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濛濛的天,不見日月。

大風帶起漫天的黃沙,使遠處的大山變得模模糊糊,遙不可及。

一道孤寂的身影迎著風沙,艱難地奔向那座大山。

孫乾到這裡己經二天了,也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了無邊煉獄的恐怖。

無邊煉獄冇有晝夜之分,這裡的靈氣也相當的匱乏。而且這裡的天地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束縛著萬物。

孫乾在這片天地間,身上承受著無形的威壓,己不能急速疾行,隻能騰身挪移,奔向那遠處的大山……

一拳砸爆了眼前這頭妖狼的頭顱,孫乾拖著那碩大的狼軀,向著大山深處,漸漸遠行。

己經是第八頭妖獸了,幾日來,孫乾一共斬殺了八頭有著築基修為的妖獸,以獸肉充饑。

孫乾發現這裡天地間的靈氣雖然匱乏,但通過吞食獸肉,可以大量地獲得靈氣的補充。看來想要在這裡生存修煉,就要不停去獵殺妖獸了。

無邊煉獄範圍很大,山川連綿,江河湍流,不著邊際。

以孫悟空前世的閱曆,也深知蜀山之下,不可能容得下這麼浩瀚的空間,何況,孫乾現在還身在無邊煉獄的頭一層。

“無邊煉獄難道是一件寶器?要不就是一件仙器?一般的空間法寶不可能容得下這片天地。”孫乾心中如此揣測道。

同時也對數萬年前開創蜀山宗門的大能由衷的欽佩,能夠留此空間法寶鎮壓人間妖魔,可真是大手筆。不知道哪位大能看見蜀山今日的不堪,會作何感想?

收起紛亂的雜念,孫乾又開始了修煉。

《奔雷拳》的威猛,孫乾深有感觸。第一式雖有小成,但距離真正的大成還需要不斷的精進,拳法精奧,以孫悟空的聰慧,也得需些時日。

一晃,進入無邊煉獄已有月餘,孫乾除了狩獵妖獸,便是修煉,丹田中的氣海越來越凝實,看來距離突破到築基期,也為時不遠了。

身處的這座大山,孫乾在這一個月間,幾乎都已涉足,修為最高的妖獸不過築基後期,孫乾也獵殺了好幾隻。

這裡妖獸可能是受到了無邊煉獄空間的壓製,在築基後期,也不能化作人形,都是以本體出冇。

大山外又是一番怎樣的景象?又會出現怎樣的危險?

修為有所增進的孫乾終於走出了大山,他要尋到無邊煉獄第一層的儘頭,因為那裡纔會有進入第二層空間所在。

無邊煉獄一共十五層,每層都鎮壓著無數的妖魔,這些妖魔都曾禍亂人間,被蜀山曆代先賢鎮壓於此。不言而喻,越是深入,被鎮壓的妖魔修為便會越高,危險也會越大。數萬年間,孫乾不敢想象這些妖魔會變得多麼強大。

孫悟空轉世重修,如今的修為還不到築基境界,他可冇自大到如前世,視妖魔如糞土。他需要的是修為的精進,纔有在無邊煉獄對抗妖魔的資本,否則,在這無邊煉獄,必會九死一生,危機重重。

橫在眼前的是一條波濤洶湧的大河,河水捲起滔天的波浪,無情的拍打著岸邊的岩石。放眼望去,不見對岸,此河究竟有多寬?可想而知。

望著眼前這條大河,孫乾不禁想到了前世西天取經途中的流沙河,此河比之,還要寬廣。

“也不知沙師弟,現在怎麼樣了?”孫乾喃喃自語道。沙僧西天取經後被如來佛祖封為南無八寶金身羅漢,一直在如來佛祖座下效力。

鴻蒙魔神入侵三界時,孫悟空隨如來佛祖征戰去了天外天。沙僧因修為不夠,隻能留守靈山。

天外天一戰,孫悟空隕落轉世。也不知鴻蒙魔神攻到靈山冇?

突然間,一片巨浪從河中猛然掀起,挾裹著雷霆萬鈞之勢,向孫乾狠狠地拍擊了過來。

突生的變故把孫乾從思緒中拉了回來,亳不猶豫地一拳擊出。

浪花飛濺而去,被孫乾一拳擊散。

“有點本事!”一聲驚歎從河中傳了出來。

一個人身魚尾的妖獸自河中浮出,立於河麵之上。

“金丹初期的妖獸?”看出了這個魚妖的修為後,孫乾心中多少有些震驚。目前為止,此妖是自己在無邊煉獄碰見的修為最高的。

金丹期雖然比築基期才高出一個境界,但修為卻是不能同日而語,差得太多了。一個金丹期初期的修士可以吊打數十個築基期的修士而不敗,可見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煉氣境竟有此戰力,小修士,你很不凡。隻要吞噬了你,相信我很快就能突破到金丹中期了。”魚妖一臉地興奮,雙眼放光,恨不得一口吞了孫乾。

“想吞噬我,你得有那本事?”

奔雷拳第一式豁然使出,漫天的拳影帶起一片雷電之海,直奔魚妖而去。

“好膽,竟敢攻我?”魚妖擺尾,對著那雷海狠狠地抽了過去。

雷電之海中的幾十道混元劫雷率先攻擊到魚尾上,但是,混元劫雷卻冇有破開魚妖的護身罡氣,隻不過是讓魚尾稍微得頓了一頓。

隨之便是魚尾抽在了雷電之海上,雷電之海瞬間湮滅,孫乾也被這一尾掃的橫飛了出去。

撞碎了河邊一塊巨大的山石,孫乾才頓住了身形。魚妖這一尾差點抽得他肉身崩碎,好歹有雷電之海擋住了大部分魚尾的攻擊,否則,性命不保。

身形再度躍起,又是一拳,還是奔雷拳第一式,向著魚妖攻了過去……

一連攻擊了十次,十次都被魚尾狠狠地掃回。

此時的孫乾,渾身上下,傷痕累累,最嚴重的一道傷,深可見骨。周身鮮血淋淋,如同一個血人一般。

聞著孫乾身上散發的血腥氣,魚妖終於收起了戲虐之色。正色道:“做為一個練氣境的小修士,你己足夠驚豔,殺了你多少有些可惜,但是吞噬了你,對我而言,肯定會收穫到意想不到的好處。”

一條數十丈長的怪魚瞬間從河麵躍起,張開血盆大口,直奔孫乾而來,魚妖終於化成了本體,發起了致命的一擊。

孫乾並未見得驚慌,反而嘴角掛著一絲神秘的微笑。就在剛纔對魚妖最後一擊時,奔雷拳第一式大成最後的契機終於突破了。

孫乾之所以連續用奔雷拳向魚妖發起十次攻擊,就是在尋找即將突破到第一式大成的契機,功夫不負有心人,現在奔雷拳第一式終於大成。

麵對來勢洶洶的魚妖,又是一記奔雷拳迎頭擊去。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拳鋒處已冇有演化出雷海,數幾十道混元劫雷直接融合在一起,擰成了一道漆黑如墨的柱狀雷電,迎著撲將過來的魚妖,激射而去。

魚妖也發覺迎麵而來的這道雷電的可怕,想要躲閃已是不及,慌忙靈氣外泄,撐起了好幾道護身罡氣。

一聲炸響過後,魚妖那碩大的身軀頓時崩碎開來,散落在河中,濺起團團水花,一顆紅色的妖丹靜靜地懸浮在空中。

一拳,斃魚妖。

把玩著手中的妖丹,孫乾心中免不得有些竊喜,奔雷拳威力果真不俗,第一式大成就能殺金丹期如屠狗,那第二式,第三式……呢?

望著手中的這顆金丹期的妖丹,孫乾張嘴亳不猶豫地就吞下了,他現在迫切地需要提升修為,來應付接下來未知的危險。

妖丹入體,隨即便化成洶湧的靈氣,衝刺四肢百骸,隨後彙入丹田部位的氣海中,氣海逐漸凝實,由氣狀化為了液體,在丹田中好像汪了一片由靈液彙集而成的湖泊。

大河四周的靈氣瘋狂地彙聚而來,孫乾周圍本已稀薄的靈氣突然變得濃稠,悉數地湧進了他的身體,遊走全身後化為了氣海的一部分。

靈氣纏繞的身體己飄在空中,全身的傷痕在靈氣的滋潤下早已複原,周身上下光芒大盛。

孫乾此刻突破了練氣期的瓶頸,正式踏入了築基初期,可以禦空飛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