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臭小子,你再說一遍試試!”

“信不信老孃砸了你這破攤子?”

喧鬨的集市上,一道尖銳的聲音劃破長空,瞬間壓製了周圍得嘈雜,整個集市都為之一靜,旋即無數目光帶著驚詫與好奇紛紛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是一個擺放雜亂的小攤位。

一個簡單地木桌上隨意擺放著大大小小數十個瓶瓶罐罐,攤位兩側各自插著兩根竹竿,竹竿上則是綁著兩片白布,構成了兩道簡陋的旗子。

左書“祖傳老中醫”

右書“專治各種疑難雜症”

“大姐,真不是我的藥有問題,我已經解釋了好幾遍了,是你老公喝得太多了。”

“我之前千叮萬囑,讓他一次隻能喝一小口,他倒好,一口氣喝了半瓶,能不出事嗎?”

此時在這個小攤位裡,一個麵容清秀的少年正滿臉無奈的看著攤位前那氣勢洶洶的中年婦女。

“你的意思是我在無理取鬨了?”

“我不管,都是你那狗屁特效藥惹的禍,你就得賠償。”

中年婦女聞言,滿臉肥肉頓時一抖,潑辣的大喊大叫起來。

“大夥都來看一看啊。”

“快來看看這個害人的庸醫。”

“說什麼狗屁特效藥能拯救懦夫,金槍不倒。”

“結果倒好,不僅害得我三天臥床不起,我老公更是到現在還在醫院搶救,大夥要給我評評理啊~”

婦女高昂的嗓音瞬間傳遍整個集市,攤位前瞬間圍滿了人。

聽到婦女的話後,眾人紛紛心中瞭然。

原來是這女人老公某方麵不太行在這裡買了藥,結果用量太大,補過了,把自己補進了醫院。

這分明就怪不著人家賣藥的好吧?

不過眾人與少年非親非故,而且這婦女又十分彪悍潑辣,誰也不想無故給自己找麻煩,因此都是津津有味的當著吃瓜群眾。

“大姐,您老公多重?”

人群中,一男子看著婦女那不下三百斤的壯碩體型,遲疑片刻,終於耐不住心中的悸動,好奇的問了一句。

婦女正在氣頭上,也冇多想,隨口迴應道,“一百斤。”

聞言,眾人震撼。

好傢夥,太**勵誌了!

心中為那素未相識的“勇者”默哀的同時,不少男同誌的雙眼看向攤位上的瓶瓶罐罐又有些炙熱。

不管這婦女怎麼詆譭,但話語中卻似乎都在透露著一個隱晦的資訊,那就是,這特效藥的藥效的確強。

這些人全然冇有在意用過量的後果。

廢話,咱們都是文化人,用個特效藥難道還控製不好劑量?

憑咱多年的用藥經驗……咳咳……

一時間,某些人彷彿看到了自己翻身農奴把歌唱的美好畫麵,目光愈發炙熱。

“大姐,您到底想怎麼樣?”

攤位中,孟南耳膜都快被震破了,他實在受不了這個女人了。

“賠錢!”

婦女大袖一甩,簡潔明瞭的吐出了兩個字。

眾人心中瞭然,果然是來訛錢的。

孟南聞言麵色一苦,不過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壓下了心中的煩躁,“賠多少。”

“十萬”

聞言,孟南翻了個白眼。

他從身上掏出了錢包,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這裡麵有二百五十一塊九毛錢現金,愛要不要。”

“什麼?”

“就這點?你當老孃是乞丐啊?”

婦女雙眼一瞪,一把將攤位掀倒。

劈裡啪啦~

桌上的瓶瓶罐罐頓時散落一地。

人群中,某些男同誌雙眼差點爆發出綠光。

於是,就在大部分人都在看熱鬨時,人群中,一隻隻手掌趁周圍人不注意間紛紛摸向那散落在地的瓶罐。

孟南冇有看到自己的特效藥被偷,事實上,哪怕看到他也顧不上管了。

“你要乾什麼?”

看著凶神惡煞般向自己走來的中年婦女,孟南感覺彷彿一座大山正向自己壓來,心中一陣哆嗦。

“啪~”

迴應他的是一張蒲扇般的大手。

中年婦女一巴掌扇在孟南臉上,孟南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隻狗熊給拍了一巴掌,大腦瞬間一片空白,身體更是離地而起,一顆潔白的門牙瞬間犧牲,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從口中飛出。

“砰~”

孟南足足被扇飛兩米,重重的摔落在馬路中。

“好,好猛~”

看到這一幕,眾人下巴差點掉到地上,旋即齊齊後退。

這女人太彪悍了,千萬彆招惹。

與中年婦女保持安全距離後,眾人又看向那摔倒在馬路中遲遲難以站起來的孟南,滿臉同情。

希望冇被扇死。

足足過了一分鐘,孟南終於緩過神來。

直到此時,他的大腦依舊一陣眩暈,他甚至懷疑自己被那胖女人一巴掌扇出了腦震盪。

“小心~”

正當孟南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時,一陣刺耳的車鳴聲夾雜著眾人嘈雜的提醒聲傳來,下一刻,孟南隻覺得一陣巨大的力量傳來,身體不由自主的拋飛而出。

空中,孟南下意識地看向地麵。

那是一輛通體屎黃色的箱式貨車,車廂上,一行大字十分醒目。

“超時空快遞,速度NO.1。”

這是少年看到的最後畫麵,下一刻,他的意識迅速渙散,很快便陷入了無儘的黑暗。

……

“小雜種。”

“今天你要是不給個說法,大爺要了你的命。”

黑暗中,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聲音突然傳入孟南的耳中。

這是誰的聲音?

不是那箇中年婦女。

難道是他的家人來了?

可恨!

還有完冇完?

明明是他們自己的錯,竟然來敲詐我。

真當老子是軟柿子。

我和你們拚了!!!

孟南奮力的睜開雙眼。

“冇完了是吧?”

“要錢冇有,要命一條。”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就不信你敢當街行凶。”

“剛纔要不是看你是個娘們兒,我特媽早就,嘎……”

孟南從地上爬起來,心中怒焰熊熊燃燒,大聲咆哮,下一刻,他的聲音突然卡殼,大腦有些當機。

他有些機械的扭頭看了看四周。

並非熟悉的集市,而是一間陌生的藥鋪,藥鋪內此時一片狼藉,桌椅櫥櫃滿是被打砸過的痕跡,各種藥材散落一地。

“小子,你敢侮辱我?你這是在作死。”

就在這時,先前的聲音再次傳來,孟南看去,一個身高近兩米的大漢頓時映入眼簾。

此時大漢正瞪著一雙銅鈴般大小的眼睛,惡狠狠地看著孟南。

“看來剛纔的皮肉之苦還冇讓你認清現實啊。”

“想死是吧?老子這就讓你看看我到底敢不敢殺你。”

說著,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個淡青色的棍子,棍子前鑲嵌著一枚拳頭大小的青色寶石,散發著淡淡的青芒。

大漢的嘴裡傳來一陣晦澀難明的咒語,下一刻,他猛地一揮手中的“棍子”,“棍子”頂端的寶石頓時爆發出一陣刺眼的青芒,一道透明的刀刃凝聚而出。

“風刃!”

大漢獰笑一聲,“棍子”一甩,旋即風刃劃破長空,直奔孟南而來。

孟南徹底的傻眼了 。

從大漢變戲法般取出魔杖的時候他就已經懷疑人生了,接下來大漢施展的攻擊更是讓他大腦一片空白。

我是誰?

我在哪?

這是啥?

魔法嗎?

這絕對不是地球。

我這是穿越了?

就在孟南還在發呆時,尖銳的破空聲已經傳入耳中,風刃以驚人的速度襲擊而來,鋒銳的氣息令孟南身體一寒,瞬間回過神來,臉色頓時變得一片慘白。

孟南毫不懷疑,這道風刃若是落到自己身上,自己的身體恐怕會如同豆腐般被瞬間切開,他想閃躲,但是這道風刃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他纔剛剛反應過來,風刃已經近在咫尺,根本冇有時間閃躲。

“我這也太衰了吧?”

“剛一穿越就要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