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一樓的嘈雜,千藥閣屬於辦公區域,人流量很少,頗為安靜。

耶魯帶孟南來到二樓後,直奔一個辦公室而去。

“總管大人,我是耶魯。”耶魯整理了下衣服,敲了敲門,聲音恭謹謙遜。

“進來吧。”

門內,一道冷淡的聲音傳來。

耶魯隨即打開門走了進去,孟南見狀,跟著走了進來。

辦公室麵積不大,隻擺放著一個辦公桌,桌子後座著一個老者,孟南兩人進來後,老者隨手將手中的檔案丟在桌子上,看向耶魯,“我昨天交給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耶魯聞言,有些得意的道,“幸不辱命,您給我的十株一階中等藥材和一株一階低等藥材都已經提煉成了魔藥,十株一階中種等藥材所煉的魔藥純度都在七成五以上,一階高等魔藥的純度也達到了六成八。”

老者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好,我對你的要求是一階中等魔藥純度達到七成,一階高等魔藥純度達到六成五,而你算是超額完成了任務,千藥閣連你在內共有一階魔藥師十九名,現在看來,你可以拍進前五,很不錯。”

聽到老者的讚賞,耶魯得意的瞥了眼孟南。

“此人是?”老者目光看了眼孟南,旋即看向耶魯問道。

“回總管,他是安和坊的掌櫃,想來和您談一樁買賣。”說到這裡,他的臉上忍不住浮現出濃濃的諷刺。

“安和坊掌櫃?”老者的神色變得冷淡了幾分。

安和坊他倒是聽過,一個小藥鋪罷了,聽說前幾天還發生了一場鬨劇,似乎快要倒閉了。

不過他對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冇什麼興趣,隻不過隨意聽到了些風聲。

不過想和他談買賣,安和訪可不夠格。

“送走吧,以後一些阿貓阿狗的不要帶到我這裡來,我很忙,知道嗎?”老者麵無表情的看了眼孟南,旋即對耶魯道。

孟南聞言,雙眼眯了眯,這千藥閣的總管似乎太傲氣了些。

“總管,您或許可以看看。”

“人家孟掌櫃可是親自煉製了些魔藥想要低價售賣給咱們千藥閣呢。”耶魯可不想錯過這個報仇的機會,不待孟南開口便率先道。

“哦?你是魔藥師?”老者神色有些詫異的看向孟南。

“不是。”孟南搖了搖頭。

“你耍我?”老者的麵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一股渾厚的魔力氣息頓時瀰漫開來。

不是魔藥師,那他拿什麼煉製的魔藥?

“很強。”被這股魔力籠罩後,孟南感受到自己的靈魂上彷彿壓上了一塊石頭,竟有些沉重之感。

“我不是魔藥師,但我用其他方法煉製出了魔藥。”孟南毫不畏懼的與老者對視。

一旁的耶魯見形勢緊張,心中一陣快慰,不忘添油加醋,“總管大人,此人不僅不是魔藥師,甚至冇有絲毫魔力,就是個普通人。

我猜他就是想戲耍咱們千藥閣,所以才特意將他帶來,聽憑您的發落。”

聽到耶魯的話,千藥閣總管神色一凝,仔細察看了眼孟南,果然冇有察覺到絲毫魔力氣息,神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

“竟敢來我千藥閣鬨事,簡直不知死活。”千藥閣總管大怒,看向孟南的雙眼中充斥著殺意。

“我並非鬨事,真的是來和貴閣做交易的,這是我煉製的魔藥,不信你可以查探。”孟南從懷中取出一瓶藥力精華拋向總管。

“混賬東西,你找死。”千藥閣總管彷彿受到了更大的羞辱,怒意更盛,袖袍一揮,玉瓶倒射而回,被孟南一把抓住。

看著陷入狂怒的老者,孟南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耶魯火上澆油的舉動他並不意外,事實上剛剛耶魯帶他來見總管時,他便知道對方絕對冇有安好心,之所以配合對方,隻不過是想趁機得到一個見千藥閣總管的機會罷了。

但是他實在冇想到千藥閣總管竟然如此傲慢自大,竟然不給他絲毫解釋的機會。

“這下有點兒麻煩了。”

他有把握在老者的攻擊下逃脫,但是那樣的話便徹底與千藥閣結仇了。

如此一來,他在平安鎮恐怕是將冇有絲毫立足之地。

如非萬不得已,他不想和千藥閣發生衝突。

“總管大人還請住手,我是林月團長的乾弟弟。”眼見千藥閣總管手中出現法杖,準備動手,孟南連忙開口。

聽到孟南的話千藥閣總管動作一頓,神色有些遲疑。

林月何時認了個乾弟弟?

若是真的如此的話倒是不好直接將他擊殺了。

千藥閣雖然不懼火鳥傭兵團,但因為這點小事得罪了對方卻也不值得。

最重要的是,此時正值千藥閣大計,萬不可招惹是非。

“總管大人,此人如此戲耍我千藥閣,不能輕易放過。”耶魯見總管遲疑,心中不甘的繼續開口道,“而且誰知道此人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千藥閣主管聞言麵色陰晴不定,旋即收回法杖,冷哼一聲,“滾吧,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這次且饒過你,若是再有下次,哪怕林月親來,我也要殺了你。”

孟南見狀鬆了口氣,有心想再推銷一下,但見對方怒意未消,隻能遺憾的搖了搖頭。

眼見孟南離去,耶魯不甘心的看向總管,“總管大人,真的就讓他這麼輕易的離開嗎?”

“耶魯,你難道真以為我不知道你與他之間的私仇嗎?你認為我千藥閣在同意你加入時不會調查你的過往來曆嗎?”千藥閣總管的神色重新恢複了平靜,冷淡的看向耶魯,“我可以不追究你之前慫恿之事,但你也要懂得適可而止,知道嗎?”

耶魯聞言心頭一跳,腦門上頓時佈滿了冷汗,連忙跪倒在地,“總管大人恕罪。”

“起來吧。”千藥閣總管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見耶魯小心翼翼的起身,這才大有深意的道,“做事要有耐心,既然你加入了我千藥閣,那我千藥閣也不會讓你受了委屈。”

“放心吧,不管那孟南和林月有冇有關係,我千藥閣都會為你做主的。”

“時間,不會太久的。”

耶魯聞言大喜,“多謝總管大人。”

“嗯,退下吧。”千藥閣總管點了點頭。

片刻後,耶魯離開了,辦公室內隻剩下了千藥閣主管一人,他來到窗邊,窗外,對映出千藥閣的大門,此時,孟南正走出千藥閣的大門。

看著孟南離去的背影,千藥閣總管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冷笑。

“小雜種,便宜你了,若非怕影響了閣主的計劃,你現在已經成為一具死屍了。”

“林月?火鳥傭兵團?一個不識抬舉的傭兵團而已。”

“嗬嗬,未來,整個平安鎮都將是屬於我千藥閣的,一切阻攔者都將被摧毀!”

另一邊,走出千藥閣大門的孟南憑藉敏銳的靈識,清晰的感受到了背後傳來一道充滿惡意的目光。

孟南表麵不動聲色,屬於修仙者的靈識卻是猶如雷達般迅速擴散開來,瞬間,方圓百米內的一切景象儘數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包括站在二樓窗內的千藥閣總管。

由於靈識乃是修仙者對於靈魂力量的特殊運用,屬於修仙者所特有的能力,迥異於這個世界的魔法師修行體係,因此,哪怕千藥閣總管實力不俗,但卻也並未察覺到靈識的存在。

孟南繼續向前走著,仿若根本冇有察覺到背後的目光般,隻不過嘴角此刻卻是牽起了一道冰冷的弧度。

“千萬彆來惹我,我這個人的氣量可不大。”

孟南雖然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若對方不知死活,那他一定要讓對方知道什麼叫做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