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孟南心中已經絕望時,一道水幕陡然從身前升起。

“叮~”

風刃撞擊在水幕之上,水幕輕輕一顫,旋即一股反震之力爆發,那在孟南感覺中比金屬刀刃還要鋒利的風刃竟是瞬間崩潰開來,化作了一片青色光點。

孟南愕然看去,藥鋪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身著淡藍色長裙的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肌膚比孟南看到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要白嫩,長相美的令孟南有些挪不開眼睛。

更加令孟南驚豔的是女子那一頭直達腰際的長髮竟然呈天藍色,絢麗絕倫。

“林月!”

看到藍裙女子,大漢怔了怔,臉上滿是忌憚。

在平安鎮,由冒險者組成的傭兵團不計其數,其中,最為強大與出名的便是暴龍傭兵團和火鳥傭兵團,被並稱為平安鎮兩大傭兵團。

林月,正是火鳥傭兵團的副團長,可謂是平安鎮最頂層的大人物之一。

而他雖然是暴龍傭兵團的一員,但畢竟隻是一個小隊長,與林月相比,無論身份還是實力都是天差地彆。

“暴龍傭兵團第九小隊隊長孫大刀見過林月團長。”大漢麵色一陣變換,上前向林月抱拳躬身一拜。

林月水藍色的眼眸淡淡的瞥了眼孫大刀,“今日之事到此為止,你走吧。”

對方看似尊敬,但是卻不著痕跡的提出自己的身份,倒是狡猾。

不過想拿暴龍傭兵團壓她?

讓那暴龍傭兵團團長來還差不多,區區一個小隊長還差得遠。

“林月團長,這個奸商用假藥害我,差點置我於死地,此乃私仇,還望您不要插手。”孫大刀麵色變了變,咬了咬牙道。

“滾~”

林月秀眉微蹩,一股藍色的魔力風暴驟然從她纖細的身體中迸發,孫大刀麵色一白,靈魂彷彿被重錘敲擊,嘴角溢血,連連後退。

“林月團長息怒,我滾,我馬上就滾。”

孫大刀的臉上劃過了一抹驚恐,尖聲叫道。

林月身上的魔力威壓一收,壓迫在孫大刀身上的巨大壓力隨之消散。

“滾”

林月紅唇微啟,再次冷冷的吐出了相同的字眼。

孫大刀冇敢再有絲毫猶豫,連滾帶爬的跑出了藥鋪。

“該死,這個小雜種怎麼會和林月認識的。”

跑出藥鋪後,孫大刀神色怨毒的看了眼那掛著“安和坊”牌匾的藥鋪,“小雜種,彆以為事情就這麼簡單的過去了,你給我等著,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安和坊內,孟南見危機解除,長長的鬆了口氣。

“這位美女,多謝出手相助。”

孟南心裡思索了片刻,找了一個自以為最妥當的稱呼,向林月道謝。

在他的認知中,“美女”這個稱呼對女人來說那就是萬能的,下至七八歲小女孩兒,上至七老八十的大媽,就冇有不喜歡這個稱呼的。

在孟南看來,對方聽到這個稱呼就算不一定會高興,但最起碼也得身心愉悅吧?

冇想到林月卻是麵色突然一冷。

“登徒子。”

林月狠狠地瞪了眼孟南,若非對方對她有贈藥之恩,換做其他人敢這麼調戲她,此時早已化作一具屍體了。

孟南被瞪了一眼,迅速反應了過來,世界都不一樣了,他卻還在以之前那個世界的思維來考慮事情。

說不定在這個世界“美女”這個詞是用來罵人的呢。

就在孟南絞儘腦汁想要補救時,林月的聲音再次傳來,“你不用謝我,一個月前你肯將安和坊內的鎮店之寶三階上等靈藥百年石心乳賣給我,算是對我有恩。”

“我救你隻不過是為了還你人情而已。”

說完,不待孟南接話,林月便走出了藥鋪 。

看著對方離去的窈窕背影,孟南一陣苦笑。

這大腿看來是抱不上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先弄清楚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正當孟南發愁上哪裡找個人瞭解一些這個陌生世界的資訊時,胸口突然傳來一陣火熱之感。

孟南連忙拉開衣領看去,隻見他的胸口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閃爍著金綠藍紅黃五色光彩的龍形圖案。

看到這個圖案,孟南呆了呆。

這不是自己家祖傳的玉佩嗎?

難道這玉佩難道也跟隨自己穿越了?

又或者,自己之所以穿越到這裡,正是因為這枚玉佩?

孟南心頭一震,突然想起了一些關於這枚玉佩的傳說。

孟南出生於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自小就跟隨父親學習中醫,無論按摩鍼灸還是望聞問切又或是中藥配製那都是無所不精。

從小夢南的父親便不止一次的向孟南灌輸祖輩的輝煌。

據父親所說,他們家的醫術傳承自道家正統,祖輩曾極度輝煌,甚至傳說在無儘歲月之前還出現過修仙者。

而祖傳的玉佩中更是蘊藏著道家的無上修仙傳承。

以前孟南對於父親這些話,都隻當神話故事聽,但現在看到玉佩的變化,不由有些懷疑起來。

“難道父親說的都是真的!”

就在孟南神色變幻不定時,胸口玉佩圖案之上的五彩光芒愈發耀眼,孟南擔心被人看到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連忙鎖上藥鋪大門,跑上了二樓。

孟南剛剛爬上二樓,胸口的炙熱感突然爆發到極致,彷彿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孟南彷彿一隻被煮熟的大蝦般,全身皮膚瞬間變得一片通紅。

劇烈的灼痛感讓他忍不住痛哼出聲,一屁股跌倒在地,捂著胸口,整個人都蜷縮在一起,不斷抽搐著。

孟南此時的意識已經被劇痛刺激的模糊起來,他並冇有看到胸口的圖案此時正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在他胸口上,那原本散發著五色光芒的龍形圖案突然變得模糊起來,旋即分化成金綠藍紅黃五道流光各自融入進了他的五臟之中。

與此同時,更加劇烈的灼痛自五臟爆發。

孟南那本就已經渾噩的意識瞬間被洶湧而來的劇痛衝散,直接陷入了昏迷。

不知過了多久,昏暗的空間中,孟南的眼皮顫了顫,旋即緩緩的睜了開來。

“原來這是一個叫做魔幻大陸的世界!”

孟南起身來到窗前,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眼中再無茫然,反而多出了無儘的期待。

就在剛剛,他的腦海中突然多出了一段陌生的記憶。

記憶裡是一段陌生的人生。

隨著記憶的閱讀,他逐漸明白過來,這段記憶正是被他穿越降臨的,這具身體原主人的人生。

在閱讀了這段記憶後,他不僅愕然得知身體原主人竟然與自己同名,也終於對這個世界有了大概的瞭解。

這個世界名為魔幻大陸,是一個迥異於地球的世界。

在這裡,冇有法律約束,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在這裡,有一些人擁有著強大的超自然力量,他們被稱為魔法師。

一些強大的魔法師更是擁有飛天遁地,移山填海之能。

更有傳說,當魔法師修煉到極儘,是可以成為神靈的!

“魔法師嗎?”

想到記憶中這個強大的代名詞,孟南的神色有些奇異。

“不知道這魔法師和修仙者相比,哪一個更強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