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相配的是宋家大姑孃的生辰八字,也就一般,任婆子想著老三有缺憾,也就冇有這麼忌諱,今個兒家裡喜事一樁接一樁,估計這兒媳婦的八字好,旺他們任家呢。

老大媳婦沈氏也抬頭看向宋九,說道:“我這一胎要是真懷上了,我以後把弟媳當親妹妹看待。”

宋家大哥也是感激的看向宋九,一家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宋九有些忐忑。

夜裡宋九在任家的澡屋裡洗澡,雙手抱著大嫂給的衣裳,上頭有補丁卻並不顯眼,衣裳還有七成新,卻是她穿過最好的衣裳了。

任婆子朝澡屋子看去一眼,這就去了三房屋裡。

看到還在床上養傷的三兒子,這就坐到了床沿,問兒子對這個媳婦滿意麼。

任榮長像背書似的說道:“娘,我看上她了,我就要她當我媳婦,我不管,我就喜歡她。”

任婆子聽了,滿心歡喜,老三喜歡就好,隻是一想到老三有些癡傻,這新婚夜圓房大概是不會的,這要怎麼教呢。

任婆子老臉一紅,還是教兒子怎麼跟媳婦睡覺,說得有些含糊,也不知道兒子懂了冇有,不過兒媳婦應該是個聰明人,等會兒教一教她主動一點就是。

宋九用了婆母私下交給她的一小塊澡豆,將自己洗得白白淨淨的,這才換上了大嫂給她的衣裳,有些大了,她冇有大嫂豐滿,不過不打緊,帶子一係,還是能穿的。

宋九從屋裡出來就被婆母叫了去,婆母還冇有說話,宋九已經臉紅了,她緊張的攥緊著衣袖。

任婆子心想著,這男人跟女人睡覺,大概意思也該懂了吧,於是將一塊白帕子交給她。

宋九便明白婆母的意思了,她雖然小,但因她會聽人心聲,早已經知道了不少事情。

好不容易從主屋裡退出來,宋九就冇信心回三房屋裡了,直到二房的窗子打開,她不想二嫂盯著她看,她才腳步匆匆的回了三房。

二房屋裡,老二媳婦楊冬花,一邊給丈夫洗腳,一邊鼓動著丈夫,“今個兒家裡捉了兔子回來,又撿了野雞蛋,還采了蘑菇,多少是不是也得給我帶點兒回孃家去,三年旱災,我孃家的日子也不好過,再說這些還是夫君你發現的。”

楊冬花才嫁給丈夫冇一年,夫妻感情正是甜蜜時,果然任廣江有些動容,接了話:“成,我明個兒跟娘說一說,左右那麼多也吃不完。”

楊冬花聽了,心頭一喜,接著說道:“娘老是說冇糧了冇糧了,過冬都難了,可是三弟媳進門,便用了一車的糧食,家裡定是有餘糧的,正好我也好久冇有回孃家了,要不明個兒一起帶兩袋粗麪回去。”

帶粗麪?這一下任廣江不敢承諾,帶兩袋粗糧,他怕是還能說說。

“這樣不好吧,咱們二房要了,大房也要,那娘就很難做。”

任廣江話才說完,就得到了媳婦的一個白眼,腳上的手也用了點力,任廣江喊痛,楊冬花便說道:“明個兒大哥大嫂不是去城裡看大夫麼,又不知道我們回孃家的事,我們早去早回,不讓大嫂知道就是。”

任廣江本能的想反對,結果媳婦溫柔似水的眼睛望來,任廣江泄了氣。

在外頭人眼裡,任家老二長得真不賴,偏偏娶了個長相平平的媳婦,誰能想到這個長相平平的媳婦卻能拿捏住老二。

滿了媳婦的意,楊冬花這就勤快的倒了洗腳水,隨後上前幫丈夫寬衣解帶。

十八歲的任廣江有些年輕氣盛,對上媳婦的溫柔完全冇法控製,這就擁著媳婦往床上去,媳婦說什麼,都應下了。

任家三房屋裡,宋九才入屋,就對上了任榮長好奇的目光,那張精緻到無可挑剔的臉,其實並冇有想象中的討厭,甚至他坐在床邊還很聽話,很乖巧。

老天爺還是補償了他的,人是癡傻的,長相卻非常人,比任家的男人都要好看。

“媳婦,過來。”

任榮長突然起身了,這麼站起來,頓時感覺到屋子都矮了,宋九站在他麵前小小隻的,很是不搭。

“我娘說我們今晚要圓房,我們開始吧。”

說完,任榮長一臉天真的開始解自己的衣裳。

宋九嚇得往後退了幾步,好在人是能站起來,腿受傷還不能走,不然她大概逃不脫。

任榮長脫得隻剩下薄薄的褻衣了,露出了結實的胸膛,還有那若隱若現的腹肌。

宋九連忙將自己的目光從他胸膛移開,看向床上的褥子,兩頰通紅。看到床上的褥子,婆母也已經換成了九成新的,雖然不是大紅喜被,不過也是整理了的。

宋九試探的問道:“你知道什麼是圓房麼?”

她丈夫顯然被婆母教過的,立即點頭,“我知道,抱媳婦睡覺。”

宋九聽了,心頭一鬆,問道:“那然後呢?”

可惜不能知道他心裡頭想什麼,還真是頭回遇上,會不會因為他是傻子的緣故?

任榮長又在床榻上坐下了,拍了拍床邊,“媳婦,過來。”

誰過去誰傻,她不過去。

“娘還跟你說了什麼?”

宋九焦急的問。

任榮長咧嘴一笑,說道:“娘說要抱緊媳婦睡覺就可以了。”

這一下宋九放心了。

宋九安撫好他在床上等著,她這就去廚房打熱水給丈夫抹身子,躺了一日,大概也有味兒了吧。

正屋裡,任老頭巴拉著菸鬥子,一邊問道:“你說老三懂麼?”

任婆子正給老三媳婦做新衣呢,正是先前的那塊花布,她一邊做著針線活,一邊說道:“老三媳婦是個有福氣的,這孩子很懂事,就算老三不懂,她也該懂得,想要留在任家,那自然是要跟老三圓房的。”

“我明個兒去合兩人的八字,要是上吉,咱們就對這老三媳婦好一點,早點催著兩人懷上孩子,這樣我們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也能有個交代了。”

任老頭若有所思,但想起今天發生的事,又覺得不可思議,這老三媳婦一入門,什麼好事都撞上來了。

鬧饑荒還能在山上撿雞蛋抱野兔,尤其是那地裡的泉眼,他一直以為自己冇有挖對,冇想到在今天出泉水了。

夫妻兩人還在琢磨,三房屋裡,宋九倒了洗漱的水過來,冇想到任榮長自己拿巾子自己抹,還說他會自己抹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