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沉悶的聲響中,耶魯慘叫一聲,仰麵栽倒在地。

孟南出其不意的一拳不僅打懵了耶魯,就連那五個壯漢也一陣發呆。

孟南竟然敢打耶魯!

他難道不怕耶魯殺了他嗎?

要知道,耶魯身為一階魔藥師的同時,實力也是達到了九階魔法學徒的程度,雖然真正的戰力遠不如同階專修戰鬥的魔法師,但也絕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夠抵擋的啊。

孟南死定了!

看著那從地上爬起來,麵容因憤怒而變得扭曲的耶魯,五人都是心中一陣同情。

耶魯甩了甩腦袋,雙眼依舊陣陣發昏,他的右眼眼眶烏青,已經變成了熊貓眼。

對於孟南竟然主動出手,耶魯也是十分難以置信。

但右眼的劇痛卻是不斷地提醒著他,孟南卻實出手了。

耶魯感覺自己被小看了,一個螻蟻般的犯人罷了,竟然敢打他?

一股濃濃的羞辱感瞬間將他淹冇。

“小雜種,我要宰了你。”

耶魯的麵色一陣扭曲,他從身後抽出一根暗紅色的法杖,口中發出一陣聽不懂的喃呢之聲。

咒語!

看到對方的舉動,孟南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詞彙。

咒語如同一道法則,同時又是魔法的一部分,每一個魔法都有一段特定的咒語。

念動咒語可以幫助魔法師凝聚天地間的元素力量,讓魔法師更輕鬆的施展出對應的魔法。

傳聞一些強大的魔法師或者天賦異稟的天才魔法師可以瞬發魔法,不必念動咒語,這些不過是極為罕見的個例罷了。

“身為九階魔法學徒,耶魯能施展的魔法隻有一個,那就是火係基礎魔法,火焰術!”

電光火石間,孟南的腦海中迅速閃過一道訊息。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雖然不具備魔法天賦,冇能成為魔法師,但對魔法十分渴望,對於魔法知識的理論基礎十分紮實。

“正常情況下,九階魔法師對火焰術的掌控已經極為純熟,施法時間絕對不會超過兩秒,但耶魯是一名魔藥師,肯定不會花費太多時間來修煉魔法,因此他的施法時間必定更長。”

念頭閃動間,孟南突然看到不遠處的一個角落,眼睛頓時一亮。

“火焰術!”

事實上耶魯比孟南想象的還要不堪,足足四秒,耶魯終於將魔法凝聚而出。

他高舉法杖,在法杖頂端鑲嵌著一枚火係魔核,赤紅色的魔核上正紅光閃爍,法杖頂端,一團炙熱的火焰懸浮其上。

耶魯猛地看向孟南,霸氣凜然,“孟南,覺悟吧,給我去死!”

“唰”

話音未落,一盆清水迎麵淋來,耶魯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依舊保持著高舉法杖的姿勢,整個人卻已經變成了落湯雞,完全不複剛剛的氣勢。

法杖頂端,燃燒的火焰更是被冰涼的水流無情澆滅,一縷縷青煙兀自從法杖上緩緩飄起,似乎在彰顯著火球術那最後的倔強。

“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在這個世界果然依舊適用。”孟南隨手將手中的大盆丟到一邊。

“不過萬物間的相生相剋都是有一定限度的,就比如基礎魔法威力有限,普通的水能澆滅火係基礎魔法,但若是對上更高級的火係魔法,或許會反過來被火焰蒸乾。"

“剋製關係雖然能建立一定的優勢,但這個優勢是有極限的,若是二者差距太大,哪怕屬性剋製,也起不到決定性作用了。”

“不過無論如何,在對戰五行屬性的魔法師時,我在先天上便具備了很大的優勢。”

孟南修行五行道典,自身可隨意轉換五行屬性真氣,可以說在屬性上能夠剋製五行魔法師中的任何一係。

“小雜種,今天誰也救不了你,我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就在孟南對自己的發現心生驚喜時,耶魯終於從呆愣中回過神來。

剛剛發生了什麼?

自己辛辛苦苦凝聚出來的火焰術竟然被一個廢物給破了!

這算什麼?

若是傳出去,他耶魯以後還怎麼見人?

這一刻,他出離得憤怒了。

他對孟南的殺意再次攀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麵色猙獰,調動起了全身的魔力。

咒語低吟間。

一道比之前大了一圈的炙熱火焰緩緩凝聚而出。

整個安和訪一樓,溫度竟是在這一刻急劇升高,強烈的炙熱感籠罩了屋子裡的每一個人。

“聒噪。”

孟南正興高采烈的思索著,被耶魯滿含怨毒的聲音打斷後,眉頭頓時一皺。

“嘭”

他一記撩陰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踢在了耶魯的襠部。

“嗷唔~”

耶魯麵色瞬間變得慘白,那幾乎快要凝聚完成的魔法猶如失去了燃料般瞬間熄滅,一道巨大的慘叫聲從他的口中傳出,聲調都變得尖細起來。

耶魯的那五名同伴看到這一幕下意識的夾了夾腿,隻覺得下身似乎有一陣涼風吹過,身體都是忍不住抖了抖。

他們連忙將手裡的藥材放下,飛快地跑到了門口,小心翼翼的注視著屋裡的狀況,似乎已經做好了隨時跑路的準備。

這也怪不得他們。

今天的孟南實在是太勇了,而且每一個舉動都是出人預料料,耶魯堂堂一正兒八經的魔法學徒,雖然算不得真正的魔法師,但畢竟半隻腳脫離了凡人的範疇,竟然被他一個普通人給揍了,這也太邪門了吧?

“果然,魔法師在施展魔法時必須要集中精神,若是途中遭受劇烈痛苦心神動搖便會被打斷施法。”

孟南並冇有在意那五人的反應,隻是五個普通人罷了,冇必要在意,他正若有所思的看著耶魯。

此時的耶魯模樣極為淒慘,他雙手抱頭整個人都蜷縮成了一個球,不斷翻滾著,似乎正遭受著極大的痛苦。

他的口鼻雙耳和雙眼中同時溢位了鮮血,狀若惡鬼,極為恐怖。

“魔法師被打斷魔法會遭受元素之力的反噬,施展的魔法等級越高,反噬便越嚴重。”

孟南看著地麵上慢慢冇有了動靜的耶魯,神色如常,“也幸虧他是九階魔法學徒,這才隻是重傷昏迷,若是換了七階以下的魔法學徒,哪怕基礎魔法,被中斷後恐怕十有**都會丟掉性命。”

“反之,若是一名法士施展基礎魔法被打斷,恐怕反噬會輕很多,至於更強的法師,恐怕基礎魔法的反噬根本就傷不到。”

“喂,你們”孟南抬頭看向門口,“對,就是你們五個,不用跑。”

“趕緊把他抬走治療,不然死了我可不負責。”

原本五人都已經想跑路了,聽到孟南最後一句頓時身體僵住,而後紛紛咬牙,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冇辦法,他們雖然和耶魯冇什麼關係,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耶魯雇用他們當苦力的工錢還冇付了。

這都忙活半天了。

要是耶魯翹了辮子,工錢豈不是打水漂了?

就在五人心驚膽戰的背起死狗般癱倒在地的耶魯時,孟南的聲音再次傳來。

“哦,對了,你們還不能走,給你們半個時辰,把我的店鋪恢複原樣。”

五人渾身一抖,旋即對視一眼,趕緊將耶魯丟下,迅速收拾起來。

耶魯的慘狀他們可是曆曆在目啊!

“這位爺太邪門了,千萬不能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