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縷溫暖的陽光,緩緩的照射進洞穴中,卓峰慢慢的從枯草叢中爬起來。

他張開著嘴,打著哈欠 ,扭動著身體,再撐著懶腰。

卓峰低頭望瞭望,早已餓得呱呱叫的肚子,朝著幾米處的烈焰犀爬去。

烈焰犀身旁,卓峰啟動著吞噬係統,一團團紅色的靈魂力,慢慢得圍繞在他的身旁。

緊接著紅色的靈魂力,逐漸形成了,一個紅色的圓形陣法。

陣法上佈滿了,卓峰看不懂的陣紋,紅色的陣法在卓峰的加持下,漸漸的變大。

將卓峰和烈焰犀籠罩在其中,隨著“咚”的一聲鐘聲響起。

一個紅色的噬神鐘,出現在了烈焰犀的上方。

隨著噬神鐘不停得轉動著。

烈焰犀的軀體在陣法裡,被慢慢的分解成了,一團白色的靈魂力。

這團白色的靈魂力,被噬神鐘牽引著,飄到了卓峰的頭頂上。

白色的靈魂力,逐漸凝結成了,一顆散發著藍色光芒的圓點。

藍色的圓點緩緩的降落下來,進入了卓峰的腦海裡。

“卓峰成功突破20級,吞噬係統成功達到2級,技能【鐵甲】升到5級。”

小零的聲音,在卓峰的腦海裡響起。

此時的卓峰,身體已經達到了兩米,黑色的鱗片也逐漸轉化成了鐵片。

鱗片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一陣陣亮光。

卓峰腦海裡傳來了小零的聲音。

“卓峰恭喜你,成功得突破了20級,我們休息一會,就該想辦法出去了。”

卓峰抬頭望瞭望出口,頭上的出口離地麵很遠,至少有近百米得距離。

“小零,你有什麼好的辦法,讓我們離開這個洞穴嗎?”

小零無奈的說:這個…小零暫時還冇想到。

卓峰又四處的看了看,洞穴上的岩壁,整個岩壁都光禿禿的,根本就無法攀岩。

正當卓峰苦惱如何出去之際,洞穴的中心位置。

一層層泥土陷落了下去,一個尖尖的腦袋伸了出來。

“卓峰你快看,一隻刨地鼠。”

小零驚喜的說道。

卓峰朝著小零說的方向望去。

一隻渾身長滿甲片的獸類,從泥土裡爬了出來,它抖了抖身上的泥土。

刨地鼠望瞭望四周後,失落的低下了頭,它準備繼續鑽回坑洞中時。

一條渾身黑色佈滿鐵皮的蛇,正一臉邪笑得注視著它。

刨地鼠見狀嚇得抱著頭,躺在了地上,將身子縮成了一團,瑟瑟發抖著。

“卓峰,這小東西膽子小,你彆嚇著它。”

卓峰緩緩的湊到刨地鼠的跟前。

“聽說你會打洞,還能三天三夜不停的挖。”

刨地鼠聽後,緩緩的將頭伸了出來,望瞭望卓峰。

小零說:卓峰,這小傢夥能聽懂你說話。

卓峰沉思了一會後:小傢夥,你能不能幫我挖,一條通往外麵世界的通道。

“事成之後,這隻烈焰犀的金角就是你得了。”

卓峰說完後,就將一支金燦燦的獸角,扔到了刨地鼠麵前。

刨地鼠望著眼前的獸角高興壞了,它圍著卓峰打量了一番後,使勁的點了點頭。

“成交,小傢夥現在開始,這支獸角就是你得了,快點,開始挖吧。”

卓峰高興的說道。

刨地鼠走到獸角麵前,將獸角塞進肚子上的口袋裡後。

走到卓峰麵前,指了指前麵,又指了指後麵,然後就望著卓峰。

“卓峰,它是在問你,朝哪個方向挖。”

卓峰沉思了一會後,望向了西邊。

刨地鼠見狀,立馬就鑽進了泥土裡,開始挖了起來。

不一會兒,卓峰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個半米寬的地洞。

刨地鼠從洞中伸出頭來,“吱”的叫了一聲後,就繼續鑽進洞裡挖了起來。

“卓峰,這小傢夥是叫我們趕快跟上它。”

卓峰聽後,也一頭鑽進了洞中。

地洞中,刨地鼠飛快的朝著前方挖去,卓峰看了看眼前兩米寬的地洞。

“天啊,這小傢夥挖的真快啊,才一炷香的功夫,就挖出了近兩米寬的地洞。”

地洞中緊接著又傳來“吱”的一聲,一個白色的亮點,就出現在了地洞儘頭。

卓峰見狀,則快速的朝著隧道的儘頭爬去。

地洞外,一陣陣微風吹過,一蛇一鼠站在空曠的草地上麵麵相覷。

“小傢夥,有冇有興趣拜我做大哥啊!我看你打洞方麵很有前途啊。”

卓峰一臉微笑的說道。

刨地鼠懵逼的,抬頭望瞭望卓峰,呆萌的抖了抖身上的塵土。

正當刨地鼠準備搖頭拒絕時,卓峰的身前出現了一顆妖晶。

妖晶在太陽光得照射下,發出了炫彩的光芒,看得刨地鼠眼睛發直。

卓峰喃喃的說:喜歡嗎?這可是隻有成為了我的小弟,纔可以擁有的福利哦!

說完卓峰還不忘,瞟了瞟眼前的刨地鼠。

刨地鼠一臉不捨的,看著眼前的妖晶,兩隻小手不由自主的掰著手指頭。

小零笑嘻嘻的說:看樣子,誘惑力不夠啊,小傢夥正在猶豫不決啊。

“當”一顆金黃色的珠子,從卓峰的身上掉了出來,正好砸在了妖晶上,傳出了悅耳的聲響。

刨地鼠見狀興奮的,朝著卓峰點了點頭,高高興興的從懷中,掏出了一枚骨哨來。

一臉誠懇的,遞到了卓峰的麵前。

“哇,卓峰,這可是能召喚出,刨地鼠的骨哨啊,一般隻有首領纔會佩戴啊!”

“看樣子,你這個小弟冇有白收啊。”

卓峰收起了骨哨後,便將妖晶和珠子推給了刨地鼠。

刨地鼠快速的將東西收進口袋中,然後走到卓峰麵前。

指著遠處的山峰,“吱吱吱”的叫著。

卓峰望著眼前的小弟,一臉疑惑的說:小弟,你想說啥,我有點搞不明白你的意思啊。

“嗯,它好像是在邀請我們,去它家做客了。”

卓峰也抬頭看了看,遠處的山峰說:也好,我反正也冇什麼事可做,就跟著小弟你,去你家玩幾天吧。

刨地鼠聽後,一溜煙就跑進了草叢中,時不時的回過頭,向著卓峰揮了揮手。

卓峰看了一下,頭上碧藍的天空,無數的蜻蜓正飛翔在空中。

一陣陣強風拂過,吹得卓峰眼前的小草,左右搖擺著。

而在不遠處的天空下,一朵朵帶著閃電的雨雲,正快速的朝著他們飄來。

此時的卓峰心裡頭,產生了一絲絲不好的預感,他快速的追了上去。

卓峰得身影一下子就被淹冇在了茂密的野草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