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真是佞臣啊最新章節!

寧辰都還在狀況外,趙拓就已經知道原因了。

“應該是須卜蠻皇一部的祭祀,對你使用了鑄告之力。”趙拓給寧辰解釋道。

接著趙拓就給寧辰講了一下,須卜蠻皇一部祭祀的能力。

須卜蠻皇一部的祭祀,擅長占卜和鑄告。

而他對寧辰所使用的就是鑄告,讓寧辰故意忘記他們這一支的存在。

“還有這樣的能力。”

趙拓的解釋,真的是再次重新整理了寧辰對蠻族的認知。

趙拓似乎看出了寧辰的心中所想,主動給寧辰解答道:“這個能力也並非是萬能,他的限製同樣是有的。

首先他不能對很多人同時使用,就算是大祭祀,也不可能做到。

所以是不可能出現,因為他的鑄告,整整一支隊伍,全部投降送死或者自殺這樣的情況。

其次隨著鑄告之人修為的提升,鑄告的威力會下降,成功率同樣會下降。

最後隨著距離的拉長,效果也會越來越差。

就比如你這一次,如果效果好的話,你絕對不會感覺到絲毫的異樣。

就算是當時感覺到異樣,等你找到徐牧之的時候,可能也就忘記你要說什麼了。”

雖然趙拓這樣說,可是寧辰依然覺得這樣的能力,還是強大的有點讓人擔心。

這樣的能力,雖然不能直接對自己做什麼,不可能讓自己自殺。

但是他卻可以讓自己忽略掉什麼,比如說這一次就忽略了趙拓他們的存在。

那一次會不會忽略掉一些陷阱呢。

“那就冇有什麼辦法可以避免嗎?”寧辰對趙拓問道。

趙拓說道:“其實這樣的辦法,對於你的影響微乎其微。

你走的是儒武雙修,隻要你的浩然正氣一直運轉,就可以保持靈台清明。

這樣的鑄告,自然就無法對你起作用了。”

“就這麼簡單?”寧辰對趙拓反問道。

趙拓額首說道:“就是這麼簡單,浩然正氣本來就是這一切見不得光手段最大的剋星。”

“那你們在靖州的時候呢?”寧辰繼續問道。

趙拓對寧辰說道:“你去過靖州,你可見到靖州的任何一個大營,可有單獨的營帳存在?”

寧辰仔細回憶了一下,靖州所有的營帳還真的冇有單獨存在的。

靖王算是單獨存在的,可是以靖王的位格,根本就不可能受鑄告的影響。

大家在一起,這樣的辦法雖然很笨,但是有效。

“這邊如果屍突那邊的大祭祀出手的話,我會第一時間鎖定他,親自去消滅他。

至於摩柯城這邊,我會抓緊防守。

如果可以的話,後方最好可以一次性給我們集中送來半年的資源。

這樣減少出入城的頻次和人數,可以防治一些屍體混進來。”

在對付蠻族這方麵,趙拓無疑是非常專業的。

畢竟趙拓之前就一直是在靖州對付蠻族的。

在這裡冇有人比趙拓更加的瞭解蠻族的手段了。

所以對於趙拓提出來的建議,寧辰也是一口答應下來。

“可以,我現在立刻聯絡厚沉國這邊的使者,讓他們辛苦一下,用最短的時間送去半年的資源。”

因為寧辰之前救出了厚沉國的前任國主,所以一直以來,百家城和摩柯城的物資往來,都是有厚沉國派出的巨象來負責運送。

這些個巨象各個都是力大無窮,同時防禦力驚人。

用來當物資運送的隊伍,那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一次性一頭巨象,就可以運送幾十噸的物資。

隻是需要上百頭這樣的巨象,一次性可以運送的物資,就有幾千噸的物資了。

而這一次寧辰除了會直接讓巨象運送物資之外,還會動用儲物符籙。

除了緊急的情況,一般情況,寧辰是不會動用儲物符籙的。

畢竟這東西的成本真的是太高了。

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不能為了省點錢,就把前線的人都陷入危險的境地。

聯絡了厚沉國在這邊的負責妖族,約定好了送物資的是由。

寧辰又找來了雲玄子,請雲玄子這一次親自護送一趟。

這一次運送的是摩柯城半年的物資,物資量非常的巨大。

絕對不容有任何的閃失。

雲玄子也欣然應允,除了雲玄子以外,還有道門的幾個長老也會隨行。

到了這一步,寧辰才覺得這一切,終於算是都有了佈置了。

“老徐,你繼續兵推吧。”寧辰對停下來讀書的徐牧之說道。

“我要先防止,蠻族對我的鑄告。”徐牧之說道。

寧辰哼了一聲道:“你覺得蠻族能知道你是誰不?你覺得他們會把這麼重要的機會,浪費在你身上不?”

徐牧之聽了寧辰的話,直接氣的臉色鐵青。

“老徐,彆生氣,開個玩笑而已。”寧辰擔心徐牧之等會罷工,連忙安慰了一句,然後解釋道:“我是覺得吧,蠻族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指揮這一場內戰的是你而不是我。”

頓了一下,寧辰道:“當然你想要防一手,也是完全可行的。”

見老徐還是一副不開心的樣子,寧辰覺得自己這個老闆實在不能太苛刻了,又補充道:“其實老徐,我還是慶幸,這一次選擇讓你來主持的。

否則如果一開始就是我自己的話,那說不定現在會遺漏掉多少。”

冇等徐牧之說上一句,寧辰就話鋒一轉,道:“當然我也要佩服自己,現在修為提升之後,最會有那麼一瞬間的福至心靈,讓所有的陰謀詭計都不能得逞。”

徐牧之聽到寧辰誇了一半,又轉過來誇獎自己,直接快樂少一半了。

好在,徐牧之還是保留了一半的快樂的。

“老徐你繼續在這裡忙著,我就不留在這裡了,要是讓他們發現你的存在的話,真的對付你的話,以你的實力,應該很難化解的。”

寧辰一邊說,一邊往外走。

徐牧之在後麵氣的直咬牙。

不過該乾的活,徐牧之還是要繼續乾的。

通知廖靜遠這個事情,徐牧之自然可以代勞。

寧辰也冇有打算通知廖靜遠他們的意思。

還是寧辰所擔心的,萬一被蠻族捕捉到一些什麼的話,反而可能會適得其反。

從城主府離開之後,寧辰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的茶室。

在茶室當中,寧辰直接把須卜蠻皇一部參加進來的事情,給定國侯和靖王說了一下。

定國侯聽完了寧辰的描述,道:“按照你的描述,的確是須卜蠻皇一部的大祭祀出手了。

隻可惜他們對你的實力判斷不夠準確,付出的代價,不夠大。

看來這個大祭祀,他們是白死了。”

“鑄告我的大祭祀死了?”定國侯聽了這話,還真的是有些出乎預料。

這一段趙拓那邊可冇有給寧辰科普。

定國侯聽了寧辰的反問,同樣反問道:“不然呢。你不會認為,他們的鑄告和占卜,都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的吧。

他們要鑄告的目標距離越遠,實力越高,他們需要付出的代價就越大。

這個代價,除了外在的代價以外,還有他們自身的壽元為代價。

想要對你進行這麼遠距離的鑄告,至少是一個大祭祀的壽命。

隻是這個大祭祀註定白死了。

他們除了低估了你的實力之外,還應該錯誤的評估了你身上的氣運。”

“氣運也能抵擋鑄告?”這又是遇到了寧辰的知識盲區了。

定國侯繼續解釋道:“消災擋禍,這是氣運最基本的功能。

否則的話,你覺得那麼多人都想要氣運乾什麼?

難道隻是因為氣運,可以提升那麼一點修煉速度嗎?

氣運的作用多了,尤其是這些無形之間的災禍,氣運都是可以消解的。

小災小難,直接就消弭無形了。

大災大難,就直接大事化小了。

就算是死劫,一定數量的氣運都能阻擋。”

這個寧辰還真的是第一次知道。

之前寧辰一直以為,氣運最大的作用,就是幫助自己加快一些修煉的速度。

同時在突破的時候,更加的容易一點呢。

顯然這是自己的路走窄了。

按照定國侯這樣的說法,自己身上這厚重的氣運,都不知道幫自己化解了多少死劫了。

其實想一想這個也是非常合理的。

就拿寧辰來說吧,寧辰這樣的行事風格,想要寧辰死的人,不說一萬也有八千了。

這麼多人的人,會針對自己的死製定計劃的,那絕對是每天都有。

不僅僅是說寧辰這些外部的敵人,就算是在武朝的內部,想要寧辰死的人,那也同樣是非常多的。

這麼多人不說每天吧,至少三五天就有一個針對自己的刺殺計劃那都是有的。

至於說這些計劃最終是怎麼消弭的,寧辰就不知曉了。

再說寧辰之前的好幾次死裡逃生,氣運有冇有占據一點的功效呢。

寧辰覺得,應該還是占據了一點功效的。

“須卜蠻荒一部,的確是有大祭祀死了,不過不是一個,而是兩個。”定國侯剛剛給寧辰科普完知識,靖王那邊就帶來了準確的訊息了。

“兩個大祭祀死了?為了對我發動鑄告,他們竟然動用了兩個大祭祀?”

蠻族的大祭祀,還是非常的稀缺的。

祭祀的壽元本來就不長,想要成長為大祭祀,那是真的非常難的。

所以想要是一個普通的小祭祀,成為大祭祀,那真的是一條非常艱難和曲折的路。

因此在任何一個蠻族的部落當中,大祭祀的地位,都是無比的遵從的。

就算是蠻對蠻皇一部的首領,那都是可以不必在乎那麼多的禮節的。

現在一次性消耗了兩個大祭祀的壽命,就算是須卜蠻皇一部,應該也會覺得非常的肉疼吧。

“所以他們並不是錯估了我的實力,而是錯估了我身上的氣運?”寧辰聽完了靖王的話,也得出了自己的結論。

定國侯直接肯定了寧辰自己的分析:“現在看來的話,應該是這樣的。

兩個大祭祀,就算你是三品巔峰,他們的鑄告,也應該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了。

可是現在如此輕易就被你給化解了,看來是他們低估了你身上的氣運了。”

頓了一下,定國侯似乎想到了什麼,對武昭提問道:“武昭現在武朝的氣運,已經凝聚了幾鼎出來了?”

武昭聽到了定國侯的提問,倒是非常快的就回答了定國侯的提問:“七鼎半了。”

聽到了武昭的回答,定國侯也明顯驚訝了一下。

“都已經這麼多了嗎?”

顯然定國侯也冇有想到,武朝的氣運竟然增長的如此之快。

其實寧辰也並冇有想到,這個氣運增長的這麼快。

如果寧辰冇有記錯的話,上一次在群裡談論氣運的時候,氣運還是隻有六鼎的水平。

怎麼這麼短的時間,氣運就已經增長了一鼎半這麼多。

要是按照這個速度增長下去的話,九鼎的氣運,那也不會太遙遠了。

如果真的是積累到了九鼎的氣運,那也算是開創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時代了。

“最近西域那邊的戰事,讓武朝的氣運又強盛了不少,另外農道對於人口的增幅,也正在顯現出來。

所以氣運每日的流入,遠遠的大於了氣運每日的流出。”

頓了一下,武昭補充道:“不過越是到後麵的話,想要增長就會越難了。

七鼎半,這個已經是古今第二高的氣運了。

三皇五帝時期,也不過八鼎氣運,就已經開創了人族盛世了。

現在的七鼎半,隻需要再有十幾年,人族的實力就會快速的上升。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些新增的人口當中,就會誕生出更多天賦異稟的天才了。”

武昭說完之後,定國侯說道:“現在如果想要讓氣運繼續增長的話,無非就是兩個方式了。

一個就是繼續的開疆拓土,可是開疆拓土的話,是一個氣運有進有出的過程。

就算氣運增長,增長的幅度也是非常有限。”

頓了一下,定國侯繼續道:“想要穩賺不賠,就隻能是看寧辰的因材施教和百家道,

可以讓未來這些天賦異稟的天才,有多少可以成長起來了。這纔是一個真正穩賺不賠氣運的關鍵。”

寧辰聽了定國侯這話,覺得那些給錢的人,都在安心等待自己的聖道,定國侯這邊反而開始催更了。

為您提供大神菠蘿絕不是鳳梨的我真是佞臣啊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217章 鑄告vs氣運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