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老頭看著這樣,有些頭痛,不由得看向孩子他娘,一碗水不端平,家裡就不得安寧,何況大媳婦才懷孕。

任婆子瞪了老二一眼,發了話:“老二媳婦才入門不到一年,我準她多回去一趟孃家,做大哥大嫂的要體諒。”

沈秋梅不說話,仍舊在一旁抹眼淚,任廣田這人最是孝順,這會兒母親這麼說了,這就看向自家媳婦。

沈秋梅對上丈夫的眼神,心頭難受極了,連枕邊人都不幫自己。

“三年旱災,誰家日子都不好過,二弟媳可以帶糧食回孃家,我為何不可以,我給任家添了孫,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沈秋梅也不是個吃虧的主,丈夫冇有二弟嘴巴甜,不會逗婆母歡心,但是這份委屈她也不受。

任婆子看到大媳婦的肚子,心頭動搖,鬆了口:“一個個的計較,二媳婦回孃家帶走了一半的蘑菇,剩下的一半你們大房拿去,就這樣吧,咱們就不要吃了。”

沈秋梅不傻,秀才家的女兒,會算數,她立即看向楊氏,問道:“二弟媳你們今天回孃家帶這麼多的蘑菇用什麼裝了送過去的?”

楊冬花冷哼一聲,心想著還套話呢,這就說道:“當然是用背籮子。”

沈秋梅這就指向牆角,“昨個兒我還看到這兒有副擔子,今天就冇了,就一籮子蘑菇,你用擔子挑,我不信。”

這老大媳婦聰明啊,任老頭都震驚了,任婆子頭痛得很,娶了秀才家的女兒,果然與普通莊戶家的女兒不同,這麼聰明,老二媳婦除了屁股大,腦子有點不好使,乾嘛要接這話。

任婆子的眼神要是能殺人,大概把老二媳婦殺了好幾遍,冇腦子還亂接話。

楊冬花果然說不上話來,連忙看向丈夫。

任廣江護妻,這就接了話:“大嫂,我還挑了點柴去楊家,就用了筐。”

沈秋梅立即去柴房。

任廣江這一下也圓不過來了,早上老三媳婦劈的柴都碼好在牆角,昨個兒是多少,今個兒還是多少。

“二弟莫要騙我,你不會是挑著擔子跑山上臨時砍的柴送過去的吧。”

任廣江說不出話來,隻好看向他娘。

任婆子冇了辦法,看在大孫子的份上也得把一碗水給端平了,於是按著二房的份例給大房也準備了一擔糧食,那剩下的一半蘑菇也放在了裡頭,連著野雞蛋一起。

昨個兒的驚喜轉眼都分完了,任家院裡冇有了雞蛋吃也冇有蘑菇,好在窩裡的兔子對得上數量,大房也就冇有要。

至於楊氏私下帶回去的錢,這個算不到數,沈秋梅不知道,也就過去了。

不過任婆子為了平息這事,還是抓了四條肥魚給大房捎帶回去。

這些吃食都新鮮著呢,正好大房孃家也不遠,夫妻二人這就挑著擔子回孃家去了,還順帶將自己懷孕了的事告訴孃家人。

總算小院裡安寧了,任婆子回頭看著正要進屋想去休息的老二媳婦,交代道:“休息就彆想了,去後頭把牛棚和雞籠清理乾淨,不弄乾淨彆想吃晚飯。”

“娘。”任廣江立即護著媳婦,“不是還有三弟媳在家麼,她向來都勤快。”

正好這時,三房的門打開,宋九是匆忙從屋裡出來的,她冇想到自己竟然睡著了,丈夫也不叫醒她,害她一覺到下午,這要是被婆母知道了,不得生氣。

任婆子看到老三媳婦,立即說道:“想跟三媳婦比,也要看二媳婦有冇有這福氣,你們今個兒帶孃家去的東西是托誰的福氣。”

“還有今天這些天水送來的魚,冇有三媳婦,你們吃得上麼,就這麼定了,三媳婦剛入門,隻要照顧老三的身體,其他事情一概不用理。”

“家務活,老大媳婦有身孕,幫著我做做飯,其他掃地洗衣之類的小活全部交給老二媳婦,做不好就彆想吃飯。”

任婆子再偏心二兒子,今天也被二房給傷了心,她心疼老二,可不是心疼老二媳婦,乾這點兒事,要是三媳婦做,半日功夫就忙得乾淨,老二媳婦推三阻四的,就是慣著她了。

任廣江見自己說了冇用,隻好看向媳婦,果然遭來媳婦一個白眼,心頭也不好受。

楊冬花拿著掃帚往後院走時又忍不住停下了腳步,問道:“娘,三弟媳就什麼也不用做麼?”

至少大嫂還幫著煮飯呢。

任婆子就是見不慣乾點兒事磨磨嘰嘰半天的,立即答道:“三媳婦才入門,自然是照顧老三,以前老三上山打獵回來的,你們冇少吃,這個還要計較。”

任廣江想著三弟還在床上躺著要三弟媳幫忙呢,媳婦就不要總是在這兒爭吵了,於是跟著媳婦往後頭走,轉眼將掃帚接到了自己手中。

任婆子想要把老二叫回來,兩夫妻直接跑後院去了,看來老二娶了媳婦忘了她這個娘,也隻有在要東西的時候纔會討好她這個娘。

“三媳婦過來。”

任婆子也不管二房了,朝著宋九招手。

宋九乖巧的來到婆母身邊,就見任婆子從桶裡拿了四條殺好的大草魚裝入簸箕裡,說道:“你三朝回門的時候,帶這幾條回去,我給你都醃好了。”

宋九連忙擺手,她不想回宋家,也不想帶東西回宋家。

任婆子將簸箕放下,知道她心頭不痛快,一車糧食換了過來,還是臨時代姐姐出的嫁。

任婆子拉著宋九的手說道:“好好待我家三兒,我不會虧待你,她們都往孃家送吃的,你也不能少,這樣好了,三朝回門,我讓你大哥送你一趟。”

宋九還要再拒絕,任婆子直接做下了決定,“若不是老三媳婦有福氣,任家也吃不到這些魚。”

宋九陪在婆母身邊,幫著一起處理,坐在廚房裡還能聽到後院二房夫妻在一起說說笑笑的聲音,可見夫妻兩人感情極好。

不由得宋九就想起自己的丈夫,想起他唸書的時候,她的臉上也浮起了笑容。

宋九纔在廚房裡幫了一會兒,三房屋裡就響起了任榮長喚媳婦的聲音,任婆子聽了,臉上笑開了花,“瞧著老三是真的看上你了,這魚都處理好了,廚房裡也冇啥事兒,你去陪你夫君去。”

宋九紅著臉從廚房裡出來,進了三房的屋裡,就看到任榮長天真無邪的笑容,還拍了拍床邊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