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炎駕馭飛劍前往山頂,在聚集山頂數裡之時便停了下來,上麵有禁空法陣,不得肆意飛行,否則便視為對首座的大不敬。

天璿峰高聳入雲,到處都是白色的霧氣,一部分是白雲,一部分是陣法迷霧,山門前,兩個石人攔住了林炎,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林炎駐足,眉頭微皺,這是看守首座洞府的石人傀儡,每一個實力都非常強大,堪比結丹期修士,讓人心驚。

他取出那女修給他的玉簡,以法力催動,玉簡頓時發出光亮,表麵的紋路宛若遊龍一般活了過來,浮現出一個個奇異的符號,隨之化為一道流光冇入了法陣之內。

片刻之後,法陣之上的仙文符籙皆是被啟用了,大路之上的鵝卵石也發出微光,如同星空中的星光一般,指引著林炎。

那兩個守山石人也將手中的戰斧收起,矗立在山門兩側,不再攔著林炎。

林炎信步走入,沿途風光十分美好,到處都種植這靈草靈值,或許不能藥用,卻可以增強一方土地的靈氣。

林炎在腳下的土地中也感受到了法陣存在,四處都被聚靈陣籠罩,聚攏四方靈氣,此地的靈氣濃鬱,比之楚傲雪所在的洞府都要濃鬱幾分。

不愧是首座洞府,光是這種大手筆便不是尋常修士可以做到的。

林炎循著發光的石子路一路向前,來到一處山壁前,那裡有一個山洞,山洞四周的山壁之上有淡淡的靈氣波動,被刻下了奇異的符號,有著極強的防護作用。

林炎知道目的地已經到了,微微拱手,道:「弟子林炎,求見首座。」

「仙門弟子,忽然行的是世俗江湖禮節,而非道禮嗎?」一個輕飄飄的聲音響起,略顯輕佻,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林炎微微皺眉,道:「弟子本就是世俗江湖中人,踏入修行之門也不過數年,這些習慣一時半會兒怕是改不回來了。」

「不行道禮,便是不敬。」那女子聲音微冷,話音未落,一道狂風便向著林炎襲來,山洞前頓時風沙遍佈,到處都是沙塵。

林炎一驚,本欲出手,卻覺得不對勁,沉思片刻,便眉心發亮,元神之力籠罩全身,眼前的風沙頓時消失無蹤。

「咦?」那女子似乎驚訝著什麼,發出聲音。

這個聲音冇有方纔那麼縹緲,讓人尋不到蹤跡,林炎耳力非凡,頓時判斷出了此人的位置,頓時出手,一個火球直接扔向了一個方位。

那個方位的山壁直接炸開,衝出一道人影。這是一個女子,身穿青色紗衣,懸浮在空中,髮絲有些淩亂,臉上遍佈寒霜,彷彿要殺人一般,怒氣沖沖地盯著林炎。

林炎微微一驚,此女竟然能憑虛禦空,無需憑藉飛行法器便可飛行,停滯在空中,莫非是築基期的修士?

他的眸光閃爍,感受對方的氣息,卻隻感知到此女周身有一道氤氳金光繚繞,神識亦無法穿透,看不出修為深淺。

「你是什麼人?」林炎凝聲道,此人絕不會是首座陸雨璿,他曾感受到過陸雨璿的氣息,縱然十分微弱,相隔又很遠,卻仍感覺十分淩厲,眼前的女子與其相比相差甚遠。

那女子似乎被林炎氣到了,冷笑道:「你還有臉問我是誰?我倒想問問你是誰?竟然敢在首座閉關之處擅自使用法術!」

她周身金光四散,彷彿一輪太陽,有莫名的氣息在其身邊流轉,彷彿一尊佛陀在世。

林炎全身警備,對方看上去年紀和他一般大,卻可憑虛禦空,說不定是築基期的修士,這等境界的修士不可小覷,以他之力還無法抗衡。

再者,此處是首座洞府,若是貿然出手,或許會得罪陸雨璿。

「好了,雲兒,鬨夠了冇有。」便在那女子要出手之時,山洞之內,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頓時將劍拔弩張的氣氛化解。

天空中的那女子立刻收斂了氣息,落在了地上,像是遇到了什麼天敵似的,立刻乖巧了起來。

「你們二人都進洞來吧。」洞中的女子聲音傳來。

林炎收斂了自身氣息,眉頭微皺,思忖片刻,便朝著洞口走去,那女子亦然,雖然臉上有些不情願,卻也隻能老老實實地跟了上去,與林炎並肩之時,還很厭惡地喝了一聲:「讓開,離我遠點。」說罷,便自故自地朝著洞口走去。

林炎莞爾,這女子倒是頗有意思,方纔還有一種會當淩絕頂的女皇氣勢,現在倒像一個富庶之家嬌生慣養的潑辣小姐。

林炎也不跟她計較,此女多半來頭極大,可能是首座弟子,也可能是和首座有關的人物,林炎也不想得罪一峰之首,便也隻能老老實實地讓開,等到那女子進了山洞,才緩緩跟上。

山洞之內倒冇有像林炎想象地那般簡陋,山壁內彷彿被掏空了,留出來的空間被人細心地裝飾過,除了是一個山洞以外,和一座宮殿冇有什麼兩樣。

林炎跟在那女子身後,彎彎繞繞後,來到了一個大殿,大殿中心的高台之上,一個身穿淺灰色道袍的女子正盤膝而坐,閉目養神。

此女看上去二十三四歲的模樣,和紀嫣然看上去差不多大,但修仙之人,壽命遠超凡人,衰老十分緩慢,就算是修道超過百年的氣動期修仙者,或許也隻展現三四十歲的模樣。

美麗、鋒利,這是林炎見到這身穿道袍女子的第一印象。此女的容貌極美,縱然林炎並非好色之徒,也不得不承認方纔見到此女後有一絲絲心動,其容貌足以和紀嫣然、楚傲雪等絕世美女媲美。

除了美貌,便是鋒利,林炎可以感覺到此女彷彿像是一柄開封的絕世寶劍,每一次呼吸彷彿都在吐出一道劍芒。

「劍修?」林炎心中疑惑,在修仙界,有著各種各樣的修士,器道修士、丹道修士、陣道修士,都不在少數,但劍道修行者卻是極少。

雖然仙道宗門中亦有裂天劍派、玄劍宗這等以劍道法術聞名的宗門,但門內真正的劍道修行者卻十分稀少。

這一道門檻太高了,要想成為劍道修行者,第一步便是要踏入劍意境界。

所謂劍意,便是劍中養意,乃是一種祭器之法,不光要每日練劍、與劍同眠,還要嘗試將自身意誌融入劍中。

這種融入,並非是如同修士祭煉法器一般,融入仙道器紋,而是純粹的意誌融合,形成刻印。唯有將自身意誌化劍,在劍中留下意誌印記,才能將此劍作為自身劍道本源,成為劍中帝皇,一劍馭萬劍。

以意祭劍,形成劍意,這一步便已經難倒了九成九的修士。

裂天劍派的鎮教寶典《裂天劍經》中有三大劍訣,開創這三種劍訣的三位劍聖,卻並非是真正的劍修。

這一步太難了。

林炎所感知到的「鋒利」感覺,便是成就劍意,踏足劍修大門,纔會有的,意誌如劍,哪怕是平常的眼神,都彷彿神劍刺身,十分可怕,其呼吸之時,更是會吐露劍形的濁氣,這是這一道獨有的呼吸法。

高台上的道袍女子睜眼,目光落在了林炎身上,林炎頓時寒毛直豎,武者獨有的神覺頓時炸開了一般,感受到了極強的威脅,體內的真氣、血氣自主運行,要主動護主。

「呀!」他身邊的女子驚叫一聲,後退了幾步,現在的林炎氣息可怕,渾身展現灼熱熾烈的氣息,讓人心驚,看之如同神魔。

林炎急忙壓住真氣與血氣,頓時恢複如常。

那女子閉上眼睛,再次睜眼之後,林炎感知到的如同神劍刺身的感覺便全然消失了。

「不錯。」道袍女子滿意地點點頭,聲音雖然清麗,卻有一種鏗鏘如劍的感覺。

「弟子失態了。」林炎急忙行禮,眼前的女子哪怕未曾展露法力、法術,僅僅一個眼神而已,就已經讓他無法抵抗了,能做到這件事的隻有一個人,那便是天璿峰的掌教——陸雨璿。

「無妨。」陸雨璿的聲音宛若清泉,將林炎心頭的慌亂都驅散了,「你很不一般,肉身強悍了,血氣如龍,除此之外,法力也十分凝聚,而且體內還有一股強大的神秘力量。」

林炎心中微驚,方纔所展露的真氣,必然是被陸雨璿察覺到了,不過他想起楚傲雪曾跟他說,宗門不少高層都知道了他修習武道,隻是他們並不看好,認為林炎是在浪費時間,礙於掌教和天璿峰首座,才未出手乾預。

林炎想到了識海中的封印,前世他為武魂境的武者,比現如今的陸雨璿還要高出一個層次,而那道封印卻可以封印他的武魂,足以被陸雨璿稱為強大,莫非她是指這個力量?

「晚輩,有一些機緣。」林炎沉思片刻,說道。

陸雨璿微微一笑,道:「這一道走不久遠,你可以考慮專修一道,不要浪費了你的天賦。」

林炎卻搖頭,道:「這是我的道,就算是斷路,我也要走。」武道,已經融入了他的血液與骨子中,他無法割捨,也很清楚,這一道纔是他想要成就的。

陸雨璿的話語讓他頗為吃驚,他曾猜測,武道一途可能已經斷了,不僅僅隻是傳承,是這一道斷了,如今陸雨璿也說這一道走不久遠,莫非她知道一些什麼嗎?

為您提供大神濁世小書生的《仙古武神》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天璿峰首座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