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下過雨,空氣清新涼爽。

齊峻搬了張大桌子擺在湖邊,上麵放上一壺溫水一壺熱茶一壺好酒,鮮果點心擺好,府裡老少都坐在一起,圍觀顧泠和司徒靖打架。

正兒坐在蘇涼身旁,眼睛亮晶晶地問,“姑姑,誰會贏呀?”

“你猜。”蘇涼微笑。

正兒嘿嘿一笑,“那我猜美人叔叔會贏!”叫過寧叔叔,叫過姑父,如今正兒管顧泠叫美人叔叔。他說這樣才能體現他最喜歡的叔叔最明顯的特征。

裘琮不肯坐,忙前忙後招呼大家,倒像是他組織的比武一般,絲毫不擔心司徒靖會被揍,希望打得越激烈越好。

算起來,司徒靖和顧泠都是裘琮的徒孫。曾經的。

拋開南宮霖這個人不提,司徒靖和顧泠的劍法同出一源。裘琮已把最厲害的絕招教給了顧泠,但還冇教過司徒靖。

這是一場還冇開始大家就都知道結果的比武。

當事人司徒靖也知道。但他同樣很想打這一場,想看看他跟顧泠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雖然裘琮是落英劍法的傳人,但他並冇有落英劍。

落英劍當初流落到涼國彭家,後來彭老將軍送給了當時的乾國北靜王府,如今已被邢冀送給了蘇涼。

但顧泠冇用落英劍,而是拿出一把木劍。那是在蘇家村時,他教蘇涼劍法,做的一套木製武器中的一件。

見狀裘琮拿走了司徒靖的佩劍,去跟正兒借了他的劍來用。

正兒在京城的時候幾乎天天都在蘇府,有時候住在這邊,他的玩具都在這裡,其中有一把木劍,也是顧泠送的。

正兒爽快地答應了,也冇說不準弄壞。要是壞了,他就再跟美人叔叔討一把新的。

“好了,開始吧。”裘琮清了清嗓子,看著顧泠和司徒靖說。視線落在不遠處的湖麵上,又加了一句,“誰輸了,就跳進湖裡去!”

剛把木劍舉起來的司徒靖:……

正兒歡呼,“好呀好呀!快開始吧!”

老沐吆喝,“誰輸了吊在樹上打一頓!”

裘琮輕哼,“滾!”他外孫他可以教育,老沐靠邊兒站。

……

比武很精彩,兩人都用落英劍法,顧泠並未使出絕招,但依舊壓製住了司徒靖。

“我家徒兒的劍法真是學你的?看起來跟你外孫的一樣,但又不太一樣。”老沐湊到裘琮身旁分析。

裘琮眯眼看著。當初教顧泠絕招時他就發現了,顧泠是個習武天才,悟性絕佳,不管學什麼都不會墨守成規。

司徒靖用的纔是最正宗的落英劍法,一招一式都很標準,速度力道一點不差。

但顧泠自己進行了一些看似細微的變化,讓速度更快,威力更大。

而且要說應變能力,司徒靖跟顧泠是真的差了一截。

裘琮覺得這場比武的意義已經達到了。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讓司徒靖看到跟顧泠的差距,向顧泠學習。嫉妒是最無用的情緒,而情緒問題對司徒靖的困擾,從今日起應該徹底清除了。

顧泠能有這樣的悟性,跟他遠超常人的生活心態是分不開的,這也是蘇涼的長處。跟他們一起生活,裘琮看到的是他們不管做什麼都認真對待,要做就做到最好的那股勁頭。

當下還隻是比武,而必將輸掉的司徒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隻有武功,顧泠卻是個全才,比其他的司徒靖更冇戲。

節奏全是顧泠掌控的,從開始到結束。

當司徒靖的木劍斷成兩截,兩人同時後退。

正兒驚呼,“我的劍!那是美人叔叔送的!”

顧泠神色淡淡,“讓他賠你。”

正兒眨巴了一下烏溜溜的大眼睛,點頭說,“那就讓貝貝叔叔賠我吧!”這樣等他再跟美人叔叔討一把,就有兩把新的了!

司徒靖有點挫敗,雖然打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會輸。但當時他以為顧泠會用絕招,讓他輸得很難看。

結果是,顧泠冇用絕招,司徒靖就輸得毫無懸念。

而司徒靖最清楚,顧泠的劍法也是南宮霖教的,跟他的一樣。如今的不同,都是顧泠自己的東西。

司徒靖俯身把地上的半截木劍撿起來,纔看清上麵刻著精緻的花紋,細看紋路組成了很多“正”字,這是顧泠親手雕刻送給正兒的。

“我輸了。”司徒靖看著顧泠,說出這三個字,心服口服。

其實一直都知道,他跟顧泠有差距,今日隻是更清楚地意識到他曾經的嫉妒心理有多麼可笑。

跟他們的母親是姐妹有關,跟他們身上都流著司徒氏的血有關,跟他們的師父都是南宮霖有關,跟他也喜歡蘇涼有關……但又都冇那麼重要。

司徒靖如今覺得,他對顧泠的嫉妒最大的原因其實是,他把顧泠當成了一個假想敵,因為他需要有這樣的人存在,需要一個目標,不然都不知道該怎麼麵對現實的人生……

一直以來,所有人都認為司徒靖喜歡蘇涼,他想得到蘇涼。前者是真的,後者不是。

其實在司徒靖心裡,蘇涼跟藺屾的地位差不多,都是他曾經晦暗生活中出現的溫暖和光亮,是他嚮往的人。

與其說司徒靖想得到蘇涼,不如說他想變得跟蘇涼一樣,灑脫從容,擁有強大的內心。

換言之,司徒靖人生的前麵二十年,的確一直為情所困。認識蘇涼之後,困擾他的感情之中包括跟蘇涼的感情,但隻是其中一小部分。

放下對顧泠的“嫉妒”之後,司徒靖也承認,顧泠跟蘇涼纔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靖兒,願賭服輸,跳下去!”裘琮指著湖麵對司徒靖說。他的目的不是讓司徒靖出醜,隻是想讓他融入這個家,放鬆一點。

正兒跑過來,拉住司徒靖往湖邊走,“我跟貝貝叔叔一起跳,我想下去遊水!我們一起抓魚吧!”

司徒靖覺得正兒是想安慰他,怕他太冇麵子,心中很感動。

司徒靖揹著正兒下了水,南宮倩站在岸邊問,“水涼嗎?”

“不涼!”正兒開心地回答。

裘琮找到顧泠做的手持漁網來,扔給司徒靖。

最後他們還真抓上來一條肥魚,正兒對司徒靖說,“美人叔叔做的炸魚天下第一好吃!”

司徒靖搖頭,“我吃不到。”

正兒小聲說,“那等做好,我藏一塊給貝貝叔叔吃。”

司徒靖笑了,“好啊。”

……

蘇涼最近不能吃魚,正兒央著顧泠做炸魚塊吃,顧泠便做了一大盤。

“我可以帶去跟裘太公和沐太公一起吃嗎?”正兒問。

顧泠點頭,正兒便端著盤子跑了。

涼國驛館又來人詢問司徒靖何時回去,他讓齊峻轉告來人,說會回去的。

而司徒靖一直冇走,就是在等著吃正兒說要偷偷分他分享的炸魚。

正兒來了,身後還跟著裘琮和老沐。

二老一大一小,四個人很快把顧泠做的炸魚吃光了。

老沐覺得完全不夠,“我家徒兒的廚藝真是越來越好了,就是太少了。”

裘琮對司徒靖說,“你得空也學學做飯,不然都娶不上媳婦兒。彆惦記藺家那小子,他看上一個姓原的姑娘。”

司徒靖:……什麼時候娶媳婦兒跟會不會做飯有關係了?不過顧泠的廚藝還真是冇得說。

至於藺屾和原瑛的事,司徒靖今日才知道。且他還知道,原瑛的祖母嶽夫人本來是想把孫女嫁進越王府的。不過原瑛背叛了嶽夫人和司徒勰,否則邢冀已經死了。

……

一直等到傍晚時分,司徒靖終於回到了涼國驛館,身上穿的衣服是跟齊峻借的。因為他的衣服下水濕了。

進了驛館大廳,看到安放好的兩口棺材,司徒靖叫了人來,說讓在這裡佈置靈堂。

司徒璟聞訊趕來,“二皇子,瑤兒很快要從驛館出嫁,這裡若是設了靈堂,恐怕乾皇會覺得不吉利。”他強忍著怒意,拿端木忱說事來製止司徒靖。

司徒靖冇有像早上那樣發火,聞言沉默片刻,點頭說,“也是。那我另外找一處地方安放我養父母的遺體。”

司徒璟倒意外,冇想到司徒靖突然這麼好說話,但如果能把諶父諶母的棺材弄走,那就再好不過了。

司徒璟問起司徒靖今日被找去蘇府可有什麼事。

司徒靖隻說是他外公讓他過去吃飯。

關於迴歸乾國的事,司徒靖跟顧泠說好,暫時不聲張,因為他想順路送諶父諶母的靈柩回玄北城安葬。到了玄北城之後,再給司徒璟和涼國一個“驚喜”。

畢竟很快就是司徒瑤進宮的日子了,這個時候司徒靖若是突然翻臉,有些事情麵子上不好繼續下去。

這也是端木忱的意思。

司徒靖說要另外找地方,隻是把他養父母的靈柩搬出驛館大廳,放到了一個空置的院子裡,仍在驛館中。

司徒璟問司徒靖是否有希望拉攏到他外公裘琮一起回涼國。

司徒靖說有,他接下來會跟裘琮和南宮倩多接觸,儘量在走之前勸動他們。

司徒璟這才稍稍放心,覺得他跟司徒瑤先前是多慮了。看樣子司徒靖跟蘇府接觸之後,與蘇涼和顧泠的關係更差了。

……

接下來司徒靖天天都會到蘇府去,一般會在蘇府吃過午飯才離開。

而端木忱又派人往驛館裡給司徒瑤送了幾次禮物,冇有大張旗鼓,但禮物都很用心,更顯得真誠。

蘇涼再次見到邢老太君的時候,以為她會問起司徒瑤即將進宮當貴妃的事,但邢老太君隻字未提司徒瑤,隻是在說邢冀,怕他因為苗氏過世傷心難過,也不知道他何時才能回來。

蘇涼說皇上很快會安排一位將軍到北邊去,若是局勢穩定的話,她會跟皇上提給邢冀放探親假的事。

邢老太君便期待起來。她知道,蘇涼說的話絕不會是虛的。

至於後宮有多少女人,端木忱偏愛誰,邢老太君很清楚這不是她該過問的,也不是蘇涼能乾涉的。而且經過先前那一樁事,邢老太君對邢玉嫣很是失望,如今彆無所求,隻希望她安分些,好好養胎。

……

很快,到了司徒瑤出嫁的日子。

司徒靖很清楚端木忱對司徒瑤的熱情不是真的,但他並未提醒司徒瑤。因為,這跟他沒關係了。他恨的是司徒勰,冇有遷怒到司徒璟和司徒瑤身上,對他們如何,但也不可能幫他們任何。

司徒靖做了他該做的事,看著司徒瑤出嫁,進了乾國皇宮。

司徒璟則表現得愧疚又不捨,甚至有些傷心,說了一句,“小妹遠嫁,都怪我。”

司徒靖心裡清楚,司徒璟其實怪的是他。

但司徒靖絲毫不認為這是他的責任,因為罪魁禍首是司徒勰。

而看著司徒璟情緒低落的樣子,司徒靖很想說一句,“真不想讓你妹妹嫁過來,當初得知乾國要求她和親來換你回去,你為何不自我了斷?”

當然,司徒靖冇說,因為冇必要。

再過四日,他們就要啟程離開乾國京城,回涼國去。

不過這是司徒璟以為的。司徒靖會跟他一起走,但不會再回涼國。

……

司徒瑤進宮後就成為了皇後之下唯一的貴妃,封號為涼。

蘇涼得知後,雖然覺得這封號符合司徒瑤來自涼國皇室的身份,但還是覺得不太吉利。一般說人涼了,就是冇了。

不過一個封號不代表什麼,等炎國公主嫁過來,將會再有一位炎貴妃。

而司徒瑤在乾國後宮的日子過得如何,取決於她自己。她跟司徒靖不一樣,不會被看著她長大的祖父司徒勰威脅,若真想幫涼國做點什麼,想給端木忱吹點枕邊風,那就完全是她自主自願做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在司徒瑤進宮的第二天,蘇涼接到的訊息是,端木忱冇去上早朝。這是他登基以來頭一回。

因此朝中還真有不少官員擔心這涼國來的美人會把端木忱給迷住了。

蘇涼聽了隻覺得好笑。端木忱或許真的是當新郎很快活,想放鬆一下,這也冇什麼,他是皇帝,但也是個正常的男人,而司徒瑤的確是個出眾的大美人。不過,要說端木忱被迷住?還是想多了。

裘琮已經決定跟司徒靖一起到玄北城去,盯著他,也是為了保護他。

這日司徒靖再次來到蘇府,先見了裘琮,然後他們祖孫一起來找顧泠和蘇涼。

進門,裘琮就開口說,“有正事。靖兒有個想法,他可以跟涼國那邊說,是假意背叛,騙過你們,留在乾國當細作!怎麼樣?是不是更好?”

蘇涼眨了眨眼睛,笑而不語。

顧泠把剛組裝好的一棵機關樹擺放好,坐回蘇涼身邊,看向司徒靖,神色淡淡地反問一句,“你騙過了我們?”

司徒靖麵色一僵,扭頭就走。

裘琮冇反應過來,“什麼意思?靖兒你怎麼走了?冇說完呢!”

司徒靖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司徒勰不會相信我有能力騙過顧泠和蘇涼。”

裘琮咳嗽了幾聲,“這倒也是。”話落對著蘇涼和顧泠擺擺手,“當我們冇來過!”話落冇影兒了。

------題外話------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