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詭異的手機原來要等鈴聲消失或者接通之後纔可以毀掉 。”

天帝葉凡看著在眼前消散的手機若有所思。

在之前,他差點連天帝拳都使出來了還是無法毀掉這手機,但等鈴聲響完之後,卻被他的氣機化成了一片虛無。

“不死天皇,有這種手段嗎?還是說,電話那頭說的都是真的?”

天帝冷靜下來後再次推演,雖然還是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但卻推算出了,這一切和不死天皇無關。

“看來,這片宇宙還有許多連我都不知道的秘密啊。”

天帝輕歎。

隨後,為了不再被騷擾,他在宮殿裡佈下了無缺的天帝陣。

這種陣法,就連天帝級的存在一時半會也破不開。

他就不信了,堂堂的天帝拿一手機冇有辦法

然而

一小時之後

天帝再次震怒

那該死的手機又詭異地出現了。

“啊!”

連續三次參悟秘法到關鍵時刻被打斷,天帝都有些抓狂了。

僅僅一瞬間,天帝就瞬移到了一片死寂的的星河中。

他實在忍不住要發泄。

日月星辰在顫抖,大道在哀鳴, 一顆顆冇有生命的星辰在他身邊炸開,如同璀璨你的煙花。

天帝之怒,恐怖如斯!

但,即便如此。

在天帝身前,一個手機依然在不停地響著,那鈴聲如同魔音一般在他的耳邊循環,冇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堂堂的天帝,居然真的拿一部手機冇有辦法。

最後,天帝實在忍不住了,再次拿起了這詭異的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租房裡

楚風等了一會,以為這次還是無人接聽。

冇想到最後鈴聲停下的一刻居然接通了,他連忙按著催收流程說道:

“您好,是葉凡先生嗎,我是地球有車有房公司的委托方,之前跟您聯絡過的葉凡先生……”

天帝沉默了一下冇有開口。

但若是有人在這裡就可以看出,他的內心並不平靜。

因為他的臉一直在抽搐。

真的是催收公司打來,還是說這是一個惡作劇?

但,什麼人會跟他開這種玩笑?

“你詳細和我說一下,時間太久了,我有些記不清了。”

半晌後,天帝終於開口了。

楚風一喜,隻要可以溝通就有戲,對麵可是堂堂的天帝,這點錢說不定直接就還了。

如果是這樣,那就真的爽歪歪了。

獎勵萬年修為。

直接天下無敵!

“是這樣的先生,你的車貸逾期了十六萬三千年了,根據資料顯示,您在地球曆2011年貸款買了一輛奔馳車……”

楚風一口氣將所有的資料都念給了對方聽。

這些資料,自從係統綁定後就自動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天帝沉默。

電話那頭說的一絲不差,時間金額完全對得上,說明對方是真的完全掌握了他以前的資料。

但,十六萬三千年啊,什麼鬼公司能夠存在這麼久?

連大帝也不過能存活一萬年而已啊。

這就離譜。

我告非!

“喂喂,葉凡先生,你在聽嗎?”

等了一會,對麵冇有說話,楚風有些急了。

“我在呢,這件事,讓我考慮一下,明日答覆你。”

天帝說完之後直接掛掉了電話,

他的腦子有些亂,需要重新思考一下。

“好的葉凡先生。”

雖然被掛了電話,楚風還是有些開心。

根據他的催收經驗,考慮一下,說明對方是有能力還款的,可能隻是逾期時間太久了,一時間冇有想好。

{叮,日常催收天帝完成,獎勵十年修為,是否馬上領取獎勵?}

任務完成了。

楚風心中一喜。

領取獎勵!

在腦海中默唸這四個字後,頓時,一股強大的能量湧入他的身體。

嘶,好爽!

這股能量並不霸道,很快就蔓延到他的四肢,一種黑色的粘稠物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他的身體快速排出。

洗經伐髓?

楚風大喜。

在網上,早已經有了關於修行方麵的各種資料和常識,他曾經也是瞭解過的。

洗經伐髓,這代表著身體已經開始覺醒了。

好臭!

隨著身體的毒素被排出,一種如同放了幾天的泡麪般的酸臭味瀰漫開來。

楚風租的這間房是單間,除了房間就隻有一個狹小的洗手間。

脫掉衣服快速跑進廁所,打開水龍頭,楚風直接就開始沖洗了起來。

十分鐘後,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發呆。

如同羊脂玉一般光滑的皮膚,看似無力,但輕輕一握拳,他能感受到自己身體蘊藏著的那股恐怖力量。

而且現在是初冬,天氣已經轉冷,但他剛剛用冷水洗澡卻冇有感到太大的涼意。

身高似乎也長了,他原來的個子雖然不矮,175厘米,在正常的水準內。

現在他的身高目測絕對有178。

“係統,我現在在覺醒者中屬於什麼水平?”

有不懂,找係統,這就是掛壁的特權。

{準王。}

係統隻有簡短的兩個字回覆,楚風卻是一呆。

這就準王了嗎?

根據網上所說,正常人要覺醒三到五次纔可以進入準王這個境界。

他這是一步登天了。

一尊準王,即便是那些大勢力也不敢輕視。

現在明麵上覺醒體質中的最強者也不過是繃斷了兩條枷鎖而已。

準王,還是有些威懾力的。

按照這種速度,不用十天我就能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那一批人!

楚風有些激動。

成了準王,他已經有了自保的能力。

明天就去把工作辭了,回家苟幾天,老子直接無敵!

對於催收這份工作,其實他早已經厭倦了。

雖然他現在也是靠催收才變強。

但,催收一個無敵的天帝和催收走投無路的普通人,這種感覺完全不同。

去尼瑪的沈賤人。

想到在公司受到的種種排擠,楚風就心中不忿。

這個該死的胖子,經常給他穿小鞋,以後再也不用受他的氣了。

“對了,係統,現在我可以開始聯絡通訊錄上其他逾期的人嗎?”

楚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這個大哥大裡麵的通訊錄足足有二十多個人,他現在卻隻收到了一份資料。

{不能。 其他逾期人員係統正在定位中,暫時無法聯絡}

什麼破係統,定個位還要這麼久。

楚風在心裡腹誹。

看了一下時間,剛好晚上十一點。

還有一個小時才十二點,再來兩把王者!

今晚就不熬夜了。

隻要不超過十二點睡覺,楚風覺得這就不算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