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30) "《萬界獨尊》 第4章   蝶香琴韻 內容試讀

第004章蝶香琴韻

在蘇炎的丹田中,那原本透明猶如微風的氣旋,已經開始快速的旋轉起來,且漸漸顯露出了一絲白濛濛的光。

蘇炎知道,這預示著他的先天罡元,已經徹底穩固,已經不需要再吞噬那些野獸的鮮血了。

到時候隻要獲得一本適合的“罡元秘籍”,稍微修煉一下,便可獲得強悍無比的戰力,甚至蘇炎隱隱感覺,以自己如今先天罡元的雄渾程度,似乎並不比那些靈身境六重的高手差。

“這山岩後麵,我記得有一片天然水潭,極為的清涼!上一次偶然發現這水潭,還是三年前,那時候我還是靈身境三重,被一頭相當於靈身境四重高手的巨虎追殺,要不是這水潭,我很可能已經死了。”

想到以前遇到的驚險,蘇炎露出追憶的笑容。

撥開那片灌木草叢,隻見一個幽暗的山洞甬道出現在自己麵前,一股清涼的風從其中吹拂出來,讓蘇炎渾身的燥熱被驅除的一乾二淨。

穿過甬道,很快來到了那山岩後麵。

一片碧波盪漾的清澈水潭,出現在了眼前,天上的烈日極為的**,但在這水潭周圍,似乎並不起什麼作用。

清風微拂,鳥語花香,一片幽靜愜意。

“嗯?”

蘇炎剛脫了衣服,露出精壯的上身,突然神色一動,敏銳地發現了在不遠處水潭邊緣的光滑圓石上,正有數件嫣紅色的絲綢紗衣在風中微動。

這絲綢紗衣,明顯是女子的衣物。

蘇炎眉頭一皺,這麼僻靜的地方,竟然還會有其他人?

而且……還是個女人?

“不好!”

蘇炎刹那反應了過來,在蘇家能有空閒來到這片僻靜所在沐浴的,自然不可能是下人奴仆。

既然不是下人奴仆,那麼就是蘇家內門核心中的人物了。

蘇炎如今終歸來說,還隻是個奴仆,身上的衣服也是小廝灰衣。

雖然不出意外,他不久後就會進入蘇家的內門核心,但終究隻是孤家寡人一個,得罪了那蘇羅也就罷了,蘇家高層看在他的天賦上,也不會讓蘇羅動手腳的。

而那七少爺,平日裡素昧謀麵,相信僅僅以蘇羅的片麵之語,那七少爺也不會傻得真的來找他蘇炎麻煩的。

但若是再得罪一個人呢?

並且對方還是一個女子,而且得罪其的方式,是不小心看到了其沐浴時的春光。

想到這個,蘇炎就頭大,毫不猶豫地轉身想要離開。

但就在這時,突然水潭中嘩啦啦一陣響動,蘇炎轉身之際驚鴻一瞥,隻見那水潭中浮現出了一個曼妙至極的倩影。

青絲飛揚時,水珠折射著陽光,洋洋灑灑,讓那水潭內的倩影更多的一絲迷幻之意。

蘇炎心頭猛地一跳。

再無絲毫猶豫,朝著甬道急速而去。

但就在這時,突然自身後響起了一道清冷的嬌喝:

“站住!”

蘇炎身子一僵。

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從他人眼皮子底下離去,索性坦然轉身,一雙眸子閃爍清澈的光,看向那水潭中的倩影。

女子已經將衣物穿好,但畢竟是絲綢紗衣,被水浸濕後隱隱透出了那酮體的春光。

看見那曼妙的輪廓,以及那一張精美絕倫的臉龐,蘇炎心頭猛地跳動了一下。

蘇語蝶眼神清冷。

看著蘇炎的一身肮臟,以及感受到蘇炎方纔那束熾熱無比的目光,她瓊鼻微微冷哼一聲:

“漂亮麼?”

“漂亮!”

蘇炎坦然點頭。

說實話,這女子美得讓人驚心動魄。

尤其是在這樣的幽暗密林中,水潭旁,陽光下,倩影自潺潺流水中浮現出的那一刹那,真猶如仙女臨世,任誰見了都會一輩子難以忘懷。

蘇語蝶眉頭皺得更深,冇有想到眼前這奴仆不僅膽兒肥,嘴巴也是利索。

“既然好看,那我就將你的眼珠子挖出來,讓你這狗奴纔好好看看本小姐長得什麼樣子!”

蘇語蝶語氣冰冷。

話音剛落,蘇炎就感到渾身一股詭異的力量纏繞上來,似乎是根根透明的絲線般,讓他寸步難行。

“糟糕!這蘇家的內門核心傳聞競爭激烈無比,打打殺殺那是常有的事情,本來還以為這隻是誇大,但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竟然如此凶神惡煞,看來傳聞應該是真的!”

蘇炎大吃一驚。

雖然他修煉刻苦,實力也算是不錯,但是與人爭鬥的經驗太少。

此刻在蘇語蝶的殺意下,不禁有些弱了氣勢,被震懾住了,再加上那奇異能量的纏繞,讓他幾乎動都不能動。

而就在這時,蘇語蝶纖纖玉指虛空一彈,竟然憑空自手中流轉出了嫣紅如血的光芒,化作了一個精緻的玉琴。

噹啷一聲!

琴聲流轉而出。

卻冇有絲毫動聽之意,而是帶著三分殺伐氣息,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直奔他而來,蘇炎頓時感到脖子一片陰寒,更有一股鋒銳氣息直逼他雙眼所在。

看這樣子,這女子不僅是想把他殺了,還真要將他的眼珠子挖下來。

好狠的女人!

蘇炎深吸口氣,冷靜下來,這幾日吞噬野獸鮮血,變得嗜血的氣息驟然爆發出來,讓他刹那如變了一個人般。

丹田內那原本平靜流轉的氣旋猛地動盪起來,旋即先天罡元遍佈全身,化為一片白濛濛的光將他籠罩,阻擋了那能量漣漪的擴散,與此同時,隨著先天罡元的湧出,蘇炎身上猛地爆發出一股巨力。

“嚎!”

蘇炎怒喝一聲,那纏繞全身的能量絲線瞬間崩裂。

感受到已經能自由活動,蘇炎急速後退,臉色有些陰沉地道:“我隻是偶爾路過,並冇有想要偷看的意思,你這樣的死**迫,難道人命在你這高高在上的蘇家小姐眼中,真的就如草芥一般麼?”

蘇炎身影已經接近了那甬道。

這女子散出的氣息很詭異,時強時弱,讓蘇炎感受不到其具體的境界。

不過想來應該要比他高,蘇炎並不想和其糾纏,越糾纏,就算今日逃出了這凶狠女子的手掌,將來在蘇家中,恐怕也不會太好過。

所以話音剛落,他一隻腳已經踏入了甬道之中。

但接下來那女子的話語卻是讓他突然停住了腳步。

“不錯!像你這樣的奴才,在蘇家就像是草芥一般!”蘇語蝶臉色冷漠,見蘇炎竟然能夠掙脫她的束縛,不由多看了兩眼,“看你這樣子,應該是靈身境五重的修為吧?不錯,不錯,已經有進入我蘇家內門核心的資格了,但其實本質上,在我蘇家還是猶如草芥一般的存在!你知道蘇家為何會讓你這種奴才進入內門核心?原因很簡單,就是作為我們蘇家進入幽暗秘境的炮灰!”

蘇語蝶話語清冷,但卻猶如一股灼灼炎流,猛地燃燒起了蘇炎的血液。

“你說什麼?”

“我說,你的性命,在我眼中,就是猶如草芥般的存在!”

蘇語蝶再無和蘇炎對話的興趣,在浮出水潭的一霎,她就已經注意到了蘇炎的存在,也感受到了蘇炎驚鴻一瞥的驚豔目光。

她向來極為討厭男人這樣的目光,尤其今日還被一個小小的奴纔看到了身子,對於她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隻有將蘇炎殺了,方纔能解除她心中的屈辱感。

“能死在我的血魂‘蝶香琴韻’下,作為一個奴才,你足以自豪了!”

手中琴音再次流轉。

這次已然不同,在察覺到蘇炎靈身境五重的修為後,她也不太輕視蘇炎了,琴音悠揚婉轉,猶如天籟,叮咚流轉之際,四周驀然洋溢起了一股股芬芳氣息。

隱隱的,在虛空中浮現出了一隻隻五彩斑斕的蝴蝶。

整個水潭邊,猶如仙境。

蘇炎心中怒火凜然,蘇語蝶的話語讓他簡直不敢相信,就算進入了蘇家內門核心,也得不到應該有的身份地位?依舊是猶如草芥般的存在?而且還要成為進入幽暗秘境的炮灰?

這讓蘇炎不能接受。

但就在這時,琴音進入了耳中,讓蘇炎心神一蕩,看向蘇語蝶,隻感到心中火熱無比,對方簡直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自己要為她奉獻出一切。

眼中露出迷醉的表情,身子僵硬地朝著蘇語蝶走去。

“這奴才畢竟是靈身境五重的修為,身軀內的生命精元對於我的傷勢,多少有些作用,也不能浪費了。”

蘇語蝶心中暗道,纖纖玉指虛空一點,就見一根隱隱泛出血色的能量絲線纏住了蘇炎的脖子,散出一股奇異的血紅色霧氣,漸漸籠罩了蘇炎的身子。

詭異的是,蘇炎被這血紅色霧氣籠罩,神色上的表情更加迷醉了。

醉生夢死一般。

“咦?這奴才體內竟然覺醒了先天罡元,能夠覺醒先天罡元的,就算是奴才,也是能夠引起那幫老傢夥注意的,這樣的天賦,已經能夠擁有免去成為炮灰的資格了!”

蘇語蝶心中驚詫,猶豫了一下,並冇有立刻將蘇炎殺死。

而就是這一刹那,蘇炎猛地雙目睜開,全身劇烈抽搐,體內血液以一種極為不可思議的速度瘋狂轉動起來。

雙目中,血絲遍佈。

這一刻,猶如凶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