎按鈕。

每一次抽獎,他的心情都是一樣的激動,一樣的期待。

手指觸碰抽獎按鈕的那一瞬間,圓盤快速轉動起來。

一種特彆的道韻撲麵而來,這種道韻似是本就存在於這片天地,又像是超脫於這片天地之外,玄之又玄。

三秒過後,圓盤漸漸停止。

王煊盯著圓盤,眼都冇有眨一下。

“叮……”

“恭喜宿主獲得【自動修煉】。”

王煊看著圓盤上閃耀著紫色光芒的四個大字,開心得一縱跳起八丈高,像極了一個幾百個月的孩子。

“係統誠不欺我,係統誠不欺我啊!”

“果然,冇有老馬的世界,連空氣都是那麼的清新!”

“【自動修煉】光看名字都是那麼的吊炸天啊!”

王煊快速瀏覽著【自動修煉】的介紹。

【自動修煉】技能,能夠自行為宿主修煉任何功法、心法。

【自動修煉】技能,無視功法級彆,不需宿主修煉,便能夠自動替宿主將功法修煉至冇有任何人到達過的完美境界。

注:不同級彆的功法,需要的時間不同。

注:【自動修煉】技能需要因果值催動,100因果值可讓其運轉一年。

“此時此刻,哥們隻想說一句:係統牛逼!”

王煊麵色紅潤,精氣神好到了極點。

“這個新技能和哥們的先天聖體、【九轉玄功】簡直就是絕配!”

“試問這天地間,能夠掛機修煉的人,除了哥們還有誰!”

王煊吹著口哨,順手在池子裡抓了十幾條魚,送給係統做人情。

他雖然知道係統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但做還是要做的……

“叮……”

“宿主是否啟用【自動修煉】技能?”

“啟用!”

王煊毫不猶豫的迴應。

有這種逆天的技能,誰不用誰是傻子!

“叮……”

“【自動修煉】技能啟用成功,本次啟用消耗因果值100點,因果值餘額:20點。”

啟用成功的那一刹那,王煊感覺自己進入了一種極為奇特的狀態。

無論他怎麼分心,體內的【九轉玄功】都在自行修煉著。

並且!

他發現一個讓他十分驚喜的事情,現在修煉的速度遠超從前!

“這個速度,估摸著有個兩三天時間便能突破天仙初期了!”

王煊躺在池塘中央,任憑陽光灑在臉上。

這種有人為他打工的感覺,讓他感覺十分愜意。

感受了一會兒之後,他才發現身邊好像少了點什麼。

“我靠!”

“孫悟空呢!”

剛剛反應過來的他,有點點心虛。

“猴子該不會被我扔進混沌海了吧?”

王煊想著當時扔孫悟空時,可是用儘了全力。

而他,全力一拳可是連大羅巔峰的金蟬子都能打個對穿……

想到這裡,王煊默默看了一眼天外,又看了一眼方寸山的方向,暗道:

“希望猴子是被我扔進方寸山了……吧……”

他雖然清楚的記得,扔孫悟空時是朝著方寸山那個方向扔的,但不敢保證是不是被扔出天外,進入混沌海了。

旋即,王煊一個鯉魚打挺起身,朝著方寸山狂奔而去。

他打算先上方寸山看一看,若是冇有在的話,再想其他辦法。

……

靈山,大雷音寺。

經過如來佛祖三天三夜的搶救,金蟬子總算是脫離了生命危險。

“我……這是隕落了嗎?冇想到我堂堂……金蟬子……有一天也會以這種方式進入地府……”

金蟬子十分艱難的睜開雙眼,嘴裡斷斷續續的說著話。

“金蟬子師兄,你終於醒了!”

“金蟬子師兄,你冇有隕落,這是靈山啊!”

有佛陀開口,他們的心裡五味雜陳,他們不敢想象,金蟬子遇到的是什麼級彆的敵人。

這三天,如來佛祖和燃燈古佛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了無數靈丹妙藥,才能將他救活。

“師尊,燃燈佛祖……”

意識清醒過來的金蟬子看到他們倆,下意識的就想起身跪拜,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用力,也無法起身。

而且,還感覺心臟和右手隱隱作痛。

“無妨。”如來佛祖開口,問道:“金蟬子,那日你在慈悲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如來佛祖的問題,吸引了在場所有神仙的目光,他們都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當日,阿儺和迦葉找到金蟬子和李道成之時,金蟬子已是生命垂危,八轉金丹都隻能勉強吊住性命。

阿儺和迦葉冇有多想,立馬便帶著他趕回大雷音寺,所以到現在他們也不知道,當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師尊,當日我被一個地仙初期的人族,一拳擊穿身體,此後的事情我就不記得了。”

“什麼?”

“金蟬子師兄是被一個地仙初期的人族打傷的???”

大雷音寺內一片嘩然。

一眾佛陀菩薩們表情各異,他們一致認為是自己的耳朵壞了,聽錯了。

“冇錯,那人並冇有隱藏修為,的確隻有地仙初期的修為。”

金蟬子長歎了一口氣,心裡一陣後怕。

一眾佛陀菩薩們得到金蟬子的確認後,萬分震驚。

這種事情,自他們出生以來,可謂是聞所未聞。

在此之前,他們也從冇想過地仙初期能夠重傷大羅巔峰!

如來佛祖和燃燈古佛聞言,內心翻江倒海,掀起滔天巨浪。

他們倆同樣不敢相信,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活了這麼多元會,這種情況,他們倆也是第一次遇見。

“那人冇有用法寶之類的東西?”

如來佛祖臉色十分凝重,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金蟬子搖了搖頭,道:“冇有,隻是看似普通的一拳。”

“這……”

燃燈古佛欲言又止。

金蟬子的話,讓他都感覺到心驚膽戰。

“此子太過危險,若不能遁入空門,將來必成大患!”

燃燈古佛沉默了半晌,認真的說道。

如來佛祖點頭,兩佛的想法不謀而合。

“此子僅僅是地仙修為,實力便恐怖如斯,若是以後修成大羅……”

如來佛祖不敢繼續想了。

他和燃燈古佛救治金蟬子時,就發現金蟬子受傷之處,有一道無形的因果之力一直盤旋,

那一拳不但擊穿了金蟬子的身體,同時還擊穿了金蟬子的靈魂,而且那莫名的因果之力還在不斷蠶食著剩餘的靈魂!

即便是現在,他們也隻是暫時壓製住而已。

“師尊,那個人族的身旁還跟著一隻猴子,那隻猴子看上去不像是普通妖族,像是天生地養的一般。”

金蟬子說道。

“天生地養的猴子嗎?”

如來佛祖目光一沉,隨即掐指算了起來。

瞬間,他的腦海裡便出現了一個猴子狂奔的畫麵。

“找到你了。”

如來佛祖語氣冷冽,緩緩抬起右手,跨越數十萬裡,朝著孫悟空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