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什麼開天古仙,還是什麼金身仙、大羅仙,離現在不過真人境修為的楊弘遠來說太過遙遠。

還是先顧得眼下,看看兩寶得到了什麼好處再說。

造化玉牒之上紫氣氤氳聚聚散散,天遁鏡上莫名的玄光流流轉轉。

果然,正是當初在镔州白金之地得到的鴻蒙紫氣與太初玄光。

炎州古仙同為九大開天古仙之一,身上自然同樣有著一縷鴻蒙紫氣。

而其殘留的一縷太初玄光,正是因其開辟炎州而獲得的權柄所在。

也隻有這兩樣東西,才能引得造化玉牒與天遁鏡兩寶垂涎三尺,哪怕如今不過寶階的品階也要參與那等仙階大戰之中。

再看看兩寶還有冇有帶來其他東西,對自己有用的。

嗯?一朵殘破的紅蓮。

看其靈光暗淡,品階隻是堪堪維持在寶階的水準罷了,不過楊弘遠卻是不敢怠慢。

畢竟通過剛纔的留影珠,楊弘遠可知這是那炎州古仙的本命仙器。

唔,核心之處竟然還有一縷火種存留,雖然其如今不過被削弱成了寶階的靈火,可若是其成長起來,可是頂級的仙階靈火。

隨即更讓楊弘遠驚喜的卻是這火蓮深處竟然還有三道仙階的傳承。

仙階功法名為心火紅蓮決,說來撼天宗還有其延伸的寶階功法。

仙術神通一道正是那造化境神通,排行十一位的造化神通紅蓮滅神決。

下有道術神通排行第十八位的絕滅紅蓮與三十三位的薪儘火傳兩道延伸道術,以及完整的延伸寶術、靈術、法術神通。

另一道仙術神通則是排行二十六位的烈焰焚天決,下有三道延伸道術,分彆位排行第八十五位的天火流瀑,排行八十七位的星火燎原,以及排行八十八位的烽火連天。

要是倚燈得到這三道傳承,憑著其天資怕是進階仙階都有可能,不過如今都是楊弘遠的了。

至於兩寶為何能在炎州古仙自爆的情況下儲存下此物,說來還是炎州古仙太過高看自己。

為了增加自爆的威力,其不顧一切的吸納天地靈氣入體,可其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神威凜凜的開天金仙。

其自毀金身仙軀雖然得以在炎州本源海中苟延殘喘近萬年,可其純陽元神卻是被本源海侵蝕的到了快要隕滅的地步。

這也是其為何不得不拚死一博的最大原因,冇見到其餘四州的古仙都老實待著嗎,實在是炎州古仙撐不住了。

要是其不拚死一博,最後的下場就是如镔州古仙一般被本源海同化。

此後看其快速重塑仙軀,可其純陽元神卻是虛弱的很,這也是為何其在道元仙尊手中幾乎無有還手之力。

所以麵對龐大的天地靈氣,當時受創頗重的炎州古仙根本駕馭不了。

說其是自爆,還不如說是被道元仙尊的天陷劍氣引爆的。

如此其在自爆元神後,根本無力再去自爆本命仙器。

不過以其想來,其爆炸餘波足以毀掉殘缺的業火紅蓮。

而其所料也不算錯,不過其卻忽略了兩點,一是業火紅蓮之上還覆蓋著仙階火種紅蓮業火。

正是紅蓮業火的存在才儲存住了業火紅蓮的核心。

二則是其自爆的威力先經天陷劍氣的阻擋,又被昊天鏡光收攝,如此這業火紅蓮才得以儲存在寶階的品階。

再加上造化玉牒與天遁鏡及時出手護住殘存的業火紅蓮,這纔將其保留了下來。

說不得這次兩寶單獨行動又被那小心眼的主人記恨上了,有了此物返回以後也好交代。

不過想想其那仙階火種仙器,卻雙雙掉落在寶階,可見本源受創多麼嚴重。

不過麼若是品階太高倒是不適用,比如镔州古仙遺留的仙器。

此時品階跌落到寶階卻是正合適楊盛道用來凝聚第二道分身。

至於紅蓮核心刻錄的兩道仙階傳承,卻是當初炎州古仙遇到焰光仙尊之前留下的後手。

要是萬一冇有機會逃離此地,也算是留下了傳承。

而其遇到焰光仙尊以後就積極謀劃如何脫離本源海,出來以後又一番大戰,怕是早已忘了當初在本命仙器之上留下的仙階傳承。

楊弘遠此時看著兩寶那是怎麼看怎麼順眼,量天尺散發的微弱靈光在楊弘遠眼裡絲毫冇有存在感。

至於楊弘遠是怎麼撐過地火熔岩爆發的,倒也簡單。

在造化玉牒以及天遁鏡離去之後,楊弘遠就知必有大變故發生。

其本身選擇的就是偏僻之地,並非地火熔岩的主要噴發之地,此後又不斷向著地火淵獄上方飛行。

再者其身懷蒼玄棋盤這等道階陣棋,藉助其佈下不動如山陣,再施展不動如山寶術,卻是有驚無險的躲過了三次熔岩噴發。

不管怎麼說,此次地火淵獄風波已過,而自己也是獲得了天大的好處。

楊弘遠進入地火淵獄以後也不尋寶,也不找人交談,苟就一個字,卻是憑空得了這莫大的好處,已是不虛此行。

此後最關鍵的就是繼續苟,把這些好處安穩的帶出去。

此時仔細想來,楊弘遠已是前後得了風、金、火三道的仙決仙術傳承,而土行一道雖是仙階的還未得,可道階的已全。

楊弘遠心中念頭流轉,天遁鏡鏡光直接憑空打開了一道空間門戶,造化玉牒垂下白色的靈光,護著楊弘遠進入炎州本源海。

這先不提,經過地火淵獄三次地火熔岩噴發,爆烈的岩漿流火終於平靜了下來,這也讓炎州諸修鬆了一口氣。

此次進入地火淵獄的炎州諸修可謂損失慘重,焚天門進入之人隻餘得三成不到。

炎陽門與真陽宮兩大道境宗門倖存得門人弟子十不存一,金烏門更是隻剩下兩位道境老祖。

待得熔岩流火平息之後,接下來卻是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安心等待著熔岩地窟重新開放,如此雖然安穩,可也意味著此次地火淵獄之行無有收穫。

第二則是選擇進入地火淵獄深處尋寶,炎州諸修雖不知深處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必定是有大神通者鬥法無疑。

不提地火淵獄封閉三百年孕育的至寶靈珍,如果能得到那些大神通隕落後留下的遺澤,必定讓其受用無窮。

有人選擇安心等待地火淵獄重新開啟,就有人選擇深入尋寶,

而這其中剛纔還謹慎萬分的血夏道人卻是不顧同門的勸說,執意要帶著赤泉真人前往地火淵獄尋寶。

此時的兩人對於楊弘遠的讖言都是相信了數分,血夏黃庭有難,赤泉華蓋逢凶,也就是說兩人最起碼要先到那個境界纔是。

此時的兩人修為比之遇難逢凶卻是遠遠不如,如此兩人自然有了幾分底氣,而二弟子赤焰則被留下。

畢竟此行凶險難測,楊弘遠可冇給赤焰批過命。

真陽宮、炎陽門兩家道境宗門因為隔著煙煉兩郡,素日也是少有紛爭,兩家關係卻是極佳。

如此兩家抱團取暖,一部分倖存的真人弟子留下,等待地火淵獄重新開啟,一部分受傷較輕的去聯手尋寶。

而倖存的兩位道境老祖也是決定聯手探索,畢竟兩人受創頗重,也可互相照應一二。

以兩家的情況,其實最明智的是等待地火淵獄重新開啟。

可此行兩家損失慘重,若是不能尋得一二至寶靈珍彌補一二,怕是百年都恢複不了元氣,更會影響其對勢力的統治地位。

如此雖有風險,卻是不得不去。

炎陽、真陽兩家重傷的道境老祖都明白這個道理,受傷較輕的金烏門兩位道人自然不會放過難得的尋寶機會。

而炎州的倖存的諸位散修卻是大部分選擇進入地火淵獄尋寶,畢竟散修修行艱難。

若是冇有足夠的資源靈物,遲早難逃隕滅之局,如此自然一個個都是搏命的主。

雖然之前地火淵獄三次爆發,使得炎州眾多散修損失慘重,可絲毫冇有阻礙其尋寶熱情。

畢竟散修往往都是孤家寡人一個,進入地火淵獄就是為了尋寶而來,此刻撐過了地火熔岩的爆發,自然不願意空手而歸。

一時之間,之間各色的遁光飛起,向著地火淵獄深處而去。

而這些進入尋寶的修士,隻要是最後活下來的,卻是皆是收穫不菲。

以來三次地火熔岩爆發,奪走了諸多修士的性命,使得尋寶之人比之往屆地火淵獄開啟卻是小了很多。

二來作為抵抗熔岩爆發的主力,炎州四大道境宗門一個個卻是損失慘重。

炎州散修雖然也是受創不輕,奈何人家基數大啊,再者如楊弘遠這般偷偷隱藏起來的也不在少數,畢竟熔岩噴發毀壞了炎州與其又有何關係呢。

以往遇到至寶相爭,往往是宗門弟子占的上風,而如今四大宗門除了道境老祖,派出的真人境弟子寥寥,如此一眾散修自然大占上風。

三來就是此次炎州古仙為了增加地火熔岩的威力,卻是利用其回溯衝擊之力,再加上其收攝禦使,卻是將地火淵獄積存數千年的岩漿都調動了起來。

如此以往趁機在地火淵獄深處的種種靈珍至寶卻是重見天日,論起火行靈物靈珍的充沛,卻是可謂數千年來最為豐富的一次。

如此自然讓炎州諸修大喜過往,紛紛感歎,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此話卻是不錯。

這也是為何炎州修煉界此次受創頗重,可此後不過兩三百年的時間就能又重回巔峰,穩坐修煉界第一大州的寶座的原因。

此次地火淵獄現世的諸多至寶可謂功不可冇,再加上能存活下來無一不是氣運、實力出眾之人,卻是奠定了炎州此後兩三百年的繁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