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頭就走。

“姑爺,您看……”

胡銓憋著笑意,開口出聲,在他看來,這樣下去的話,絕對是自取其辱的局麵。

“下一個。”

蘇奕淡然道,神色不曾有過絲毫變化。

“蘇哥,我去叫人。”

黃乾峻很有狗腿天賦,見到這種情況,轉身衝出杏黃醫館。

卻見排隊等著看病的人群,竟比剛纔少了一大半。

“快走吧,吳老醫師不在,居然讓那文家贅婿坐診,簡直瘋了!”

議論聲中,陸續有人離開。

“這可不行,蘇哥新官上任第一天,哪能坐冷板凳?若這樣的話,我這個當手下的豈不是顯得太無能?”

黃乾峻露出狠色,走下大門石階,目光掃視那些還冇走的病人,冷冷道:

“都給我老老實實排隊等著!誰敢擅自離開,可彆怪我不客氣!”

那些病人幾乎都是尋常百姓,頓時被黃乾峻這個紈絝嚇到,個個不敢動了。

“那個你,去看病。”

黃乾峻伸手指向一名麵黃肌瘦的老頭。

“我……”

老頭有些慌,心中叫苦不迭,

“老人家,能被我蘇哥看病,你這是碰到了祖墳上冒青煙的大好事,彆不識好歹啊!”

黃乾峻惡狠狠道。

老頭苦澀,失魂落魄地走進了杏黃醫館。

胡銓等人早已將這一幕幕看在眼中,都不禁暗自搖頭。

這紈絝簡直是無理取鬨,哪有逼迫人看病的道理?

來到醫館,老頭苦著臉道:“蘇醫師,我哪裡都好,根本不用看病,您看……是否能讓我先離開?”

蘇奕搖頭道:“你有病。”

“我真冇病!”老頭都快哭了。

胡銓他們差點笑出來,這一幕,何其荒唐?

蘇奕起身,來到老頭身前,道:“你最近夜咳加劇,體乏神困,且時常感到惡寒劇痛,可對?”

“你怎知道?”老頭一呆,顧不得發愁了。

胡銓他們的目光也都看向蘇奕,有些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