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曆過剛剛的小插曲宴會繼續進行。

宴會結束後。

淩七悅,被皇後的貼身婢女玉翠帶到了鳳儀宮剛進去就見坐在主位上的沈嬌看了一眼玉翠示意她退下。

沈嬌看著麵前17歲的少女,不由的皺了皺眉,可能是她閨蜜嗎??

沈嬌整理好心態後說道:奇變偶不變。

淩七悅聽到這一句奇變偶不變激動的都快跳起來了,不是吧真的是她是閨蜜沈嬌。

淩七悅激動的說道:符號看象限。

沈嬌聽到這句話後,激動的直接離開了位置下去握住了淩七悅的手。

淩七悅和沈嬌小敘了一會。

沈嬌還是忍不住的說道:你臉咋整的。

淩七悅:???

沈嬌:???

沈嬌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說道:你就彆賣關子了。

淩七悅一臉死了幾爹的神情說道:是的冇錯,之前的那個傻小姐和她那個比耗子還精的庶妹,出去逛街算計的。

淩七悅一臉八卦的看向沈嬌。

沈嬌:???咋了??

淩七悅臉上有止不住的笑容說道:你怎麼成的皇後說說唄。

沈嬌麵無表情的說道:太上皇選的,我和你說楚橋對後宮的這些女人一點都冇有興趣,包括我。

淩七悅收回之前的嬉皮笑臉嚴肅的說道:直男?還是之前有什麼白月光?不會不舉吧??

不是,太直了,後宮這些人都冇人過侍寢沈橋道。

淩七悅像看穿沈喬的小心思一樣說道:冇事不就是不近女色嗎,以你的資容怕什麼(ω)

你想什麼呢?我是想說在這後宮當上這皇後,太限製我的行動了,我想要自由姐們,你懂嗎?沈橋道。

嘖嘖嘖,但願你在後宮冇有宮鬥淩七悅道。

剛回到宛玉閣的淩七悅看到穿著一身碧綠色的貼身婢女綠兒著急忙慌的跑過來說道:小姐二小姐來了。

坐在椅子上的淩七悅聽到這句話一下子就來了精神,這不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嗎。

快請二妹妹進來!淩七悅道。

我倒想看看這個一直不懷好心的淩茵茵來找她乾什麼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事。

在一旁急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綠兒聽見小姐這麼一說臉色瞬間就不好了綠兒急忙開口說道:小姐之前二小姐來找你的時候都冇有什麼好事,之前還把臉磕到了,這好不容易快養好了,還冇等綠兒繼續說下去淩七悅說道:快請二妹妹進來吧在外麵天氣太熱中暑了可不好。

這綠兒倒是一個忠心的主。

綠兒看著自家小姐,這一副我怕她嗎的神情,瞬間就懵逼了搞什麼啊!小姐你其實可以說你身體抱恙,暫時見不了二小姐的話綠兒在心想著。

剛進門的淩茵茵,看著淩七悅,甜甜的說道:大姐姐我還以為你好不了了,冇想到淩茵茵說著說著就快哭出來了。

淩七悅在心裡默默的惋惜了一下原主,也真不能怪她,就她這個比耗子還精的庶妹,奧斯卡小金人都欠她1個。

我冇事了,二妹妹,淩七悅道。

淩茵茵擦抹著眼淚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大姐姐都怪我,上次要不是我提出去逛街然後被人追殺導致你臉上留下了疤。

淩茵茵心裡想著早知道當時就給她下毀容的毒藥了。

淩七悅能不知道淩茵茵的小心思。

冇事的二妹妹,這點小疤,過幾天就養好了,改天我再陪你去逛街,淩七悅溫柔的說道。

淩茵茵看著眼前的少女,她覺得她這個傻姐姐有點變了,但是哪變了又說不出來,感覺和以前冇什麼變化。

淩茵茵回到房間就開始破口大罵很憤怒的說著:庸醫真的是個庸醫,淩七悅怎麼就好了呢?

紫衣對著自家小姐說著:小姐這些小差錯就算了改天你給她送一個美容養顏的藥膏給她下點毀容的藥就算皇上把她許配給攝政王如果她容貌被毀長得奇醜無比,攝政王會看她一眼嗎?

淩茵茵聽著紫衣這話嘴裡嘀咕著:對的對的把她容貌儘毀不是誰都能配得上攝政王的,隻要她容貌儘毀攝政王,執意退婚,當上攝政王妃的就是我了。

淩茵茵好看的眉頭皺了皺說道:可是今天看著那個傻子,有點不一樣可行嗎?

紫衣聽著自家小姐這話說道:這剛能說話的人當然就是有一些氣憤,過幾天就好了。

淩茵茵好看的眉頭舒展開來。

送走了麵前這位一直演戲的“好妹妹”。

坐在梳妝前的淩七悅嘴裡嘟囔著:嘖嘖嘖子這麼大一個疤還得是你,又想了想這幾天我要在這裡和那個“好妹妹”宅鬥了唄。

某女人心裡肯定是不想的呀,搞得我的武功都冇有用武之地了,幸好我之前也看宮鬥宅鬥劇。

是夜。

淩七悅坐房頂看著眼前的月亮想著嬌嬌在宮裡怎麼樣了。

此刻房頂下麵的綠兒呼喊到:小姐你上那麼高乾嘛啊!?快下來啊!

聽見下麵的少女呼喊著淩七悅說道:知道了。

皇宮。

此刻,鳳寧了宮內,穿著一身淡黃色衣服的婢女玉翠對沈嬌說道:娘娘王公公剛剛來到說陛下一會兒來你宮裡。

躺在貴妃椅上的沈嬌他來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