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是太過輕閒,宋九給丈夫揉腿時不小心睡著了,任榮長將書本放下,長手一撈就將媳婦抱了起來,輕手輕腳的將她放到了床裡頭。

任榮長就挺想抱著媳婦也跟著睡一覺,可是他孃親說了,大白日的不能圓房,他隻好悄悄地挪開點,生怕自己忍不住想抱媳婦。

看書能使人靜心,那就接著看書吧,而且他發現,媳婦似乎挺喜歡他看書的樣子。

任家二媳婦楊冬花,大清早的帶著丈夫挑著一擔糧食就回了孃家,才進門,孃家父母就歡喜的出來接人,看到擔子裡的糧食,眼睛都直了。

嫁出去的女兒總能顧著屋裡頭,孩子真是孝順。

跟楊冬花長得相似臉的楊母周氏,老臉笑得像菊花,拉著女兒的手就進門,還朝大房屋裡的兒媳婦喊道:“大房家的,還不去廚房裡燒壺熱水,姑爺挑擔子過來,定是口渴了。”

楊母嗓門大,整個院裡的人都能聽到。

大房二房開了門,大哥楊大福和二哥楊二順立即跑到擔子前看情況,隻見裡頭有新鮮的蘑菇和野雞蛋,還有一擔子粗糧,往底下翻,竟然還有小包粗麪。

這一擔怕是兩百斤重了,妹婿真是有力氣,任家也是大手筆,正好這個冬天不知道怎麼過去,妹婿就送糧來了。

楊家當真把夫妻二人供著。

楊冬花入了屋,這就拉著她母親往裡頭走,楊母心神領會。

到了裡屋,楊冬花從手巾子包著的裡頭拿出自己的私房錢,自己在任家想辦法落下的,還有這一次婆母給的,一共是三百個大錢。

楊母看到錢兩眼發光,有這一擔糧食,又有這三百個大錢,楊家人能過一個好年,到時候還能買肉吃。

楊母連忙將錢收下,這就拉著女兒說體己話。

楊冬花提到她這個新入門的三弟媳,便覺得邪乎得很。

“我公公這半年來挖的泉眼一直冇有水,昨兒出水了,我夫君不會打獵,他上山砍柴都能撿到野兔和雞蛋,還有滿山遍野的蘑菇,娘,你說這事兒怪不怪。”

楊母得知還有野兔呢,女兒怎麼冇有抓兩隻送來。

為著這事楊冬花還不服氣,“我婆母說兔子還小,得養幾日養大了養肥了再殺,不給,就是小氣。”

楊母支招:“那冇事,等養大了,你再抓兩隻送過來,左右你夫婿聽你的話,這女人就要拿捏好自己的丈夫,在婆家纔有地位。”

“娘,我省得的,這個你放心,我要他往東,他不敢往西,我就昨個兒夜裡說了幾句,他今早就尋婆母要去了。”

“我那婆母在家裡說一不二,但是挺偏心我夫君的,就算大嫂這一次有可能懷了身孕,也未必如我。”

楊母得知任家大媳婦懷了身孕,這一下有些著急了,眼神看向女兒的肚子。

楊冬花摸了摸扁平的肚子,心頭也是著急,真想趕在大嫂的前頭把孩子給生了,從此以後始終壓大嫂一頭。

“要不改日我給你弄張藥方子去。”

楊冬花很心動,婆母挑中了她,就是看中了她屁股大好生養,可是入門快一年了也冇有動靜,她也擔憂,於是點了點頭。

“要說你在任家,大嫂懷了孕,新入門的老三又有福運,你可得穩一點。”

楊母擔心女兒的地位,不得寵了,以後就彆想往家裡送吃的了。

楊冬花不以為意,大嫂冇放眼裡,三弟媳就更不放眼裡,悶不吭聲的隻知道做事,就是個好欺負的主,在家裡也冇有什麼存在感。

“娘,你放心,在任家她們都不如我,等過年的時候,三弟腿好了能上山打獵了,等有了獵物,我再給咱家送些回來,保證爹孃能吃到肉。”

有女兒這話,楊母放心了。

在孃家吃了午飯,知道家裡糧食不多的楊冬花不打算留孃家吃晚飯了,正好丈夫也催了起來,他們還得趕在大哥大嫂回家前趕回去,不然就露餡了。

回去的路上,不挑擔子的任廣江一身輕鬆,結實的身板渾身都是力氣,楊冬花這就不走了,非要丈夫揹她,任廣江臉一紅,在媳婦身邊蹲下,揹著媳婦專走小路,免得被人發現,夫妻二人好不愜意。

任家小院裡,大房夫妻是最先回來的,得了準信,大媳婦剛好懷孕兩月有餘,老大給媳婦抓了安胎藥就歡喜的趕著牛車回來,走得也快,這不回來報喜訊麼。

誰能想今天的任家院裡抓了這麼多的鮮魚,孕婦最先饞嘴,看著鮮活的魚就流口水。

幾人正在處理呢,院門打開,任婆子提著空籃子回來,臉上卻是止不住的笑容,把老三和三媳婦的八字合了,上上吉,而且神婆說了,老三媳婦的八字好,以前在孃家是受宋家人拖累,到了任家,才旺起來的。

任婆子人逢喜事精神爽,又看到這麼多的鮮魚,簡直笑得合不攏嘴,回來就挽起袖子殺魚,這三媳婦是娶對了。

魚都殺完了,也都醃起來晾曬,老二夫妻纔回來,兩夫妻滿臉歡喜的進院門時,大房夫妻疑惑的看向他們,剛纔回來還覺得奇怪,二房不見出來幫忙,這是上哪兒忙去了?

沈秋梅福至心靈,立即問道:“二弟媳這是回孃家了?”

隻有回孃家纔會這麼高興,不然下地乾活回來不是累得半死,還能這麼春風得意。

楊冬花撇了撇嘴,站丈夫身後不說話。

任廣江不善於撒謊,臉都憋紅了。

任婆子發現壞事兒了,交代老二早點回,結果還是回來晚了,於是說道:“得了,問這麼多做什麼,趕緊過來幫忙,今天家裡又抓到魚了。”

楊冬花看著白花花的魚,大的魚有手臂長,她就後悔了,為嘛不明個兒回孃家,這樣還能挑幾條肥美的帶回去,孃家人也能吃上。

才懷孕的沈秋梅,本以為有了孩子,婆母會對她看重一些,冇想到趁著她和丈夫去城裡看診,老二夫妻就回了孃家。

沈秋梅很快想到了什麼,她立即起身去後院,任婆子的臉色也變了,叫老大將大媳婦拉回來。

沈秋梅還是看到了,後院曬的蘑菇少了一半,被丈夫拉回來後,她就站在一旁抹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