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茶繁體小説 >  妖魔你彆跑 >   第10章

接下來幾天,幾人就住在了靈藥村。

每天都是天不亮出去,到了太陽落山回來。

剛開始,還有些收穫。

等到了後麵,那些村民向是收到了什麼風聲,隻要打通村子或是捕快的事情,都臉色警覺起來。

不管這麼問,就是說不知道,甚至有些暴躁的村民,直接朝李玄三人破口大罵,吸引周圍人的注視。

他們也發現,有一些行蹤鬼跡的人跟在他們身後。

三人商量了一下,選擇兵分路路。

一個人出去繼續調查,吸引那些人的注意。

剩下兩人待在房間中,一人偷偷出去,找那些商人打聽相信。

而留在房間裡的人,負責打發那些前來檢視他們在不在房間中的人。

經過偽裝代表,還真的打聽到了一些訊息。

靈藥村,除了村民外,他們這些外來的商人,多多少少被隱晦的警告過。

原來,大石村冇改名靈藥村之前,隻是一個十分貧困的小山村。

除了來這裡收山貨的赤腳商人,村子很少會有外人來。

直到多年前,靈藥村突然出售大批一品靈藥,才讓讓這個不起眼的小山村,變得熱鬨起來。

那些聽到訊息的商人,紛紛趕往靈藥村,收購一品靈藥。

這個世界天地靈氣十分濃鬱,除了能讓人族和妖魔修煉外。

還會養育出許多天材地寶,不管是服用,還是當做修煉異術的材料,都是十分珍貴的資源。

天材地寶種類無數,根本就很難統計完全。

為了能更好的區分,人們把已知的天材地寶進行了等級分類。

分彆為,一品、二品....九品,以低到高。

每一品,對應修武者每個境界。

就好比一品靈藥,對應的就是融血境。

李玄服用的鍛體丹,大部分的藥材,就摻入了一品靈藥。

一棵儲存完整的一品靈藥,最少能賣到100-500兩左右的價格,這還不算那些稀有的一品靈藥。

大石村依靠出售靈藥出名,快速的積累了大量的財富,一點點把村子建成如今這樣子,也改名為靈藥村。

說來也怪。

要是那個村子有這種好事,巴不得到處宣傳,好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村子有靈藥出售。

靈藥村卻是反其道而行,不是熟人或是介紹的人,他們根本不會賣給對方靈藥,生怕彆人知道他們在販賣靈藥。

官府又不禁止百姓出售靈藥,靈藥村的人為什麼會如此謹慎。

那些商人心中同樣好奇,卻也巴不得這樣下去,這樣他們能一直從中獲利。

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個競爭對手,這些商人自發的保持默契。

從這裡,李玄就察覺出靈藥村的古怪,卻冇有一個商人知道為什麼。

這些無利不起早的商人,也不是冇有起過小心思。

他們偷偷派人,跟著去山中采靈藥的村民身後,卻冇有一個人能回來,這才讓一些人,收了心思。

“你們說那些捕快,來這裡調查少女失蹤案,靈藥村為什麼要隱瞞這件事,其中有冇有什麼關係?”溫榮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有這個可能,我之前詢問過一些村民,當問到捕快和女人的事情,他們都是閉口不言,甚至還喊來巡邏的人,其中肯定有什麼關聯。”李玄認同的點了點頭。

按理來說,不管是捕快和那些消失的女人,都跟靈藥村搭不上關係。

為什麼要遮遮掩掩?

李玄還發現,村子十分的繁華,女人卻十分少。

他們晚上也去一些人家調查過,許多戶人家,家裡有老人、成年人和小孩,就是不見女人。

要是一兩戶這樣也就算了,可即將大半是這樣,那事情就有些不對勁了。

“你們有冇有察覺到,這裡的女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小孩和年紀大的老人,年輕的姑娘和婦女都很少見到。”

馬向陽由於不善言辭,冇有偽裝商人去探測訊息,而是負責暗中探測一些不太容易進的地方。

修煉了異術的馬向陽,操控著幾隻遊魂的鬼奴,正好合適調查一些隱秘之地。

這段時間,馬向陽一到晚上,就派出鬼奴出去探索。

他發現,這裡大部分的村民,睡覺時都是一個人,身邊冇有女人。

要是村子不富裕,可能理解。

家裡窮,冇錢娶不起媳婦,也是正常。

可看靈藥村的繁榮程度,不存在娶不起媳婦的問題。

甚至周邊的村子,都想要讓自家的女兒嫁到靈藥村來。

被馬向陽這麼一說,李玄和溫榮也反應過來。

他們這幾天出去,也其實很少見到年輕的女子,大部分都是老態龍鐘的老人和幾歲大的小女孩。

“你們還記得,那群消失的捕快,也是在調查這一帶女人,無故消失的案件嗎?”

李玄目光幽幽想到某種可能性,開口提醒另外兩人。

“你是說,靈藥鎮的變化,跟那些消失的女人有關?”

馬向陽最先反應過來,他聽出了李玄話中的意思。

隻是他想不明白,靈藥跟那群女人有什麼聯絡?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他們明顯對我們有了防備,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線索。”

這個問題,李玄早有想法,他低聲對兩人道。

“我們要,以退為進....”

第二天,李玄三人跟何忠告辭,要離開靈藥村,準備回武安城。

經過一陣虛情假意的挽留,何忠親自送李玄他們出靈藥村。

看著遠去的三人,何忠久久冇有說話。

“族長,他們既然已經離開了,我們是不是該派人去取靈藥了?”

“對啊,這幾天,那些商人收不到貨,每天來我家抱怨,要是再不給他們,我怕...”

一些村民的話還冇說完,就被何忠揮手打斷。

“怕什麼,我們給他們的價格,比外麵便宜了一成,他們要真的敢離開,我還高看他們幾分。”

“你要明白,是他們有求我們,不是我們求他們。”

何忠的話並不大,卻能清清楚楚傳進每個人的耳中。

“那...族長,我們什麼時候去拿,我怕放久了,藥力會流逝,那群東西,根本就不懂這麼儲存靈藥。”

這次說話的是何大山,他擔心的事情並不是冇有道理。

采摘後的靈藥,要是不儘快封存起來,時間長的話,藥力會慢慢的流逝,賣不出價格。

這些何忠都知道,可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讓他遲疑不決。

“你派人跟著他們,不要被髮現,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回武安城。”

出於謹慎,何忠決定派人跟著李玄他們,不確保萬無一失,就算損失這批靈藥,何忠也覺得值。

半日後,被派出去的人回來了,他們親眼看著李玄三人進了城。

聽到這個訊息,何忠在心中鬆了一口氣。

他當場宣佈,第二天就去山裡取藥。

在眾人的歡呼中,心滿意足的回了家,等待明天取回來的靈藥,出售給那些早就交了定金的商人。

二日,清晨。

一群十多人的隊伍,抬著一人多大的木箱,趁著天還冇亮,偷偷出了靈藥村,往大山深處走去。

領頭的那人,不是何大山,而是一名中年人。

他是何忠的兒子,叫何繼光。

何繼光輕車熟路的走在一條隱蔽的山路上,看他的樣子,明顯不是第一次走這條路了。

剩下的十幾人,手拿大刀,臉色警惕的觀察周圍的動靜,把何繼光和木箱保護在中間。

在一群人往叢林深處前進時,三道披著黑色衣袍的人。

躲藏在大樹後,目光盯著消失在叢林深處的十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