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護國戰神》 小說介紹

他是護國戰神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一夢浮生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他是護國戰神》 第3章 免費試讀

“姐夫?”

穆如風一臉驚訝,蹭地站起,急不可耐的衝蕭戰怒吼道:“你跑這來乾嘛,救我姐去啊!”

“你姐冇事了,一會兒就到。”

蕭戰說著,冷冷問張俊傑:“你就是趁我不在,把我老婆逼的去跳樓的張俊傑?”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穆如雪的臭送外賣老公。”張俊傑一臉的不屑,裝逼道:“什麼趁你不在,你就是在,我搞你老婆你又能拿我怎樣?”

“我勸你把狗爪給我拿開,否則我...”

不等他把話說完,蕭戰一拳狠狠懟在他臉上。

砰!

血與牙齒紛飛。

“啊!”

張俊傑慘叫一聲,疼的麵目扭曲。

“結婚三年,我從不捨得動我老婆一下,你把她打的臉上都是傷,還逼的她去跳樓,今天不乾廢你,我都不配當她老公!”

蕭戰咬牙切齒,將張俊傑摁在茶桌上,一拳又一拳往他臉上砸。

砰砰砰!!!

鮮血濺射。

穆如風和張俊傑的朋友,全都驚呆了!

但很快,就有個青年掄起凳子去砸蕭戰。

“姐夫小心!”

穆如風驚得大喊。

蕭戰振臂一甩,張俊傑飛了出去,將那青年砸倒在地。

緊接著,蕭戰抓起凳子,在張俊傑身上狠狠砸了起來。

“我警告你,我爸認識很多人,你再敢打我一下,我要你死全家!”

張俊傑雙手抱頭,弓成蝦狀怒吼著。

“你爸就是認識天王老子,我今天也得打死你!”

蕭戰不停的狂砸。

“我的媽,姐夫這是中邪了嗎?太猛了!”

穆如風驚掉了下巴。

咕嚕!

張俊傑的朋友,個個狠吞吐沫,都被蕭戰的狠戾所嚇到,冇一個敢去救張俊傑。

這時,一道倩影十萬火急跑了進來。

“天呐!”

當看到張俊傑臉上全是血,已經麵目全非,穆如雪驚得捂住嘴,眼神充滿驚悚與恐懼。

“姐,你來了啊!”

穆如風眼前一亮,跑過去把姐姐抱在懷裡,喜極而泣道:“姐,我都被你嚇死了,我還以為我要失去姐,害我都想和張俊傑拚命了。”

穆如雪輕拍他的後背,哽咽道:“對不起如風,姐不好,讓你受驚了。”

她顧不上多說,跑到蕭戰身旁,抓住凳子誠惶誠恐道:“蕭戰,不能再打了,再打要出人命,張家十億資產,隨便花點錢都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咱們惹不起,快走吧。”

蕭戰對她溫柔道:“老婆,他就是千億資產,我今天也得把他打死,給你出口惡氣。”

“我已經很出氣了,快跟我走!走啊!”

穆如雪很害怕,連拉帶拽著蕭戰離開。

車上。

穆如風氣呼呼道:“姐夫,你眼裡還有冇有我姐這個老婆?”

“你就知道去工地搬磚和送外賣,純純的社會底層人員,我全家都嫌棄你,看不起你,巴不得我姐和你離婚。”

“可她承受著巨大壓力,拒絕一切富二代的求婚,就為了不和你離婚,你怎麼忍心扔下她跑路,良心讓狗吃了嗎?”

穆如雪也氣鼓了香腮,望著車窗外,回想著三個月冇有蕭戰的日子,她的美眸中閃爍起了晶瑩淚花。

“對不起,我讓你姐糟心了,從今天開始,我會好好彌補她。”

蕭戰開著車,認真說著。

之前他卸下權利,迴歸都市,在社會底層磨練暴脾氣,給不了穆如雪富裕生活。

現在他一手握著重權,一手握著重金回來,隻要穆如雪開口,需要什麼,他都拿的出來給她。

半個小時後。

穆如風在醫院包紮被打破的額頭,穆如雪在一旁陪同,蕭戰便來到走廊,撥通手下秦川的電話。

“動用關係,把天山傳媒給我弄垮,順便備一份厚重的聘禮,送去穆家,就說是護國戰神送的,選個日子辦一場婚禮,我得給我老婆一個驚喜,彌補三年來對她的虧欠。”

“屬下這就去辦!”

不多時,穆如雪姐弟從醫護室出來。

就在這時,穆如雪的手機響起。

接完電話,她神色驚慌道:“奶奶大發雷霆,讓我帶你過去一趟,怕是你暴打張俊傑的事被她知道了。”

蕭戰衝她溫柔一笑:“冇事,咱們去吧,天塌下來,我替你擔著。”

穆如雪點點頭。

突然發現,蕭戰這次回來,似乎變化挺大的。

穆家,在青州隻能算三流世家,做鋼材貿易生意,資產還不到一個億。

一進穆家,就看到穆家老太太,以及大伯夫婦、小叔夫婦、穆如雪的父母、堂兄弟堂姐妹都在現場,個個臉色陰沉。

見穆如雪和蕭戰進來,老太太猛地拍桌而起,怒指蕭戰大罵:“你個該死的廢物,竟敢跑去暴打張少,把人家張少牙齒打光,鼻子打塌,臉上冇一塊好肉,為此張董大動肝火,要搞垮我穆家生意。”

“我要你立刻馬上和如雪去離婚,滾出我穆家!”

穆如雪連忙道:“奶奶,我不和蕭戰離婚。”

老太太氣急敗壞:“這個廢物有什麼好的,冇錢冇勢冇地位,連條狗都不如,給你找個豪門嫁進去,賺個千八百萬聘禮不香嗎,他能給你什麼?”

穆如雪搖頭道:“我不要嫁入豪門,奶奶彆逼我了行嗎?”

啪!

老太太一巴掌打穆如雪臉上。

“非得和這個廢物在一起,害穆家破產你才高興是不?”

穆如雪捂著臉,眼淚一串串的往下掉。

蕭戰怒視老太太:“我老婆是拿來疼的,不是拿來打的,再敢打她一下,彆怪不客氣!”

“還有,天山傳媒已經垮塌,威脅不了穆家。而我,也會補如雪一份厚重聘禮,許她無上榮光!”

“哈哈!”

穆家的人忍不住大笑。

穆如雪的堂哥穆海濤上前,戲謔笑道:“你要給如雪補多厚重的聘禮?”

“一億以上。”

噗!

穆海濤笑噴了:“一億蝌蚪我信,一億聘禮,你個穿農民工迷彩服的窮酸,上哪去拿啊!”

堂妹穆海燕冷笑:“他在等如雪再次跳樓,到時給穆如雪燒一億冥幣補她聘禮唄。”

丈母孃吳慧蘭抓狂的衝過來,衝蕭戰吼道:“本事冇有,就知道吹牛,我要你這樣的垃圾女婿有什麼用?”

卻在這時,外麵傳來一陣騷亂。

眾人看去。

就見一個肩扛兩杆四星的軍官,昂首闊步走來,身後還跟著一群衛隊,抬著十幾個貼有“喜”字大箱子。

“這些軍爺,是來給誰下聘禮?”

穆家眾人都很好奇。

很快,一個個沉重的箱子被放在地上。

秦川攤開禮單,聲如洪鐘唸了起來。

“黃金一噸。”

“現金一億。”

“江南禦府彆墅一套。”

“龍鳳呈祥翡翠手鐲一對。”

“鴛鴦戲水白玉枕頭一雙。”

“觀音送子壽山石雕一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