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訪二樓,光線略顯昏暗

孟南隨意的盤坐在地板上,雙眼微閉,體內的變化清晰的映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他能夠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五臟已經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心肝脾肺腎分彆散發著紅綠黃金藍五色光澤。

經脈中,真氣所化的乳白色液體猶如河流般緩緩在經脈中流動,最終湧入小腹處的丹田之中。

就在剛剛,在開啟身體原主人記憶的同時,孟南也獲得了祖傳玉佩中蘊藏的道家至高傳承。

“倒是冇想到這祖傳玉佩中不僅有道家至高傳承,竟然還蘊藏著五滴分屬五行屬性的神龍精血,不僅讓我一躍跨過練氣期,更是為我鑄就了傳說中的無上根基,一躍達到了築基初期。”

修仙之道,初始為煉氣期,而後分彆是築基期,結丹期,元嬰期、化神期、合體期……

其中,築基期對於修仙者來說是一個最為關鍵的境界。

所謂築基,顧名思義,鑄造修煉根基。

根基越是紮實,修煉之路才能走的更穩,更紮實。

就如同建造高樓,地基不紮實,又何談萬丈高樓平地起?

根據五行道典中記載,築基的品質可以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個等級。

神龍,傳說中存在,位格堪比真仙,其精血之力強悍至極,若非那五滴精血中的能量經過無儘歲月的洗禮早已所剩無幾,恐怕孟南早已被恐怖的能量給撐爆了。

即便如此,五滴能量消耗殆儘的神龍精血也讓孟南一舉跨越了練氣期,更是支撐他完成了築基,且由於神龍精血的本質太過超凡,他的築基品質甚至超越了極品,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孟南伸出手掌,體內的真氣緩緩流入泛著火紅色澤的心臟之中,當真氣從心臟中流出時竟然由乳白色化作了充滿了火屬性力量的火紅色,下一刻,火紅色的真氣湧入手掌。

“噗”的一聲,一道灼熱的火焰從孟南伸出的手掌掌心中燃起。

孟南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旋即又分化出一部分真氣湧入腎臟中,下一刻,從腎臟之中流轉而出的真氣轉換為充滿水屬性之力的藍色真氣流入掌心。

一個清澈的水球瞬間出現在掌心之上。

左手火,右手水!

這一幕若是被這個世界的魔法師看到,必定驚駭至極。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操控兩種元素的魔法師雖然不多,但並非冇有,不過兩種屬性截然相反的元素是不可能同出一身的。

這是常識。

但此刻的孟南卻打破了這個常識。

不僅如此,隨著孟南的嘗試,金屬性、木屬性和土屬性也各自展現而出。

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竟齊聚一身!

對於這個世界來說,這是一個令人瘋狂的情景。

一身兼具兩種元素便已經極為罕見,更遑論五種?

堪稱亙古未有!

“五行道典這部功法,果然神奇,竟然將我的五臟轉換成了五箇中轉站,真氣隻要經過五臟便可以轉換為對應的屬性。”

“不愧是道家至高傳承中記載的唯一功法!”

就在孟南感歎五行道典的強大時,樓下突然傳來一陣嘈雜之聲,孟南的眉頭瞬間緊緊地皺了起來。

“快,趕緊把這幾盒培元果搬走。”

“這裡的紫靈草也取走。”

“還有這裡……”

“這裡……”

此時,安和坊一樓

五道身影正來回穿梭,不斷的翻找搬運著藥材。

一個身著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門口不斷地指揮著五人。

“你們在乾什麼!”

孟南走下樓,看著空曠了許多的一樓,麵色頓時一沉,目光犀利的看向黑袍中年男子。

稍微回憶了一下原主人的記憶,頓時認出了他的身份。

此人名為耶魯,是一名一階魔藥師,同時也是安和坊唯一的一名藥師。

魔藥師?

孟南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耶魯,腦中浮現出一段段關於魔藥師的記憶。

這個世界上的魔法師除了主修戰鬥的正宗魔法師外,還可以劃分爲魔藥師,馭獸師,魔器師等諸多分支。

其中,魔藥師主修藥理,不僅擅長療傷治病,更是擅長藥材的精煉與提純,有些類似於修仙者中的煉丹術分支。

想要成為魔藥師,不僅要具備火屬性,更需要先天靈魂力過人,尤其是後者,要求已經達到了堪稱苛刻的地步。

正是因為成為魔藥師的前置條件太過苛刻,因此魔藥師的數量極為稀少,再加上魔藥師擅長領域的特殊性,導致魔藥師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極為崇高。

放眼整個平安鎮,魔藥師的數量絕對不超過百人,不要看耶魯隻是一名最低級的一階魔藥師,但是他無論去哪個藥鋪,都足以成為對方的座上賓。

正是依仗身份的高貴,哪怕之前還在安和坊工作時,孟南都對他都是客氣萬分,不敢有絲毫怠慢,再加上孟南隻是個不能修煉魔力的普通人,耶魯對於孟南這個“前老闆”根本冇有絲毫忌憚。

麵對孟南的質問,耶魯隻是嗤笑一聲,“乾什麼?當然是來取走我應得的東西了。”

“我似乎並冇有拖欠過你的工資吧?”孟南聞言雙眼微微一眯。

“那倒是冇有。”耶魯咧嘴一笑。

“那你有什麼權利搬走這些東西?”孟南緊緊的盯著對方,“這安和坊中的所有東西,可都是屬於我的財產。”

“以前是你的財產,現在不是了。”耶魯不屑的看了一眼孟南,“就在昨天,孫大刀已經把因安和訪藥材問題導致他傷勢惡化的事情傳的人儘皆知,你已經成為了奸商的代名詞,就連安和坊的名聲也已經徹底臭了,連帶著我這個安和坊唯一藥師的名聲也跟著受損了。”

“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得到一些補償?”

說到這裡,耶魯臉上的譏諷之色愈發濃鬱,“所以,我決定,這裡的所有藥材都歸我了。”

“你這是趁火打劫。”孟南麵無表情的看著對方。

說什麼害得他名聲跟著受損了?

這傢夥似乎說反了吧?

當日為孫大刀煉製魔藥的就是他啊,孫大刀之所以傷勢惡化,就是因為他煉製的魔藥雜質太多導致的。

為了儲存自身名聲,他竟然轉身將這口黑鍋甩到了安和訪頭上,說什麼安和訪的藥材問題,純屬誣陷罷了。

應該是他害的安和坊名聲臭了纔對。

他還冇找對方算賬呢,對方竟然反咬一口!

“嘿嘿,趁火打劫?你說是就是吧。”

“就算老子是在趁火打劫,你又能奈我何?”耶魯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

“護衛。”孟南看向門口叫了一聲。

耶魯見狀笑得更大聲了。

“不要叫了,那四個蠢貨已經走了。”

“哈哈,你猜怎麼樣?我隻是給了他們每人一株一階中等藥材,他們四個便歡天喜地的離職了。”

“我猜,從昨天開始他們就已經很想離開安和坊了,畢竟,他們可不想被孫大刀給擰掉腦袋。”

孟南早已猜到了這一幕,冇有露出太多的意外之色。

那四名護衛都隻是魔法學徒,實力最強的一個也隻不過是七階魔法學徒罷了,而那孫大刀卻是一名五階法士。

在這個世界,魔法師可以分為魔法學徒,法士,**士,法師,**師等境界,每個境界又可以劃分爲九階。

每個境界間的差距猶如一片難以跨越的鴻溝。

正常情況下,一個一階法士能夠輕易擊敗五名九階魔法學徒。

以孫大刀的實力,隨手一記風刃就足以斬殺那四人,就更不要說孫大刀還有暴風傭兵團小隊長這一強悍的身份背景。

在孫大刀來安和坊找麻煩時,四人根本不敢履行職責,甚至還躲得遠遠的,生怕惹禍上身。

對於這樣的護衛,哪怕他們不走,孟南也不會再繼續雇傭。

惜命冇錯。

但拿人錢財卻依舊惜命,遇事第一時間逃命,不顧雇主安危,這就說不過去了。

“四個廢物罷了,走便走吧。”

孟南搖了搖頭,低垂的眼簾下閃過了一抹隱晦的寒芒。

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拍了拍額頭,一臉認真地道,“對了,你剛剛說什麼,我冇聽清楚?”

此時的耶魯正繼續指揮著五人搬運藥材,完全把孟南當作了空氣,絲毫不把他這個藥鋪主人放在眼裡.

聞言,耶魯愣了愣。

在他看來,聽到護衛卷“款”逃走後孟南應該先是憤怒然後再卑躬屈膝的向他屈服纔對啊。

哪怕這些都冇有,也不應該這麼冷靜啊。

而且它的迴應根本就有些跑題了好嗎?

耶魯雖然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是還是回了一句,“老子剛纔說你仰仗的四個廢物護衛跑了,現在你就是一個任憑老子揉捏的軟蛋,廢人。”

耶魯指著孟南的鼻子肆無忌憚的咒罵著,令他更加摸不著頭腦的是,對方的臉色竟然依舊十分平靜,冇有絲毫慌亂。

“不是這一句,是上一句。”

孟南滿臉認真地搖了搖頭道。

耶魯摸不清孟南在想什麼,索性也不計較了,手指依舊指著孟南的鼻子,唾沫星子差點噴到孟南的臉上,大聲吼道,“老子說了,我就是在對你趁火打劫,你能奈我何。”

聞言,孟南笑了。

“我能揍你。”

話音未落,一拳打出,耶魯頓時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