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光刻機的工作原理?

現場的所有觀眾,還有電視機前網絡上的所有觀眾,都是屏住了呼吸看向了陸清河。

這個少年......他,能說得清楚光刻機的工作原理嗎?

彆說是他了,甚至就連一些物理老師恐怕都一口氣說不明白吧?

聽到這樣的話,陸清河隻是淡淡的笑了笑,絲毫冇有怯場的表現,侃侃而談道:

“光刻機是晶片製造的核心設備,現在不管是電腦還是智慧手機都需要高階的晶片!”

“工作原理就是利用光刻機發出的光通過具有圖形的光罩對塗有光刻膠的薄片曝光,光刻膠見光後會發生性質變化,從而使光罩上得圖形影印到薄片上,從而使薄片具有電子線路圖的作用。”

“說的通俗一點,類似照相機照相。照相機拍攝的照片是印在底片上,而光刻刻的不是照片,而是電路圖和其他電子元件。”

隨著陸清河的話音落下,全場陷入了一陣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陸清河的身上,心中滿是震驚。

他們冇有想到,這樣的小小年紀,居然能夠把這樣複雜的科學技術說的這麼淺顯易懂。

王教授認真的說道:“所以......你是說你發明瞭光刻機,你知不知道高階的光刻機有多難嗎?”

陸清河絲毫冇有理會教授的質疑,笑著說道:“光刻機早就被髮明出來了,我說的是2nm光刻機!”

王教授拿著話筒笑了笑,對著現場的觀眾普及道:“冇錯,光刻機是早就被髮明出來了。”

“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對晶片技術的要求已經越來越高,這就需要更加高階的光刻機,由於外國對於大夏技術的封鎖,所以大夏對於高階光刻機的技術已經遠遠落後其他國家。”

“這意味著大夏追趕上世界一流晶片製造的技術,又增加了數倍的難度,但我們不能夠因為高山立於身前便停止前進,正因為落後才更需要追趕,高山的存在也意味著我們仍具有強大的發展潛力。”

王教授一席話過後,全場陷入一陣懵逼......

高階光刻機的用處這麼大嗎?

陸清河笑著說道:“冇錯,光刻機的核心技術,咱們大夏已經掌握,而高階奈米級彆的光刻機技術一直被封鎖,在大夏一直都是一片空白。”

王教授聽到這樣的話也鄭重其事了起來,走上舞台站在陸清河身旁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掌握了這樣的技術?”

陸清河淡淡的說道:“我的意思是......我已經打破了其中的技術難關,能夠讓大夏擁有自主產權的高階奈米級彆的光刻機!”

嘶----

王教授突然倒吸一口冷氣,語氣都變得有些尖銳:“你明白你現在在說什麼嗎?”

路清河頓了頓:“事實就是如此啊......”

王教授瞬間變得憤怒起來:“你不要在這裡吹牛了!想要自主研發出來奈米級彆的光刻機談何容易?”

“大夏有多少科學教,日以繼夜的想要打破這樣的技術瓶頸都做不到,你......”

王教授被氣得麵紅耳赤,都說不出話來了。

陸清河不以為意,笑著說道:“我知道啊,所以我才發明出來了啊!”

“......”

王教授麵對陸清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而在現場的全體觀眾隻要不是傻子,從這兩人的對話之中也能聽得出來,這簡直就是黑科技之中的黑科技了。

對於大夏來說非常的重要,這個少年卻說他發明出來了!

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所有的人此刻都是瞠目結舌的看著陸清河。

舞台旁,節目組的導演還有主持人小沫都傻眼了......

這完全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插上話的情況了,這簡直太爆炸了!

電視台攝影棚後台,台長親自到來,急匆匆的命令道:“所有攝影師,錄音師,給我拉近聚焦,必須要錄下陸清河所說的每一個字!”

電視前。

大街上的每一個戶外電視機前,都聚聚著無數的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陸清河。

王教授拿著話筒的手都在微微顫抖,難道這個少年說的都是真的?

這也太震撼了吧,就算是冇有真正的發明出來,就隻是提供一些線索,那今天的這個舞台就足夠被載入史冊了吧!

這對於大夏來說,簡直就是質的飛躍!

後台的一些其餘參賽者內心開始震顫了起來。

這都是什麼啊?

一個八歲的小孩都開始鼓搗這樣高階的東西了嗎?

這怎麼可能?

這就相當於你還在研究怎麼走路,彆人都像博爾特一樣拿百米衝刺冠軍了。

這還怎麼玩?

當你才玩明白馬達的工作原理的時候,人家已經開始研究高階光刻機了!

這還怎麼參加這樣的節目?

自己發明的東西還怎麼拿得出手?

這還怎麼比?

節目組,我們要退賽......

幾個企業家在看到現場的教授專家鄭重其事的時候,已經明白了舞台上這個孩子可能不是來搞笑的。

有可能他說的這個東西是真的!

在他們眼中這可是商機啊!

使他們能夠躋身全世界富豪榜的機會!

這樣的機會可得盯緊了,萬萬不能錯過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