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上烏雲密佈,電閃雷鳴,狂風呼嘯著。

“轟”,一棵二十年樹齡的柳樹,被雷電擊中。

頓時柳樹就燃起了熊熊烈火。

卓峰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心中一驚。

他快速的朝著,刨地鼠的方向爬去。

“嘩啦啦”,的一聲巨響,天空中劃過了,幾道藍色的閃電。

刨地鼠被嚇得鑽進了地洞裡,卓峰此時也被,天空中的異象嚇呆了。

“傻站著乾嘛,等著被雷劈啊,不知道找地方躲起來啊。”

小零的聲音在卓峰腦海裡響起。

卓峰這才趕忙,四處搜尋可以躲藏的地方。

可是,這附近都是茂密的草叢,根本就冇有地方可以躲藏啊!

“轟”,一道紫色的雷電,擊中了離卓峰,不到百米處的草地上。

瞬間就燃起了大火來,卓峰一邊抱怨著,一邊找地方躲藏起來。

“我去,什麼鬼天氣啊。”

“剛剛還晴空萬裡的,轉眼間,就烏雲蓋頂,電閃雷鳴得。”

“你丫的,就是嘴巴子賤,當心一道紫雷劈下來,劈死你。”

“我不信,老天會這麼冇良心,劈我這條善良的小蛇。”

說完後,卓峰還不忘抬頭看了看天空。

此時的天空猶如晝夜一般,伸手不見五指,一道道閃電劃過天空,照亮了整個天空。

此時,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正在湖底注視著,天空上發生的一切。

“轟,滋滋滋…”的聲音傳來,一道紫色雷電正快速的從空中劈了下來。

擊中了,卓峰一米處的草地上,卓峰被這種突發情況嚇得,快速的朝著東邊爬去。

“卓峰,快看前方七百米處,有一片湖泊,我們可以去湖裡躲一躲。”

卓峰朝著小零說的方向望去。

隻見一片佈滿白霧的巨大湖泊,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他猶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飛速的朝著那裡爬去。

而天空上的雷電,就像長了眼睛似的,一道道閃電的,劈在卓峰的身旁。

卓峰哭爹喊孃的,上竄,下跳,左閃,右避,得躲閃著。

終於,卓峰逃到了湖泊處,他望著一眼看不到儘頭的湖泊,心中萌生了一絲絲怯意。

“小零,我怎麼看著這片湖泊,有點兒怪怪的啊。”

“咦,卓峰你這麼一提醒,我也覺得有點兒怪”。

“彆的地方的湖泊都是碧藍碧藍的。”

“可是這裡卻是,煙霧繚繞,猶如一潭死水一般。”

“卓峰,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妙。”

“說不定湖裡藏著,修煉了幾千年的大妖呢。”

小零細聲細語的說道。

卓峰點了點頭,朝著湖泊旁的,一塊巨大的白色石頭爬去。

天空上的烏雲,緩緩的朝著湖泊處飄來。

一陣陣雷電,也在湖泊的邊緣處,擊起了一陣陣火花。

一股高十幾米,寬七,八米的,巨大旋風也從遠處旋轉著,向著湖泊快速襲來。

旋風所到之處,飛沙走石,捲起了一陣陣泥沙。

天空上,也漸漸得下起了雨來,雨越下越大。

卓峰無奈的隻能躲藏,在了石頭的縫隙中。

“嘩嘩嘩…”雨點落在平靜的湖泊上,擊打起了一片片白色的水花。

此時,湖泊上的濃霧已經漸漸的散去。

巨大的旋風從岸邊快速得,襲入湖泊之中,向著湖中心的位置旋轉而去。

旋風來到了湖泊中心的位置,快速得旋轉著,在湖水中捲起了。

一個十米寬的巨大的漩渦,直朝著湖底襲去。

空中一道道紅色的雷電,快速的擊打在湖麵上,濺起了一處處水花。

雨則越下越大,無情的雨滴激烈得,擊打著湖麵。

一股強大的紫色靈魂力從湖底襲來,頃刻間,就將湖上的旋風擊散。

原本被旋風攪得七零八落得湖泊,也重新迴歸到了往日的平靜中。

此時的,天空上依舊是,狂風暴雨,電閃雷鳴。

一道巨大的紫紅色閃電,再一次的劃破天空,片刻間,就在天空上形成了一個白色的漩渦。

空中的旋渦快速的旋轉著,旋渦的中心位置,則凝聚著無數的雷電。

“滋”,一道紫色的雷電,從旋渦處襲來,“轟”,在湖泊的中心位置,擊起了一丈高的水花。

水花落後,湖麵上飄起了一陣陣白煙。

卓峰被眼前所發生的景象鎮住了。

“天啊,好強大的雷電啊,可是它又是在劈誰呢?”

“傻子,這肯定是湖泊裡的,某種生物在渡雷劫,”

“不然,天空上是不會發動這麼大的陣仗劈它的。”

“雷劫?為什麼要渡雷劫啊?”卓峰好奇的問。

“因為在異界,妖獸和植物們。

“修煉到了一定的年份,就要接受上天的考驗。”

“這就是雷劫。”

“如果它能成功的渡過了雷劫後。

“它就會重新的脫胎換骨,飛昇到更高的地方繼續修煉。”

“反之如果渡雷劫失敗的話。”

“輕的會損傷修為和性命。”

“重的話會灰飛煙滅,魂飛魄散的。”

小零一臉嚴肅的說道。

“小零,我如果想要變強,也是不是也要。”

“跟湖底的生物一樣,要接受雷劫啊!”

“嗯,是這樣的,冇有第二種辦法可行了。”

“不想過雷劫,你就隻能成為一隻普通的妖獸,連人形都幻化不了。”

小零的話在卓峰的腦海裡不斷響起。

“是成為一隻可以毀天滅地的大妖。”

“還是做一隻任人魚肉的低階妖獸呢。”

卓峰陷入了沉思。

“怕個球,大不了從新在來過。”

“我卓峰隻能站在高高的山峰上讓人仰望。”

“也絕對不能在山底,成為他人的墊腳石。”

卓峰斬釘截鐵的,望著遠方的湖泊說道。

“說大話,誰都可以的,希望你彆到時候,又退縮了。”

小零的一席話,就猶如一桶冰冷的涼水。

澆滅了卓峰心中,剛剛燃起的一絲絲火焰。

“小零,你乾嘛呢,不帶你這麼看不起人的。”

卓峰嘟著嘴說道。

“我隻是提醒你一下,修煉之路,遠比你想的要艱苦。”

“若吃不了這個苦,趁早回頭,免得枉送了自己的性命。”

小零喃喃的說道。

此時的湖麵冒起了“咕隆,咕隆…”的水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