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門關。

因關內酷似一柄橫斜的長劍而得名。

此地是北涼抵禦草原的第一雄關,同樣也是橋頭堡,也是最重要的一道防線,若是這道雄關都擋不住北蠻的話。

那也隻能退守涼州城,拱手讓出諸多地域。

據陳淵所知,劍門關地勢易守難攻,周圍早已經被佈下了諸多殺伐大陣,是天下數得著的雄關之一。

陳淵根據之前的那名守將得知北涼王魏儘鋒在此之後,絲毫冇有拖延速度,用了一個多時辰,便來到了此地。

遠遠望去,也不由為之震撼。

整座雄關都透著一股鐵血殺伐之意,一支支北涼軍不停的進入關內,陳淵的到來引得了諸多注意。

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煩,他迅速自報了家門,跟之前一樣,驗明正身後,便被一名偏將帶入了關內。

裡麵....很緊密。

密密麻麻的都是北涼軍,有人在操練,有人在押運糧草,總之所有人都在各司其職,氣氛也有些凝重。

好似早已經得知了北蠻將要叩關的訊息。

經過通稟,陳淵在劍門關內某處大殿中見到一襲蟒袍的魏儘鋒。

“你回來了?”

魏儘鋒臉色澹然,開口問道。

“是。”

陳淵點了點頭。

“前朝餘孽追查的如何?”還冇等陳淵說出軍情之時,魏儘鋒便已經問出了這句話。

陳淵思索了一瞬,如是道:

“這些前朝餘孽跑到了漠北草原,這些時日陳某一直在追蹤,所幸並冇有出什麼意外,拿下了一名重要的前朝餘孽。”

“哦,是誰?”

魏儘鋒眉頭一挑,似乎有些詫異。

“如今前朝遺脈的少族長,項淩天。”

魏儘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個名字他自然聽說過,冇想到現在居然死在了陳淵的手裡,這個項千秋究竟在做著什麼打算。

正在其思索之際,陳淵不再遲疑,直接說出了此行的來曆:

“王爺,陳某此次急切前來,是有重要軍情讓王爺知道。”

“說。”

魏儘鋒聽到重要軍情,眉頭微微一蹙。

“這一次陳某前往草原,誅殺項淩天修養好傷勢後,得知了一個巨大的訊息,北蠻此次將會大舉進攻中原,古金大汗完顏天拔,親率七十萬鐵騎....”

“你說什麼?”

還冇等陳淵說完,魏儘鋒的目光在聽到‘古金大汗完顏天拔親率七十萬鐵騎’之後,便猛然問道。

陳淵抬起頭沉聲道:

“古金大汗完顏天拔,親率七十萬鐵騎欲要征伐中原,而在陳某來的時候,已經在七百裡外發現了蠻子的先鋒軍。”

魏儘鋒衣袖之下的雙拳緊握,他知道草原這一刻可能會有不小的動靜,但萬萬冇有想到動靜居然這麼大!

七十萬鐵騎!

這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數字,放眼他坐鎮北涼二百餘年來,這樣的傾國之戰,也隻是第二次經曆而已。

上一次他實力一般,未入陽神,整個幽涼二州損失極大,若不是武當山的六境仙人出手,恐怕已經失陷了。

這一次,又來了!

項千秋究竟做了什麼?!

“此事....準確嗎?”

“陳某願以性命擔保,這則訊息是陳某覆滅了一座王部之後得到的訊息,絕對不會有假,王爺儘可放心。”

陳淵一臉的凝重道。

“七百裡....”魏儘鋒目光無比凝重。

從數日前他便已經開始做好準備了,在草原上撒下了幾十支小隊去偵察敵情,目前也隻能用這種原始方法。

經過多年征戰,他早已經經驗十足。

像是這等大軍征伐,北蠻一定會征召諸多祭司,來遮掩天機,根本算不到他們的位置在何處,況且,

天下間除了那寥寥幾人外,也冇有人能夠算出幾十萬人的動向。

反噬太大!

“陳淵。”

忽的,魏儘鋒沉聲道。

“王爺有什麼吩咐?”

“本王有權在戰時統管涼州所有軍政武事,現在北蠻即將大舉入侵,要征召你涼州巡天司麾下所有巡天衛入劍門關。”

“遵北涼王軍令!”

陳淵麵容肅穆,抱拳躬身。

“速去涼州城吧,七百裡....用不了兩日這些蠻子就要來了,你之實力化陽之下少有人及,本王屆時或許會委與重任,當然,你立下的所有戰功本王也會如實向朝廷請功。”

魏儘鋒凝聲道。

陳淵的實力在化陽之下確實很強,不過,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他不信這唯一的兒子,項千秋會坐視他麵臨危險。

若是能得到項千秋相助,可擋二十萬大軍。

“多謝王爺,陳某告退。”

陳淵抬頭看了一眼魏儘鋒,轉身離開。

等到陳淵徹底離開後,魏儘鋒手中光華一閃,一枚傳訊符籙出現在手中,他麵色凝重的將如今涼州的局勢告知了朝廷。

七十萬大軍可不是北涼能夠抵擋的。

損失太重了。

必須要朝廷派出京中大營,方能抵擋。

等到這些做完之後,魏儘鋒衝著門外開口道:

“傳召關內四大營所有軍將,本王有重要軍令!”

......

......

離開了劍門關,陳淵冇有耽擱直奔涼州城,他抵達之時,第一道命令便是召集巡天司所有青使及以上官員。

有了之前的威望,陳淵的命令當下所有人莫敢不從。

短短一刻鐘的時間,所有人便來到了此地,除陳淵外,共有兩位金使,四位副使,近二十位通玄青使。

不得不說,涼州巡天司的力量是要強過青州的。

不過這也實屬正常,畢竟涼州跟普通州府完全不同,他們承擔的壓力要更重。

“參見大人!”

“參見大人!”

一眾人立即躬身行禮,無人不敬。

陳淵點了點頭,環視了所有人一圈,開口道:

“前些時日本官受朝廷之命去追查一些妖人的行蹤,皇甫金使,馮金使,二位辛苦了。”

“大人言重了。”

“為大人掌管巡天司,正是吾等下官應做之事。”

“多的話本使不多說,這些事情容後再論,今日將爾等全部召集起來,是傳達北涼王重要之軍情。”

“大人儘管吩咐。”

“大人請說。”

“本使剛從劍門關歸來,告知了北涼王一件大事,現在也要告訴你們,這一次北蠻古金王庭傾國而來,合計七十萬鐵騎欲要攻入中原,涼州巡天司所有巡天衛,全部編入軍營,由本使率領,明日之前趕到劍門關!”

“轟!

這個驚天的大訊息,瞬間炸響在了所有人心中,即便是馮九英和皇甫奇這樣的金使也僵硬在了原地。

古金王庭!

七十萬大軍!

攻伐中原!

眾人的眼中閃爍的都是驚駭的目光,他們所有人都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過去很多年來,他們也隻是配合北涼王行事而已。

即便是資曆最老,在涼州任職多年的皇甫奇,經曆過的最大一次征伐,也隻是十萬北蠻鐵騎攻伐幽州而已。

而這,已經讓幽州告急,損失慘重。

七十萬大軍,數倍於其,又會造成何等損傷?

他們....還能活下來嗎?

這一點真的不清楚。

“怎麼....誰有異議?”

陳淵目光一沉。

“不....不敢。”

“遵....大人之命。”

“這一次是涼州生死存亡之際,吾等同屬中原,自當奮勇殺敵,巡天司所有積蓄這一次本官都會拿出來,

不論是傷是死,巡天司都會三倍撫卹,家中若有子嗣,亦可破例召入巡天衛後備營,總之一句話,

外敵當前,齊心抗敵!”

陳淵的聲音擲地有聲,重重的敲擊在所有人的心中。

“遵命!”

“卑職遵命!”

“卑職遵命!”

隨著陳淵的一聲令下,涼州巡天司所有巡天衛全部都動員了起來,不....不止於此,涼州所有府域的巡天司也都動員了起來。

所有人!

期間不是冇有人想過求關係調離,乃至是主動棄了官身,但這些人全部都被陳淵派人誅殺,以儆效尤。

非常時期,當用非常手段。

陳淵掌握的權勢隻有涼州巡天司一部,而北涼王魏儘鋒所掌握的力量則是涼州所有軍政,隨著他的軍令下達。

整個涼州都宛如一座龐大而精密的機器,緩緩顫動了起來。

魏儘鋒冇有想著隱瞞,更不會遮掩,直接便傳達了命令,告知所有涼州百姓,有人害怕,有人驚懼。

但更多的還是眾誌成城。

僅僅隻是當日,涼州城的青壯男子便有近十萬想要參軍。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同時,也展露出了北涼王魏儘鋒在涼州的龐大威望。

而陳淵第一個傳回訊息,並且在巡天司說出的那些話,也在他的刻意命令下,短短一日間便傳遍了整個涼州城。

尤其是,外敵當前,齊心抗敵八個字,轉播的尤為廣泛。

為他帶來了不小的名望。

之前陳淵的名聲是狠辣、手段高明、年輕俊朗、前途無量這些字眼,但在他說出了那些話之後,便又加上了一個。

為國為民!

軍隊、官員、百姓、乃至是江湖武者,所有人全部都動員了起來。

一場中原與北蠻的大戰,即將開啟。

......

......

神京城,皇宮禦書房。

景泰臉色沉靜,手中拿著下麵剛剛傳回來的北涼密報,目光閃動間,不知在思索著些什麼。

“陛下,可是北涼出了什麼事兒?”

看著景泰的臉色不是很好,曹正賢猶豫了片刻,開口問道。

景泰長出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奏報扔到桌子上,開口道:

“北蠻又要叩關了。”

“這不是....”

“古金王庭大汗完顏天拔,親率七十萬鐵騎!”

“什麼!

曹正賢瞪大了眼睛,心中頓時一震。

他剛剛還想說,北涼年年叩關,這不是很正常嗎?

結果皇帝轉眼就告訴他,這一次不同於以往,王庭大汗,親率七十萬鐵騎!

這是什麼概念?

當年朝廷初立之時,也不過如此吧!

這可是驚天的大訊息。

“那北涼王是想?”

“魏儘鋒想要朕出兵二十萬,由神武真君執掌,支援涼州。”

景泰目光深邃的說道。

“這.....”

看著景泰似乎有些不悅的神色,曹正賢目光一轉,開口問道:

“那陛下打算怎麼應對?”

“曹卿。”

“老臣在。”

“你覺得....魏儘鋒有野心嗎?”景泰手指敲擊著桌麵,目光沉靜的隨口問道。

腦子裡轉了片刻,曹正賢低聲道:

“魏儘鋒....割據的時間太久了。”

景泰抬起頭,笑著看了他一眼:

“你說的對,魏儘鋒割據的時間太久了,實力也太強了,在涼州,百姓隻知北涼王而不知朕,你說,他還有必要存在嗎?”

“可若是不支援的話,恐怕很難堵住天下悠悠之口,而且,若是魏儘鋒真的敗了,一旦北蠻長驅直入,屆時恐怕就要威脅到京城了。”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曹正賢斟酌的勸說道。

北涼王和鎮南王的存在,確實是朝廷的兩根刺,相比之下,北涼王這根刺更深,更讓景泰如鯁在喉。

不僅要安撫,還要年年撥款。

涼州簡直成了國中之國!

這是任何一個皇帝都無法接受的事情。

但.....

存在必有其道理。

鎮南王鎮守南疆,防備妖族,北涼王鎮守涼幽邊境,防備草原蠻族,若是將他們除掉,那影響太大了。

之前不是冇有皇帝動過這樣的心思,但隻要魏儘鋒動動手段,讓蠻子從幽州而過,大肆破壞之後,朝廷便熄這這心思。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們不得不承認魏儘鋒不是一個簡單人物。

真要是逼的太狠,北涼王孤注一擲的跟蠻族聯手,那將會真正動搖朝廷的根基,所以,曹正賢的話語中的意思還是讓景泰忍讓。

大敵當前,不可做出那等事情。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朕何時說了不支援?涼州幽州儘皆都是朝廷疆域,是大晉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朕絕不會做出仇者快,親者痛的事情。”

景泰沉聲道。

“陛下英明!”

曹正賢連忙拍馬屁。

“魏儘鋒給朕要二十萬精兵,朕給他三十萬,京城附近的幾支大軍,一大半都會派往邊境,除此外,

大都督顧天穹也會隨軍出征,不過....籌集軍隊需要一點點時間。”

景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陛下,您....”

曹正賢臉色一疆,聽出了景泰話語中的意思。

“涼州幽州皆是邊境,皆有危險,朕自不會厚此薄彼,先支援幽州,等到幽州無恙,再讓大元帥出兵北涼,一定會助魏儘鋒一臂之力的。”

景泰開口道。

“陛下,這....魏儘鋒那邊恐怕....”

“先安撫,朕說了會出兵就一定會出兵,但事情總有一個輕重緩急,北涼王會體諒朕的難處的。”

魏儘鋒的眼中閃過一抹寒意。

三十萬北涼鐵騎,嗬嗬....真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啊,景泰對其早有心思,隻是一直冇有好機會而已。

如今北蠻大舉進攻,給了他機會!

先安撫好魏儘鋒,告訴他朝廷已經出兵,由他去抵擋消磨草原的實力,等到差不多的時候,朝廷大軍自會出戰。

那時,就算有人不滿,那又能如何?

驅逐了草原蠻子,北涼軍已經摺損大半,冇有那個實力再去抵抗朝廷,派遣一位朝廷信得過的真君繼續鎮守就是了。

如此,涼州便能徹底的歸入朝廷管轄!

“北涼王要是抵擋不住北涼軍鋒,那些蠻子進入涼州疆域該如何....”曹正賢覺得自己有必要去提醒景泰。

穩固當前的局勢就好,何必去冒險?

北涼軍再加上朝廷大軍,七十萬草原蠻子翻不起什麼太大的風浪的。

“涼州百姓不是都死心塌地的追隨魏儘鋒嗎?那就讓他們一起去吧,幾百年時間過後,一切又將恢複如初。”

“朝廷....亂不了!”

景泰澹澹一笑。

而這句話,卻讓曹正賢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涼意。

好輕鬆的一句話。

可,北涼百姓數以百萬計,這可是幾百萬活生生的人啊!

曹正賢忽然覺得自己跟隨景泰這麼多年,從來冇有將他看透過。

心....太狠了!UU看書 uukanshu.com

“老臣.....老臣.....遵旨。”

曹正賢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低下了頭。

“去吧,將這朝廷出兵的訊息告訴魏儘鋒,一定要先穩住他,還有....傳召大元帥,大都督進宮,朕有要事相商。”

景泰擺了擺手,嘴角勾起一抹很是微妙的笑容,像是掌控了一切。

“老臣遵旨。”

曹正賢心中一沉,躬身退下。

......

......

對於北涼傳來的這個訊息,景泰冇有讓人封鎖,甚至還有意放縱,一是想要看看天下的反應,另一個則是想看看這樣的局勢下,誰....心懷不軌!

神京城位居天下之中,十大仙門,諸多江湖頂尖勢力,大都在此地設有分部,亦或者情報探子,從宮中傳出的訊息。

幾乎是以一個颶風般的速度便傳遍了京城。

短暫的寂靜過後,立即限期了滔天巨浪。

實在是七十萬北蠻鐵騎這個數字太有衝擊力了,不論是誰聽說了,心中都免不了會震驚。

而這個訊息傳遍京城之後,各方勢力也都以最快的速度得知了這個恐怖的驚人訊息。

一時之間,天下皆驚!

這一日是大晉景泰九年,四月十六,亦是天下局勢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

真的彆養書啊兄弟們,最近追定跌的太狠了。

爆更的勁頭都弱了不少。

大家頂起來啊!

劇情已經開始進入中後期了,後麵更加精彩。

閱讀我有一座氣運祭壇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