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銀髮老者的發問,周成則是聳肩一副無辜的樣子,故作迷茫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剛碰到神鼎,便感覺自己的意識好像進入了一個五顏六色的空間。在那個空間,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天地間所有道之玄妙。”

“加上我之前對土行、木行和火行之道都有所感悟,所以就一舉悟透了。而且那五顏六色的空間內,各種能量衍變,好似在指引我通往至強者的路,讓我感悟良多,自然而然就突破了。”

聽周成這麼說,蠻族三位長老彼此相視,不禁都是略有些無言以對。

“周兄弟,可真是好福緣啊!”冇有得到他們想要的答案,最後消瘦老者隻能略有些酸溜溜的道。

周成摘掉自己得了便宜就不能賣乖,於是正色連忙保證說道。

“三位放心,我受蠻族神廟如此大的恩惠,我必竭儘所能造福蠻族。”

“哈哈…周兄弟,我蠻族能有這麼一位洞虛強者坐鎮,當真是大喜事啊!”魁梧光頭巨漢大笑起來。

消瘦老者聞言也是點頭連笑道。

“確實是一件喜事,今天也是我族的洗禮之日,我們該好好慶賀一番!”

“周兄弟悟性這般好,還得神鼎造化,未來未嘗不能成為至強者啊!”銀髮老者隨即讚歎連道。

“我蠻族神廟存在八千年了,能踏入洞虛之境的也是屈指可數。周兄弟的天賦,比之金風還要好啊!”

“金風?還玉露呢!”周成雖然心中腹誹的周成,但是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

“金風是誰啊?也是神廟的外族長老?我怎麼冇有見過他?”

魁梧光頭巨人聽了周成的連番問話,隻是輕輕搖頭說道。

“不,周成兄弟,金風不是我蠻族的外族長老,不過他的父親是我蠻族上一位外族長老。不過,金風的母親是我蠻族之人,所以他也算是我蠻族子弟。”

“他天賦很好,比我們幾個都好,早在十數年前,金風踏入虛境,成為了我蠻族第四位長老。”

“上一位外族長老?那不就是化身金勝的青湖島原島主古雍嗎?他還在蠻族留下了一個兒子?”周成聽得有些驚訝意外,隨即目光閃爍的看似隨意問道。

“那這金風長老我怎麼都冇有見過?難道他閉關了?或者是冇在蠻族神廟啊?”

“金風長老和我們這些老傢夥不一樣,我們喜歡安安靜靜的在族中修煉悟道,而他喜歡在外遊曆悟道,很少待在蠻族神廟。”銀髮老者給周成解釋說道。

“喜歡在外遊曆悟道?還是古雍的兒子,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父親的來曆呢?但當初滕青山和裴三殺到蠻族神廟,逼死金勝,金風肯定是知道這一點的,能不想著為父報仇?”周成得知這位金風長老的來曆和喜好之後,卻是忍不住心中暗暗想著。

“難不成,這金風是血殺組織的人?之前滕玉豔他們遇到刺殺,是金風安排的?”

雖然想了很多,也有了很多的猜測,但是周成並未多糾結於此,金風和滕青山的仇怨,畢竟和他也冇什麼關係,有一點關係的也僅僅是它和滕玉豔見過幾次麵而已。

隻不過,周成自己都冇有想到,他很快就見到了那位蠻族第四長老金風長老。

那是在一個多月後,達到洞虛之境和蠻族三位長老慶賀一番之後,周成便提出用過蠻族收集的一些好的礦石打造一份屬於他自己的鎧甲。

打造完成鎧甲之後,周成便是離開蠻族神廟,往蠻荒更深處而去,采集各種靈藥去了。

來到這個世界,修煉之餘,也不能無所事事不是。

於是,周成便想到了煉丹煉藥,研究蠻荒之中各種草藥的藥性,希望以後離開時給蠻族留下一些煉丹醫藥方麵的傳承,也不枉和蠻族一番緣分。

一路采藥煉丹,研究各種藥草藥性的周成,漸漸來到了蠻荒深處,這日正趕路間突然看到前方有著一座高山高聳入雲,好似擎天之柱般。

尚未靠近那高山,周成便是清楚的感覺到那個方向濃鬱的生機氣息,不禁心中好奇靠近了過去。

“這般濃鬱生機彙聚之地,必然有逆天的靈藥寶物,上去看看。”

然而,距離那處高山還有不短距離的時候,周成便是猛然似有所覺的驚咦一聲。

“咦,虛境強者的氣息?似乎並不是虛境妖獸,而是虛境的人類。感覺這氣息,並未虛境大成。這蠻荒深處,九州之上那些大宗派的虛境強者一般應該不會來的。莫非是那…”

心中懷著好奇的周成,很快便是飛到了那座大山幾乎進入雲層的山腰上,環繞著山腰飛過大山,頓時便是看到兩側以及前方遠處竟然還有大山。

大山相連,在中間形成了一處與外界隔絕,好似人間仙境、世外桃源般的山穀。那迷濛霧氣籠罩,好似仙境般的山穀之中,更加濃鬱的生機氣息澎湃升騰,深吸一口氣都讓周成感覺神清氣爽。

“那位虛境強者就在山穀深處,他應該也感覺到了我, www.uukanshu.com竟然一點兒反應都冇有?”周成暗暗驚訝,循著那虛境強者的氣息,徑直從高空中俯衝而下,靠近了過去。

剛剛穿過朦朧雲霧之氣看清楚下方山穀中景物的周成,便是忍不住眉頭一掀笑道。

“還以為冇反應呢!原來是喊了幫手嗎?這個幫手,似乎不弱的樣子。”

周成清晰的感覺到,在地底深處,一股澎湃渾厚氣息急速靠近,顯然是一頭強大的虛境妖獸。

很快,周成便是清楚的看到了下方山穀之上懸空而立的一足有數丈長、渾身厚實鱗甲好似穿山甲一般的虛境妖獸和下方草地上站著的一位身穿淡青色長衫、足有兩米二三高、劍眉朗目的青年男子。

他正眯眼看著半空中俯衝而下的周成,凝眉目中閃爍著絲絲驚疑不定之色。

吼…

低吼聲中,那穿山甲般的虛境妖獸不容分說的便是主動向著周成殺了過來。

“哈哈…”朗聲一笑的周成,也是閃身迎了上去。

周成冇用自身的肉身力量,反而是翻手間澎湃的陰陽世界之力凝聚化作了一個巨大的能量手掌般,向著那穿山甲般的虛境妖獸狠狠拍了下去。

轟隆隆

爆響聲中,陰陽能量手掌震顫,而那穿山甲般的虛境妖獸卻是身上鱗甲碎裂的背後浮現出了血跡。

他深刻的感受到周成的強大,這虛境妖獸竟然驚恐低吼一聲的猛然掉頭往下飛竄而去,一頭紮入了地下。

感受著地底那虛境妖獸的氣息快速遠去直至消失,愣了下的周成,不禁啞然失笑的搖頭。

“還是個膽小的虛境妖獸,空有虛境大成的實力了,竟然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