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和星期一,鐘林的訓練都冇有落下。

除了訓練,鐘林也為畢業遊準備了東西。作為一個武者,除了換洗的衣服、錢、證件等,救生繩、手電筒、壓縮餅乾等必需用品,鐘林覺得還是有必要帶上。

星期二,全班一起要飛華國帝都。

鐘林早上六點就起來了,吃了點東西,然後7點就到了學校集合。

在學校外,班級包車已經到了,鐘林上車和其他同學打了招呼,就找了個位置坐下。

“早啊,鐘林。”班長才若蕊和鐘林打了個招呼,在鐘林前麵一排坐下。

之所以冇有坐鐘林旁邊,那是因為才若蕊知道那個位置,一般是給鐘林的好哥們文心留的。

“早啊,班長。”鐘林禮貌地打個招呼。

才若蕊穿著一件繡花襯衫,挽著清溪一樣的頭髮,給鐘林的感覺就是一灣飄著花瓣的溪流一樣。

“果然,畢業後的女生變得不一樣了,連班長都變了。”鐘林不禁生出這樣的感歎。如果冇有韓雪,他覺得去追班長似乎也不錯。

大概七點半人就齊了,然後一群人一起唱著歌,歡快地前往機場。

在經曆了壓抑的考試後,不論考試的結果如何,大家都是開開心心地發泄出來,似乎這不是即將分離,而是首次相逢。

時間很快過去。下午三點,一行人終於降落到華國帝都機場。

這一趟整整飛行了6個小時,在飛機上時明明很困了,但是一下飛機似乎又生龍活虎了起來。

文心見多識廣,而且顯然早就做過功課,所以自然就給鐘林和身邊的同學介紹起來。

“華國帝都,是在一個史前遺蹟之上重新建立起來的。不知道多少年前,地星遭遇過多次大洪水,導致人類文明經曆過無數次紀元,無數次在毀滅中重建。帝都就是建立在當時的遺址上。”

“這裡不僅僅有諸多史前的遺址,還有一個真正的古文明遺蹟。可惜隻有成為武者,將來纔有機會進去探索。”

文心顯然也是對於古文明遺蹟感興趣,奈何自己不是武者。

在華國帝都的第一天,冇有具體的安排,就是到酒店入住,然後晚上聚餐,其他時間自行安排。

很多人都是三五成群地逛街、吃美食,還有就是看美女帥哥。

接下來的兩天轉瞬而過。

在華國帝都,鐘林和同學們一起瀏覽了當地名勝,吃了最有特色的美食,還去了當地的酒吧喝酒,好不自在。

第四天離開了帝都,來到一處風景勝地“張界”。

一行人分批坐在直升機上往下眺望,隻見一片層層疊疊的山巒,鬱鬱蔥蔥,身邊兩側是一座座高聳著的岩石巨峰,似乎是天然生長起來的石樹一樣。

此時如果不是坐著飛機,鐘林會以為自己身在神話傳說中的仙境。

鐘林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我達到超凡境,能自己淩空飛行在這山水之間,當為人生一大幸事。到時候,還可以帶韓雪一起來看看。”

第五天一行人來到了華國魔都。

魔都臨江靠海,乃是著名港口。

雖然有海族和海獸的侵襲,但是武裝起來的十萬噸級以上的鋼鐵輪船,基本上可以安全地航行在海上。

幾乎任何時候,都可以看到超過十艘巨輪正在卸貨或者裝貨。

魔都海域附近,由於江水帶動,近海海域的海水富含泥沙,非常渾濁。

似乎海獸和海族都非常不喜歡這樣的環境,所以自古以來,魔都幾乎冇有遭受過海獸侵襲。魔都靠海,可是海岸邊上,連城牆都冇有。

魔都的土地分為外島和內城。外島上風光秀麗,逐漸發展出了旅遊業。

外島就是靠海外圍的島嶼,是由江水將上遊的泥沙衝入海中形成,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的沉降,現在已經形成了一個1萬平方公裡的巨大島嶼。

第五天的時候,鐘林一行人就來到了魔都外島上遊玩。

一大班子人,都住進了農家院主題酒店。不得不說,這樣的日子的確是非常舒服。

喝茶、曬太陽、摘草莓、種地、采花、開車遊覽田間等等項目,應有儘有。一天玩下來,大家不僅感受到新奇,還非常樂在其中。

鐘林甚至覺得,如果一直呆在這樣的環境中,自己是否還有練武的動力。

鐘林自語道:“似乎就這樣過一輩子,也是美事。”

然而這份美好,就在當天晚上,被全島警報打破。

低沉的警報音在外島的各個區域響起。每個人收到了提示。儘快回到室內,封鎖門窗,並且準備適當的武器,提防可能的異種生物襲擊。

“是有海獸進犯,而且數量還不少!”文心看了網上的資料,綜合各方麵的資訊,得出了這個結論。

“立即找班長,召集同學們,儘量不要分散,準備一些食物和水,我們儘量轉移到高樓層的位置,在酒店等待救援吧。同時關注下離開的通路是否暢通,我們找機會離開。”鐘林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鐘林也是親自和海獸戰鬥過。初等奴仆級海獸就那麼厲害,要是遇到數量多一些,或者是更高等的海獸,對於冇有學武的普通人來說,簡直是災難。

冇有過多久,大部分同學都到位,轉移到了5樓的房間,互相擠著住下。大家著手整理手頭上的食物、紙巾和水,還從農家酒店買了不少。

不過,仍然有2男1女總共三人,住在自己2樓的房間,不肯到5樓來擠一起。

他們的理由是,這裡幾百年都冇有怎麼遇到海獸。就算是有海獸,也會被攔截在海岸線附近,根本進不來陸地,更進不來酒店。低樓層,還方便逃跑。

“無知。”鐘林感歎道。

鐘林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就是冇有真正見過危險,不知道害怕。對於鐘林來說,寧願信其有。

鐘林決定道:“暫時帶著大家先將樓上佈置下,下麵的3個人讓班長再做做工作吧。”

不一會兒,鐘林就整理了一份佈置清單,以及一些關於海獸和海族的介紹和簡易防護措施。他將資訊發給了班長,同時還給了農家酒店的工作人員。

世界上的各個國家,都有關於預防海獸和海族資料。所以,鐘林隻是用隨身電腦飛快地摘錄下關鍵資訊。

隻是,對於魔都海域附近的人來說,海獸對於自己非常遙遠。十代人都冇有見到過真正的海獸,所以對於海獸的威脅完全冇有概念。

這就導致,有的人應對很積極,有的人稍微準備下,還有的人更是全無所謂,至今還在外麵玩呢!

鐘林也隻能儘到自己的一點點努力。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鐘林帶著同學們一起佈置著。

主要帶著大家熟悉樓道和電梯的位置,利用個人隨身電腦攝像裝置,監視這兩個出入口。

另外就是每個房間的窗戶,關閉窗簾和燈光,同時保持警惕。多餘的隨身電腦則關機保持電源,確保更長時間保持通訊。

最後,鐘林還儘可能地準備了一些武器,包括拖把、滅火器、椅子之類的都用了起來。

佈置好了之後,就是耐心地等待,希望可以平安無事地度過這個黑夜。

由於擔心,大部分同學都冇有睡覺。有的隻是躺下但是睡不著,有的則是坐著發呆,有的則是仔細聽著窗外的動靜。

“不是說有海獸麼?怎麼都三點了還冇有見一點動靜?”

其中一個房間內的金髮女生,已經開始抱怨起來,熬了這麼久,卻完全冇有見到異常。

“我想開窗通風。”

另外一個棕色頭髮女生提議道。

7個人擠在一起,房間裡麵已經有點悶,就算開了空調,也是有點受不了。

“還是算了吧,忍忍吧。明天早上就好了。”

另外女生膽子比較小,覺得還是不要擅動比較好。

此時在其他5個房間中,男男女女逐漸開始有人討論,考慮要不要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鐘林、文心和班長才若蕊卻是一點也不敢放鬆。

與此同時,華國正在召開緊急會議。

“報告,目前我軍正在魔都外島海岸線和海獸激戰,目前已經成功將獸潮攔截在防線之外。已經越過防線的漏網之魚,正在清剿之中,預計在天亮之前完成。”

“報告,我們已經安排了50個武者特彆行動小隊,分彆趕往被入侵區域的人員密集場所,保護公眾安全。”

“報告,另外有兩處防線出現海獸蹤跡,分彆距離魔都外島120公裡、340公裡,已經擊退海獸。”

...

會議後,一個身穿深灰色簡易軍裝的長者,微微皺眉想了一會兒。

然後他說道:“將我們這次遇到的獸潮情況,如實通告地星總盟吧。”

最近幾十年來,世界各地的海洋獸潮越來越頻繁,規模也越來越大。

過去幾百年不會遇到海獸的渾濁海岸線,現在也居然出現了獸潮蹤跡。

“也許,是時候做一些準備了。”身穿深灰色簡易軍裝的長著,輕聲自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