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此同時。

正在修煉的鶴溪城城主徐長鶴在聽到這個聲音時,隻感覺心頭一震,一股無形的壓迫感瞬間充斥全身。

“到底是什麼樣的強者降臨鶴溪城,隻是這淡淡的嗓音中竟是蘊藏著如此恐怖的壓迫感。”

徐長鶴倏地睜開眼睛,登時眉頭緊鎖,神情中充滿了凝重之色。

稍作沉吟,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立刻起身自密室內離開。

身為鶴溪城的城主,他雖然也有著不俗的修為,但正因為如此,在聽到這個聲音後,他不敢有任何的遲疑。

不久前,他深刻感受到過不朽級強者的可怕之處,而今這個聲音的主人,如果不出意外,恐怖的修為恐怕還在不朽之上。

隻是不朽之上的存在,又到底是什麼?

傳說中的域主大人?

“父親……”

就在徐長鶴自密室內出來時,徐芙也從另一件密室內走了出來。

徐長鶴對著徐芙擺了擺手,正色道:“芙兒,來人的實力極其恐怖,你暫且就候在這裡。”

徐芙猶豫著點了點頭。

徐長鶴冇有再廢話,身形一閃,化作一束宏光朝著天穹上空飛掠而去。

“徐長鶴參見域主大人!”

來到陸青霜的身前,徐長鶴瞄了眼黑袍老者,當即朝著陸青霜啊畢恭畢敬的膜拜。

據傳言,紫瓊仙域的域主乃是一位絕代風華的女子,而在其身旁經常跟隨著一位修為極高的黑袍男子。

所以,麵對陸青霜時,徐長鶴冇有任何當即稽首叩拜。

“你一個小小的城主,竟然能夠認識本座?”

陸青霜風輕雲淡的掃了眼徐長鶴,略顯詫異道。

徐長鶴如實道:“回稟域主大人,不久前晚輩有幸麵見過幾位不朽級的強者,而您方纔隻是嗓音中蘊藏的威壓便遠在不朽級的強者之上,而據晚輩所知,放眼整個紫瓊仙域也就隻有兩位的強者在不朽之上。”

“再者,據傳言,域主大人乃是一位擁有絕代風采的女子,身邊又有一位實力在不朽級之上的域使,所以晚輩可以猜測您便是傳說中的域主大人。”

“不錯,你冇有猜錯,本座正是這紫瓊仙域的域主。”

陸青霜用讚許的目光掃了眼徐長鶴,淡聲道:“不過,你既然猜到了本座的身份,那麼你可知道,本座為何會降臨這小小的鶴溪城?”

徐長鶴目光流轉,不留痕跡的瞄了眼陸青霜的裙襬,試探性的問道:“域主大人可是為了葉先生而來?”

葉先生?

聽到這樣的稱謂,還冇有等陸青霜開口,佇立在一旁的黑袍老者登時滿臉詫異道:“這麼說,主人他老人家真的在這所謂的鶴溪城?”

“主人?”

徐長鶴聽到這樣的稱謂,突然有些不明就裡了。

難道這位黑袍老者不是那位傳說中的域使?

還有,葉先生不是前往極北荒原的北瓊神山尋找這位傳說中的域主大人了,而她老人家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是域主大人冇在家?

嗯!

應該是這樣的!

不!

一定是這樣的!

而在這時,見黑袍老者竟是流露出如此詫異的表情,陸青霜也忍不住地心頭微微一顫,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忌憚之色。

隻是自身的氣息便可令一張棋盤孕養出器靈。

更何況,此器靈本體遭受重創,否則全盛時期未必不能與自己一戰。

由此可見,這個器靈口中的主人修為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而她雖說是這紫瓊仙域的域主,但同時也是一名女子。

更何況,她自認為她的姿色就是縱觀古今也絕對是名列前茅。

若是這位所謂的葉先生是一個老色批,屆時見色起意,而她又不是對方的敵手,那麼又該如何?

再者,她雖說自修煉以來已經過去了數十萬年,但歸根結底也隻是一個雛兒。

念如此。

這位傳說中的一域之主忍不住地心猿意馬起來,腦海中更是浮現出諸多不可描述的畫麵。

畢竟是一名女子,縱使再優秀,在麵對一個比自己還要優秀太多,而且還是帥的一批的男人時,又豈能心如止水?

“這位葉先生可還在鶴溪城?”

陸青霜收斂了一下心思,又輕咳了一聲,這般如此問道。

同時,黑袍老者催促道:“快說說,主人他老人家可還在這鶴溪城?”

“這個嘛……”

徐長鶴稍作猶豫,坦誠道:“回稟兩位前輩,不久前,葉先生在兩位不朽級前輩的帶領下去了極北荒原的北瓊神山。”

極北荒原?

北瓊神山?

這不是自己的道場所在嗎?

這位所謂的葉先生難道也在找本座?

可是他找本座所謂何事! uukanshu.com

陸青霜娥眉緊蹙,正色道:“這位葉先生前往北瓊神山找本座所謂何事?”

徐長鶴不假思索的當即搖頭。

“回域主大人,葉先生找您所謂何事,晚輩不曾知曉。”

徐長鶴自然是知曉葉長青前往北瓊神山乃是為了離開紫瓊仙域,可若是這位域主大人在得知葉長青乃是為了藉助域主大人掌握的傳送陣離開。

而這傳送陣要開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域主大人又深諳葉長青的恐怖之處,選擇了直接跑路,那麼他徐長鶴豈不是成了罪人。

總之,兩邊自己都惹不起,那便裝作不知道,畢竟自己隻是一個小小的鶴溪城城主。

就在陸青霜陷入沉默之際,黑袍老者似乎想到了什麼。

“主人他老人家因為某些原因,記憶似乎被封禁了。”

黑袍老者黑白瞳孔打轉,若有所思道:“而在下界時,主人他老人家又無意中參悟了劍道,他老人家參悟了兩式無敵劍法。”

“之前,他老人家四處找人切磋劍道,但是至今無人可以接得住他老人家的一式劍法,所以如果本座冇有猜錯的話,之前的所謂不朽級修士冇能夠承受的主人的一劍,這才決定找你來試劍。”

見陸青霜終於麵露忌憚之色,黑袍老者又補充道:“當然,你也不用心存顧慮,老夫自下界再次跟隨主人他老人家以來,他老人家幾乎都冇有殺生過。”

“他老人家很溫柔的,更何況,你雖是紫瓊仙域的一域之主,但終歸隻是一介女子。”

閱讀原來我早就無敵了最新章節 請關注()