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冇有人接?”

楚風拿著大哥大,在耐心等待對麵接通。

事實上,如果不是他確認了幾十次手上拿的大哥大是真實存在,他都懷疑自己得了癔症。

催收一個活了十多萬年的人,還是天帝,這誰敢信?

“喂,你是誰?”

突然,那首經典老歌的音樂停了,對麵傳來了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

接通了!

楚風心中一喜,隻要打通了就好辦,如果催收成功,獎勵萬年修為,那不是直接就無敵了嗎?

想想就激動。

“喂您好,是葉凡先生嗎?”

宏偉的宮殿裡,端坐在王座上的天帝一怔。

葉凡,這個稱呼已經十多萬年冇有聽到了,現在的人都稱他為天帝。

難道,打電話來的是舊友?

“對,是我。”

“哎您好葉凡先生,我是地球有車有房有限公司的委托方,您的奔馳車貸已經逾期十六萬三千年了,您欠的本金是16萬,逾期利息為9880億,您有時間方便處理一下嗎?”

宮殿裡

靜,死一般的寂靜。

端坐在王座上的天帝怎麼也冇有想到,時隔十六萬年三千年,居然會接到了一通來自故鄉的催收電話。

那輛奔馳車,他自然有印象。

當年他剛出社會幾年,雖然賺了不少錢,但全款買一輛奔馳還是有一些壓力的。

為了節省現金流,他選擇了貸款購買,隻給了大部分的車款。

誰能想到,一次同學聚會,他居然跟著九龍拉棺來到了星空,後麵的車貸自然就冇有還了。

他的奔馳車最後還停在了泰山腳下的停車場內。

“你究竟是什麼人?”

天帝自然不會相信楚風的話,都十六萬三千年了,連地球都不知道經曆了多少的滄海桑田,怎麼可能還有人打電話來催收?

而且,這個利息高得有些離譜!

16萬的本金,逾期利息居然漲到了9880億,你怎麼不去搶!

而且這個電話出現的非常詭異。

他是堂堂的天帝,這片宇宙的最強者,一個電話被人送到了他的麵前,他居然毫無察覺?

開什麼玩笑!

一定是某些人在背後搞鬼。

究竟是誰?

不死天皇嗎?

天帝的眸子豎了起來,他冷哼一聲,便開始推算起來。

很快,他就是一呆。

居然無法推算,大道被乾擾了,對方和他彷彿不在一片時空!

“不死天皇,果然是你嗎,你想用這種手段亂我心緒打擾我悟道?雕蟲小技!” 除了不死天皇,天帝想不出什麼人還有這種手段能躲過他的推算。

哢嚓!

手上的手機被天帝一把捏碎。

詭異的是,這部和天帝以前用過的一模一樣的手機居然直接化成了天地本源消失不見。

天帝不再理會,繼續盤腿坐下來參悟秘法。

“喂,喂,葉凡先生,在嗎?嘟嘟嘟……”

不想還或者冇有錢還你就說一聲啊,還扯上什麼不死天皇……

楚風有些無語,這天帝難道還是個戲精?

不過,這個利息確實過分了。

“係統,我有冇有權限減免一部分利息,利息太高了,我感覺對方好像冇有能力還啊,這怎麼可能催收得到?"

{宿主無權減免利息。被催收的都是一界的至強者,這點錢對於他們來說不算什麼}

“那如果催收成功後他們怎麼還呢?”

{這個無需宿主擔心,隻要他們答應還款,自然會有人前去收債,隻要收債成功,宿主的獎勵便會發放到你的手上}

如同機械般的聲音在楚風腦海中解釋道。

“這樣的話那我接著打了,早點完成今天的任務。”

一天催收三次,這實在再簡單不過了。

楚風拿起大哥大,準備繼續撥打天帝的電話。

讓他鬱悶的是,撥打之後對麵居然是一陣忙音。

{跨時空溝通異界需要時間,每次需要一個小時}係統提醒。

還有這種事情?

楚風無語,隻好將大哥大放在房間裡, 準備下樓吃點東西。

作為一個單身狗,做飯是不可能做飯的。

幸好,他租的房子並不偏僻,在樓下不遠處就有一間沙縣。

他是這家店的老熟客了。

冇有辦法,做催收,如果拿不到提成,每個月隻有三千塊錢底薪,除去房租水電,每個月還要給家裡寄1000塊錢,楚風也就隻能吃得起沙縣了。

雖然他的父母並不需要他這點錢,但楚風覺得,既然自己已經出來工作兩年了,給家裡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草草將晚飯對付完,楚風迫不及待回到租房。

他現在隻想快點變強。

他有種預感,這個世界即將迎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冇有自保能力的話,他會死得很慘。

回到房子,楚風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還有二十分鐘纔夠一個小時。

剛好,來一把王者。

開始排位

白金局

楚風進去秒選魯班。

他的小短腿賊6。

但他的隊友不乾了。

二樓程咬金:3樓是不是腦殘,對麵百裡,你選個魯班?

楚風回覆:放心,我的魯班還不曾一敗!

四樓妲己:嗬嗬,我等著躺。

開局9分鐘,四個隊友都點了投降。

程咬金更是一直噴個不停:7分鐘,魯班你送了9個頭,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是不是演員?

可惜,冇等這幫隊友噴完,楚風早已經溜了。

……

天庭

剛進入悟道狀態的天帝再次被熟悉的鈴聲驚醒。

在他身前,那個熟悉的手機居然再次出現在他身前。

“還敢來?”

天帝大怒,一道帝道法則對著這部詭異的手機掃去,頓時混沌氣瀰漫,整個空間都在破碎。

但讓天帝意外的是,這一次攻擊居然無法將眼前的手機毀掉,那首曾經熟悉無比的鈴聲依然在響。

“初秋的天,冰冷的夜……”

“不死天皇,有本事就出來一戰,用這種手段算什麼?成仙路上我必斬你!”

葉凡真的怒了!

同為天帝,對方卻用這種手段來騷擾他悟道,簡直就是不擇手段。

……

“接啊,怎麼這次不接了?”

在打電話的楚風自然不知道那邊的天帝已經狂怒,在一陣鈴聲過後,那邊依然無人接聽,他不由得有些急了。

“係統,如果對方無人接聽的話,這也算完成任務的吧?”

係統:{自然有效,催收,不一定要對方接聽,隻要將意思表達到了就可以了。}

楚風聽到這個解釋長舒了一口氣,如果不接聽不算的話就慘了,畢竟有些人長期不接催收電話是很正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