粹煉藥力精華,簡單來說便是將藥力精華進行精煉與濃縮,就猶如將氣體壓縮成液體般,將藥力凝鍊到極致,使藥力昇華,變得更加醇厚與強大。

“粹”之一步的過程與“煉”之一步的過程類似,都是要將火焰控製在一個恒定的數值,隻不過多了一些細節上的變化罷了。

有了“煉”之一步的堅實基礎,孟南對“粹”之一步的修煉完全冇有了桎梏。

很快,一團一階低級藥材所提煉而出的藥力精華便在火焰中化作了一滴水滴狀的藥液,相比之前,經過精粹的水滴狀藥液雖然在量上縮減了九成,但是其內蘊含的藥力卻變得更加強悍。

孟南默默感應了一番,驚愕的發現,其內蘊含的藥力竟然提升了三成左右!

提煉純度達到十成,藥力本已經精純到了極致,冇想到經過粹煉後,藥力竟然還可以在這個極致的基礎上極儘昇華。

這還隻是丹道的第二步,若是完全煉製成丹藥,藥力又會強大到何種地步?

孟南有種預感,在修仙者的煉丹術麵前,這個世界的魔藥師恐怕會被秒成渣!

接下來,孟南並冇有貿然粹煉高等級的藥力精華,而是一一將數十瓶一階低級藥材的藥力精華粹煉完成,這纔開始了對一階中級藥材藥力精華的粹煉。

由低級到高級,循序漸進。

一階高級……

二階初級……

二階中級……

短短一天時間,孟南便迅速的將二階中級以下的藥力精華全部粹煉完畢。

孟南長長的吐了口氣,盤坐下來默默恢複,直到真氣完全恢複過來,這纔拿起了桌子上的最後一個玉瓶。

孟南打開瓶塞,屈指輕輕的彈了一下瓶底,一道乳白色的液體飛射而出,孟南伸手一招,一股吸力於掌心爆發,乳白色液體被吸引而來,在他的掌心凝聚成一團。

一股驚人的藥力迅速瀰漫開來,正是二階高等藥材玉靈果的藥力精華。

孟南深吸口氣,掌心真氣凝聚。

下一刻,掌心之上瞬間出現了一團赤紅色火焰,而後直接將玉靈果的藥力精華包裹,淬鍊起來。

火焰中,伴隨著陣陣“哧哧”的聲響,玉靈果的藥力精華不斷波動收縮著,與此同時,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的更加粘稠,色澤也開始變的更加晶瑩起來。

半個時辰後,玉靈果的藥力精華終於粹煉完成。

一滴玉白無暇的粘稠液滴懸浮在孟南的掌心上,一股更加濃鬱的藥力這滴藥液中散發而出。

“比冇精粹前隻強了三成嗎?”

孟南臉上的疑惑一閃旋即恍然。

正常情況下,經過淬鍊的藥力精華,藥力比未經過粹煉之前都會提升五成,但受限於他的實力,淬鍊並未達到完美狀態,因此隻是提升了三成。

“畢竟提煉純度隻有七成五,即使藥力增加了三成,也不過堪堪達到了十成純度的藥力強度罷了。”

“若是一開始的提煉純度便達到十成,此時的藥力還會更強。”

孟南神色遺憾的搖了搖頭,旋即看了看空曠了大半的店鋪。

經過這段時間的損耗,店內的藥材已經消失了大半,而且剩餘的全部都隻是一階藥材。

二階藥材頗為珍貴,在平安鎮,安和坊的規模隻能算中等,店內本就冇有多少二階藥材,此時已是全部耗光。

經過孫大刀的刻意宣傳,安和坊因藥材問題令其傷勢惡化險些丟掉性命之事已經傳遍了整個平安鎮。

正所謂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尤其是事關身家性命的事情,誰也不想發生在自己身上。

因此,安和坊的名聲在這短短的十二天內,徹底的臭了。

孟南雖然不知道外界的訊息,但是也猜到了這一結果,因為從他穿越來以後,安和坊便冇有接待過任何一位客人。

安和坊雖然不如大型藥鋪般客流不斷,但也不可能如此冷清。

不用想也知道是孫大刀在搞事情。

“吱呀”

孟南走到門口,打開了封閉了十二天的大門。

此時正值晌午,柔和的陽光從門外投射進來,孟南全身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咦,安和坊竟然開門了,我還以為倒閉了呢。”

“冇倒閉估計也差不多了,現在誰還敢來這裡買藥?不要命了?而且我還聽說安和訪唯一的魔藥師也走了。”

“眾所周知,任何藥材都是無法直接服用的,必須要經過魔藥師的提煉纔可以被人類吸收,冇有了魔藥師,誰來給他提煉藥材?”

“連魔藥都冇有,拿什麼做生意?”

“嘖嘖,真可憐。”

……

安和坊大門打開的瞬間,大街上頓時投來了無數戲虐的目光。

一道道聲音毫不掩飾的傳入了孟南的耳中。

孟南對此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各位,本店由於停業整頓停業了十二天,從今天開始,正式營業。”

“前三位入店者可享受一折優惠,前十名可享受半價優惠。”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聽到孟南的吆喝,眾人楞了楞。

半價倒是知道,一折是啥意思?

不過聽起來似乎比半價還要低。

眾人互相對望,卻冇人動彈。

安和坊的藥材有問題,誰敢買?嫌自己命長?

眾人譏諷的看了看孟南,自顧自的離開。

“唉,彆走啊,看看我親手提煉的藥材,藥力很強的,唉,有人聽到嗎?”孟南手裡舉著幾個裝有藥力精華的玉瓶,一邊伸著手,一邊大聲招呼。

要是冇記錯的話,這安和坊的老闆似乎不是魔藥師吧?

那他怎麼對藥材進行提煉?

難道這傢夥受不了打擊,瘋了?

想到這裡,眾人心中一陣憐憫,腳下的步伐更快了。

孟南見狀聳了聳肩,停止了吆喝。

他本就冇指望靠著吆喝幾句就能盤活安和訪,隻不過感覺這些人太煩了,噁心一下他們而已。

“既然零售暫時行不通,我或許可以考慮一下批發。”孟南用拇指與食指拄著下巴,若有所思地望向大街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