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千藥閣出來後,孟南又去了幾家規模頗大的藥鋪,但都被阻攔在門外,甚至冇有見到管事之人便被當作瘋子趕了出來。

“哎,這個世界的人太浮躁了,就不能等我解釋一下嗎?”孟南罵罵咧咧的走在大街上,突然看向一個方向,眼睛頓時變得閃亮。

出現在孟南視野中的是一行十餘名女子。

這些女子個個青春靚麗,每個人的衣服胸口部位都紋著一隻火紅色的飛鳥,正是火鳥傭兵的標準。

位於最前方的是一名紅衣女子,一頭火紅色長髮,身著紅色長裙,身材高挑,皮膚白皙。

“林月團長,是你啊。”

孟南熱情的迎了上來,向女子打了聲招呼。

看著那張熟悉的美麗麵容,孟南心中不禁一陣感歎。

頭髮和衣服顏色變了也就罷了,竟然連瞳孔顏色都由水藍色變成了紅色,難道這個世界也有美瞳?

聽到孟南的招呼,“林月”怔了怔,看向孟南,“你是?”

“不會吧,你難道不認識我了嗎?我是安和坊掌櫃孟南啊,咱們前幾天剛剛見過麵。”孟南有些尷尬,對方竟然把他忘了。

不過他倒也冇太意外,畢竟他與對方身份差距太大,對方記不清也很正常。

“安和訪……”“林月”露出了一抹沉思,旋即恍然,溫和的笑道,“原來是孟掌櫃。”

“林團長,你們是要采購東西嗎?”見對方想起,孟南心中鬆了口氣笑道。

“林月”含笑點了點頭。

“那你們需不需要魔藥,安和坊剛剛煉製了一批,純度很高的。”孟南眼睛一亮,滿含期待的看向“林月”。

“這……”“林月”麵色猶豫。

“你不會是也覺得安和訪的藥材有問題吧?”孟南見狀,頓時猜到了林月所想。

“那倒不是。”“林月”搖了搖頭,遲疑片刻,道,“據我所知安和訪的魔藥師似乎離職了,不知安和訪的魔藥是何人煉製的。”

“我煉的。”孟南聳了聳肩。

“林月”聞言滿臉詫異,“如果我冇看錯,你應該不具備魔力吧?”

“是啊,我冇有魔力,也不是魔藥師。“孟南理直氣壯的說道。

“林月”和一眾團員頓時有種風中淩亂的感覺。

有病吧?不是魔藥師你怎麼煉製的魔藥?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買點?”孟南追問了一句。

“不,不用了,我突然想起我們團不缺魔藥,下次吧。”“林月”秀眉一挑,遲疑片刻道。

“怎麼,你怕我騙你?不信你看,這就是我煉製的靈藥。”孟南見狀知道對方不信,連忙拿出一個裝有藥力精華的玉瓶遞了過去。

“不用,我們真的不缺魔藥。”“林月”擺了擺手,“如果冇有其他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說著“林月”就要離去。

孟南知道“林月”的顧慮,也不再強求,他的眼珠一陣轉動,連忙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白色的玉瓶,玉瓶內裝著的正是二階高等藥材玉靈果的藥力精華,在這個世界的人來算,就是二階高等魔藥。

“林團長慢走,既然貴團不缺魔藥,那我也不強求,前些天林團長為我解圍趕走孫大刀,這瓶魔藥就當是謝禮了。”

孟南追上“林月”,將玉靈果藥力精華遞向對方道。

“孟掌櫃不必客氣,安和訪與我火鳥傭兵團恩情在先,當日不過是還了這份恩情罷了。”“林月”搖了搖頭。

“林團長一定要拿,不然我心不安。”孟南堅定的道。

眼見孟南如此堅決,“林月”隻好收下了玉瓶。

看著十幾道離去的靚麗身影,孟南長長的鬆了口氣。

非魔藥師不能煉製魔藥的概念在這個世界的人心中根深蒂固,既然冇人相信他煉製的魔藥,那他便不賣了。

送人總行了吧。

等林月嘗試過藥力精華的藥效後,必然會發現他煉製的“魔藥”與眾不同。

屆時,有了火鳥傭兵團做廣告,安和坊必能擺脫泥潭,鹹魚翻身。

在這之前,孟南能做的便是等。

等到林月使用魔藥。

回到藥鋪內,看著藥鋪中稀稀拉拉的擺放的藥材,孟南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得想辦法弄一些藥材回來了,不然一個藥鋪裡隻有這點藥材,且全部隻是一階,實在太過寒酸了。

安和訪生意本就不是很景氣,本就一直處於虧損狀況,再加上孫大刀鬨事和十幾天未開張,店內財務已經嚴重虧空,根本湊不出購買藥材的錢。

“如今之際,也隻能去星殞山脈了。” 孟南思索片刻,旋即下定了決心。

火鳥傭兵團

“姐姐,這次進青雲山的的補給都采購完了嗎。”紅髮女子等人剛剛走進院子,一個藍裙女子迎了上來。

藍裙女子擁有一頭天藍色長髮,眼眸呈現如同水波般的水藍之色。

若是孟南在此必然會驚訝無比,藍裙女子無論身高身形,又或是長相膚色,竟都與紅髮女子一模一樣。

星殞山脈綿延縱橫數千裡,是紫楓王國境內最大的一片山脈,山脈中魔獸縱橫,危及遍佈。

但與此同時,青雲也是紫楓王國最大的藥材出產地,同時也是最大的魔獸材料出產地。

另外,山脈中還蘊藏著各類礦石寶物,甚至強者傳承……

無數冒險者組成的傭兵團來往於山脈中,揮灑熱血,為的便是山脈中的各類豐富資源。

清晨,朝陽初升,空氣中還瀰漫著露水的潮濕。

“吼~ ”

一道震耳的吼聲突然從星殞山脈外圍的某個區域響起。

“咻~”

孟南身形如電,腳下在一棵大樹上輕輕一點,旋即迅速閃躲開來,下一刻,一道無形的風刃猶如切豆腐般瞬間將這棵成人腰粗的大樹斬斷。

“奶奶的,剛一進入山脈竟然就碰到了一隻二階高級影狼。”

“影狼不是很稀有的嗎?怎麼隨隨便便就能遇到?”

“而且還是二階高級!不是說星殞山脈外圍二階魔獸很稀有嗎?我這到底是什麼運氣。”

孟南一邊急速閃躲著不斷飛射而來的風刃,一邊用餘光看向十幾米外的魔獸,苦笑不已。

這是一頭毛髮呈深青色的狼形魔獸,高約一米,體長近五米,四肢強壯,爪子上的指甲閃爍著森寒的光澤。

此時影狼的口中正迸發著一團青色的魔力光團,一股強橫的魔力波動迸發而出。

正是影狼的天賦魔法“風影千刃”。

風影千刃,風係中階魔法,若是發揮到極致,可以瞬間迸發出上千道風刃瞬間將目標絞殺。

不過想要達到千刃齊出的程度,至少要四階才能施展出來,這隻影狼隻是二階高級,自然無法做到千刃齊出,但一瞬間也能釋放出四十九道。

憑藉這一招,影狼在一眾二階魔獸中得地位堪稱霸主,甚至一些血脈尋常的三階低級魔獸都不一定鬥得過它。

影狼此時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爆發出了自身最強魔法。

青色魔力光團噴吐而出,在飛出的瞬間便化作了四十九道風刃,猶如四十九柄無形之劍,瘋狂的襲向孟南。

孟南麵色一變,有心閃避,但四十九道風刃的覆蓋麵實在太大,根本來不及閃避。

“既然躲不開,那就碰一碰吧。”孟南咬了咬牙,體內真氣迅速湧入脾臟之中,下一刻,一股土屬性真氣迅速出現於孟南周身形成了一層淡黃色防禦罩。

五形之中,土屬性防禦力最強!

“魔法與修仙的碰撞,就讓我看看到底是哪一個強吧。”孟南麵露期待,主動迎上了襲來的風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